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唐太宗(13) 獨具慧眼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人氣: 48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獨具慧眼

在《晉書》編修過程中,太宗以萬乘之尊,親自動筆製成《晉宣帝論》、《晉武帝論》、《陸機論》、《王羲之論》等四篇史論。

之前史論,或流於簡略,或失於偏頗,或限於歌功頌德,或囿於一己善惡,難以全面呈現其所論生命、事物被賦予大戲舞台角色之特性。太宗史論,神筆超然世外,寥寥數筆,人物生命之特色栩栩如生;環環如扣,角色之層層蘊義躍然紙上;行文則如黃河之水,一瀉千里。開史論之新風,樹後世之楷模,獨步天下。

司馬炎乃司馬昭長子,公元265年司馬昭病死,司馬炎繼承相國晉王位。266年,受魏帝曹奐禪讓,登上帝位,改國號為「晉」,為晉武帝。公元280年晉滅吳,孫皓投降,晉天下一統。司馬炎成「太康之治」,後懈怠政事,埋下晉朝衰敗伏筆。

晉武帝司馬炎畫像,唐閻立本繪《歷代帝王圖》,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晉武帝論》:

「武皇承基,誕膺天命,握圖御宇,敷化導民,以佚代勞。以治易亂。絕縑綸之貢,去彫琢之飾,制奢俗以變儉約,止澆風而反淳樸。雅好直言,留心採擢,劉毅、裴楷以質直見容,嵇紹、許奇雖仇讎不棄。仁以御物,寬而得眾,宏略大度,有帝王之量焉。於是民和俗靜,家給人足,聿修武用,思啟封疆。決神算於深衷,斷雄圖於議表。馬隆西伐,王浚南征,師不延時,獯虜削跡,兵無血刃,揚越為墟。通上代之不通,服前王之未服。禎祥顯應,風教肅清,天人之功成矣,霸王之業大矣。雖登封之禮,讓而不為,驕泰之心,因斯而起。見土地之廣,謂萬棄而無虞;睹天下之安,謂千年而永治。不知處廣以思狹,則廣可長廣;居治而忘危,則治無常治。加之建立失所,委寄失才,志欲就升平,行先迎於禍亂。是猶將適越者指沙漠以遵途,欲登山者涉舟航而覓路,所趣逾遠,所尚轉難,南北倍殊,高下相反,求其至也,不亦難乎!況以新集易動之基,而久安難拔之慮,故賈充凶豎,懷奸志以擁權;楊駿豺狼,苞禍心以專輔。及乎宮車晚出,諒闇未周,籓翰變親以成疏,連兵競滅其本;棟樑回忠而起偽,擁眾各舉其威。曾未數年,綱紀大亂,海內版蕩,宗廟播遷。帝道王猷,反居文身之俗;神州赤縣,翻成被髮之鄉。棄所大以資人,掩其小而自托,為天下笑,其故何哉?良由失慎於前,所以貽患於後。且知子者賢父,知臣者明君;子不肖則家亡,臣不忠則國亂;國亂不可以安也,家亡不可以全也。是以君子防其始,聖人閒其端。而世祖惑荀勖之奸謀,迷王渾之偽策,心屢移於眾口,事不定於己圖。元海當除而不除,卒令擾亂區夏;惠帝可廢而不廢,終使傾覆洪基。夫全一人者德之輕,拯天下者功之重,棄一子者忍之小,安社稷者孝之大;況乎資三世而成業,延二孽以喪之,所謂取輕德而捨重功,畏小忍而忘大孝。聖賢之道,豈若斯乎!雖則善始於初,而乖令終於末,所以慇勤史策,不能無慷慨焉。」

大意為:晉武帝應天命而承基業,教化萬民,去奢華而歸淳樸。願意聽直言,連仇人都不嫌棄。仁可以駕御萬物,寬宏可以得人心,謀略和大度,有帝王度量。馬隆西伐,王浚南征,征服了上代沒有征服的地方,成霸王之業。

驕恣放縱之心因此而起,不知居安思危。封藩失所,委任錯人,欲平先亂。賈充心中藏奸而得到權力,楊駿包藏禍心而輔佐。晉武帝駕崩沒過幾年,先有八王之亂,後北方外族入侵中原,滅亡西晉。晉室遺族南遷成立東晉。

晉武帝羊車游後宮圖。(公有領域)

