酌古鑒今:漢光武帝以仁愛為先 容人克己

作者:慧淳
漢光武帝以仁愛為先,能容人克己。(Fotolia)
  人氣: 3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劉秀為南陽蔡陽(今湖北棗陽)人,東漢開國皇帝。新莽(王莽執政)末年,海內分崩,天下大亂,身為一介布衣,卻有前朝血統的劉秀,與其兄在家鄉乘勢起兵,並在昆陽之戰中一舉殲滅了新莽王朝的主力。後來劉秀與綠林軍公開決裂,在河北登基稱帝,建立了後漢王朝。經過長達十數年之久的戰爭,劉秀先後平滅了更始、建世和隴、蜀等諸多割據政權,使得自新莽末年以來,紛爭戰亂長達20餘年的中國大地再次歸於一統。

建武三年,劉秀親率大軍前往宜陽截斷了赤眉軍的退路。赤眉軍的小皇帝劉盆子驚懼萬分,他說:「我們雖有十萬大軍,卻早已是驚弓之鳥,無力再戰了。」大臣們也說:「我們投降,只怕劉秀不肯放過我們啊!」無奈之下,劉盆子派劉恭去跟劉秀談判。

劉秀召見劉恭,不僅答應了他們的投降請求,還下令賜給他們食物,讓長期飢餓不堪的十萬赤眉軍將士吃飽了肚子。

劉秀還安撫劉盆子說:「你們雖有大罪,卻也有三善:你們攻城占地,富貴之時對自己原來的妻子卻沒有捨棄改換,此一善也。立天子能用劉氏的宗室,此二善也。你們的諸將不殺你以邀功取寵,他們不賣主求榮,此三善也。」

劉秀的手下人,深恐赤眉軍再起叛亂,私下裡對劉秀說:「陛下仁愛待人,只需安撫住赤眉軍將士即可。劉盆子身為敵人頭領,難保不生二心,此人不可不除啊!」

劉秀對手下人說:「行仁之義全在心誠無欺,如此方有效力。朕待他不薄,他若再反,那是他自取滅亡;朕若背信枉殺,乃朕之失,自不同也。」真正的統治者絕不會一味殘暴用事,他們是仁慈的。仁慈往往比殺戮更有力量,對本性善良的百姓尤見功效。

劉秀對劉盆子賞賜豐厚,還讓他做了趙王的郎中。人們在稱頌劉秀的賢德時,天下的混亂局面也平息下來,日漸安定。

「讓人心服,而非征服。」是歷來統治者秘而不宣的治國之道。以德服人、以誠待人才可以得民心。在這一點上劉秀做得就非常好,無論是在爭天下、還是做君主,他都會以誠為出發點,來化解各種各樣的矛盾,同時這種品德也讓人們敬佩。

(事據《後漢書》)@#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和中國的抗日戰爭已經到了第五個年頭,中國通過國際反法西斯組織,廢除了所有不平等條約,國家取得了獨立自主的權利;然而,國共兩黨摩擦一直不斷,第二次合作破裂,毛澤東發表了《新民主主義論》,中共的共產主義統治國家的理論初步形成。在這個歷史的十字轉折口上,中國的命運在哪裏?是繼續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還是中共的所謂「新民主主義」?
  • 我們人人都有體會,當我們能量低的時候,我們感覺到我們人的肉體要生病了;當生病的身體開始向好的方向轉變的時候,我們開始感覺到又有能量了,心情也變得快樂了。
  • 西漢末年,在南陽湖陽(在今河南省唐河縣西)有個大戶,姓樊,這家的主人叫樊重,字君雲。他家幾代人都善於經營農業。
  • 帝舜歸天後,服喪三年完畢,禹為了把帝位讓給舜的兒子商均,躲避到陽城。但天下諸侯都不去朝拜商均而來朝拜禹。禹繼天子之位,國號夏。
  • 花蓮也有客家庄,花東縱谷中的慢城鳳林,在古意濃厚的小鎮騎鐵馬吹風,會驚豔這個客家庄的獨特;逛到公園裡會看見一座仿菸樓造型的染布工坊,社區媽媽在裡面忙著煮染料,她們用心、創意、創新的理念,想製作出更多元的文創作品,希望結合老祖先的智慧,將絢染豔麗客家文化走向國際。
  • 《易.繫辭》曰:「伏羲為上古,文王為中古,孔子為下古。」從今時回溯大約一萬年,正是中華文明萌生的上古時代。那時鴻蒙初開,天與地,神與人,初次在這中原舞臺綻放風采。那時的故事,流轉萬年光陰,歷經一代代世人口耳相傳,翰墨相續,似乎早已化作面目朦朧的傳說。儘管如此,那些散落在歷史縫隙的片段,始終為後人吟詠懷念,也教人不知疲倦,投入浩瀚煙海,追尋最初的記憶。
  • 日本,作為中國一衣帶水的鄰國,與中原有著數千年的交往史,最早在關於先秦的奇書《山海經》中出現過。其《海內北經》記載:「蓋國在巨燕南、倭北,倭屬燕。」倭,即古代日本的稱謂。既然有「倭」的記載,必定有來自「倭」的人,也有去「倭」而返回的人。這說明中日交往在先秦時就已經存在。據考證,最早的中日交往的踏板是朝鮮半島,從半島南部乘船依靠海流前往日本,或從日本到達半島,再從陸路去往中國的遼東。
  • 關於君臣之道,孟子曾有這樣一段話:「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意思是君臣的相處之道是:「君主把臣下當手足相待,臣下就會把君主當腹心,以死相報;君主把臣下當牲畜,臣下就會把君主當一般不相干的人對待;君主把臣下當泥土草芥,臣下就會把君主當仇敵。」作為江東雄主,孫權相當成功地詮釋了君臣恩義,不妨以江東四傑為例。
  •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是唐代著名的哲學家、文學家。少時勤奮好學,十三歲即有文名,二十歲中進士,授校書郎,後升任監察史里行、禮部員外郎。他憑自己的經歷及觀察所得,寫出《種樹郭橐駝傳》一文,說明「順木之天,以致其性」,是養樹的法則,並由此指出,這也是養人的道理,為官治民者,不可「好煩其令」。文傳千載,熠熠生輝,極富社會意義。
  • 一個國家的安全、昌盛,是在於德政,而不在於地理形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