懂得子女為賢父,瞭解臣子是明君。孩子不肖則家亡,臣子不忠國家就要動亂。所以君子防患於未然。晉武帝被奸謀所惑,心被別人所言帶動,事情不自己圖劃。該廢去惠帝沒有廢去,使得他傾覆了朝代之根基。三代人功業被兩個孽子葬送,因小失大。晉武帝善始於初,而晚節不保,不得不讓人感嘆。

《陸機論》:

「古人云:『雖楚有才,晉實用之。』觀夫陸機、陸雲,實荊、衡之杞梓,挺圭璋於秀實,馳英華於早年,風鑒澄爽,神情俊邁。文藻宏麗,獨步當時;言論慷慨,冠乎終古。高詞迥映,如朗月之懸光;疊意回舒,若重巖之積秀。千條析理,則電坼霜開;一緒連文,則珠流璧合。其詞深而雅,其義博而顯,故足遠超枚、馬,高躡王、劉,百代文宗,一人而已。

「然其祖考重光,羽楫吳運,文武奕葉,將相連華。而機以廊廟蘊才,瑚璉標器,宜其承俊乂之慶,奉佐時之業,申能展用,保譽流功。屬吳祚傾基,金陵畢氣,君移國滅,家喪臣遷。矯翮南辭,翻棲火樹;飛鱗北逝,卒委湯池。遂使穴碎雙龍,巢傾兩鳳。激浪之心未騁,遽骨修鱗;陵雲之意將騰,先灰勁翮。望其翔躍,焉可得哉!夫賢之立身,以功名為本;士之居世,以富貴為先。然則榮利人之所貪,禍辱人之所惡,故居安保名,則君子處焉;冒危履貴,則哲士去焉。是知蘭植中塗,必無經時之翠;桂生幽壑,終保彌年之丹。非蘭怨而桂親,豈塗害而壑利?而生滅有殊者,隱顯之勢異也。

「故曰,衒美非所,罕有常安;韜奇擇居,故能全性。觀機、雲之行己也,智不逮言矣。睹其文章之誡,何知易而行難?自以智足安時,才堪佐命,庶保名位,無忝前基。不知世屬未通,運鍾方否,進不能辟昏匡亂,退不能屏跡全身,而奮力危邦,竭心庸主,忠抱實而不諒,謗緣虛而見疑,生在己而難長,死因人而易促。上蔡之犬,不誡於前,華亭之鶴,方悔於後。卒令覆宗絕祀,良可悲夫!然則三世為將,釁鐘來葉;誅降不祥,殃及後昆。是知西陵結其凶端,河橋收其禍末,其天意也,豈人事乎!」

陸機,西晉文學家,出身江東望族,祖父陸遜為三國名將,父陸抗曾任東吳大司馬。陸機和弟弟陸雲合稱「二陸」。吳國滅,兄弟二人北上,受時任太常學者張華看重。陸機曾被成都王司馬穎表為平原內史。八王之亂中,陸機被任命為後將軍,河北大都督,率領二十萬人馬討伐長沙王司馬乂。陸機兵敗,被司馬穎處死,臨終嘆道:「華亭鶴唳,豈可復聞乎?」(家鄉飛鶴鳴叫聲,還能再聽一下嗎?)

陸機蘇州石刻像,清孔繼堯繪,石蘊玉正書讚,譚松坡鐫,為《滄浪亭五百名賢像》之一。(公有領域)

陸機作《文賦》,概括了文的創作、形式和內涵。陸機描寫了行文創作過程,要把精力從外界收回至自己內心,淨心而集中思維,排除雜念而論述,用文字概括天地萬物:「其始也,皆收視反聽,耽思傍訊。精騖八極,心游萬仞。……罄澄心以凝思,眇眾慮而為言。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

陸機概括了十種文體:「詩緣情而綺靡,賦體物而瀏亮。碑披文以相質,誄纏綿而悽愴。銘博約而溫潤,箴頓挫而清壯。頌優遊以彬蔚,論精微而朗暢。奏平徹以閑雅,說煒曄而譎誑。」

陸機提煉出文學的藝術性,與其它藝術相溝通,「闕大羹之遺味,同朱絃之清氾;雖一唱而三歎,固既雅而不艷。譬猶舞者赴節以投袂,歌者應絃而遣聲。」

陸機闡明了文學承載之內涵,記載歷史之意義,與天地自然相通的境界,和弘揚道德之使命:「伊茲文之為用,固眾理之所因。恢萬里而無閡,通億載而為津。俯殆則於來葉,仰觀象乎古人。濟文武於將墜,宣風聲於不泯。塗無遠而不彌,理無微而弗綸。配霑潤於雲雨,象變化乎鬼神。被金石而德廣,流管絃而日新。」

唐陸柬之書《文賦》(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太宗肯定陸機文學成就和才華,認為他文章意義博大而顯露,用詞深刻而高雅。文章宏大華麗,當時無人能比;言論慷慨激昂,古今稱冠。認為他文學成就「遠超枚、馬」(枚乘、司馬相如)、「高躡王、劉」(王粲、劉楨)。

太宗認為陸機在家國淪喪之時,為功名富貴而身處險境,不能把握顯隱時機。看其行為,智慧不如其言語。進不能挽救亂局,退不能保全自身,用力於危亂國家,全心予昏庸君主,令人傷悲。

太宗指出陸機宗族毀滅,沒有後人,實為因果報應:陸家三世為將,多殺伐而累及後人,陸抗西陵滅了步闡一族,陸機則在河橋受到禍患之報。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唐太宗】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 韓信,史稱「國士無雙,兵仙戰神」。他創造了一個歷史,五年之內結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亂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統一。漢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話,戰必勝、功必克,千古無二的霸王項羽亦是其手下敗將。他乃歷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懷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無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詮釋大忍之心。
  • 魏武大帝曹操瑞應黃星,真人下世,撥亂治世,天下莫敵。曹操造就中國文學史上黃金時代之建安文學,使中國神傳文化在長期戰亂、社會殘破背景下得以承傳興盛。其武學巨著及用兵計謀為後世歷代兵家推崇傳揚,故後人稱「言兵無若孫武,用兵無若韓信、曹公」。曹操杜絕官民淫祀,剷除低靈亂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國上下習道成風,舉國清平。
  • 唐太宗極為重視文字記載華夏舞台朝朝代代歷史在鑄就人類思想工程中之作用,親令修成《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晉書》六部史書,占清乾隆皇帝所定二十四部正史四分之一。在六部史書的修撰過程中完成一系列正本清源的工程,如史料選取拓展到更為廣闊的史類書籍,包括佛道修煉,特異神跡等,以呈現其朝代賦予之特色。
  • 太宗當政之貞觀年間,君明臣良,百姓安居樂業,自上而下一派奉天重道、修身養德、謙恭禮讓、人見人親之治世盛況。這個令千秋萬代盛讚不休之貞觀盛世到底景象如何呢?
  • 唐時中央朝廷方面延續三省六部制。中書省發布命令,門下省審查命令,尚書省執行命令。此三機構分工合作、互相制約的制度稱為「三省合議(駁議)制」。其最突出點即是立法、審查、行政「三權分立」。鑒於隋煬帝「法令尤峻,人不堪命,遂至於亡」之教訓,太宗主張「寬簡刑政,審慎法令」。
  • 若太宗果真想奪位,何時不觸手可及?時值生命攸關,太宗仍嘆息:「骨肉相殘,古今大惡!吾誠知禍在朝夕,欲俟其發,然後以義討之,不亦可乎?」倘有他路,絕不擇此。 太宗猶豫不決,眾府僚意見一致:「齊王不甘太子之下,謀亂還未成功,已有除掉太子之心。齊王貪得無厭,心狠手毒,沒有做不出之事。如此二人得志,恐天下不再屬唐!」
  • 大業十三年(617年),太宗謀略,李淵起兵。李淵曾對太宗說:「事業成功,天下都是你所帶來,該立你為皇太子。」太宗拜謝推辭。高祖登基,仍想立太宗為太子。太宗堅辭不受。高祖遂封長子李建成為太子,次子李世民為秦王,四子李元吉為齊王。高祖私許立為太子,建成密知之,乃與齊王元吉潛謀作亂。
  • 人生百年,相比人類長河之歷史,微不足道!即使較之這人類最後五千年文明史,亦不過白駒過隙。然欲造就人類辨真偽、識善惡及應對各種世事之思想、能力、行為,則是漫長、巨大之靈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創世主通過漫長歲月對具有神佛體形卻無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類一點一點注入思想內涵,培養諸方面能力及行為,包括讓人類所稱之「自然現象」——風、雨、雷、電等成熟亦需要時間過程。很多人類應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蘊、修養內涵,皆通過幾代人或一整個朝代,多少眾生參與所完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