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發光」畫家:充滿美麗和希望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的作品介紹
(BOB KIRCHMAN撰文/吳約翰編譯)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Frederic Edwin Church)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1855年創作。油彩、布面。雷諾達美國藝術博物館(Reynolda House Museum of American Art)。(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686
【字號】    
   標籤: tags: , ,

故事發生在北卡州一位富商的豪宅裡。理查德‧約書亞‧雷諾茲(Richard Joshua Reynolds)是一位美國商人,也是雷諾茲菸草公司的創辦人。一天家中一個孩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客廳裡一幅超大油畫作品。母親問孩子喜歡這幅畫的什麼地方,他回答:「我在看教堂。」事實上,他正盯著偉大藝術家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Frederic Edwin Church)的畫作《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The Andes of Ecuador)。母親思考著這孩子在如此小的年紀竟然體察到這位偉大的藝術家,於是和他一起欣賞這幅畫作。她赫然發現紅瓦屋頂的小教堂只是這巨幅畫作中的一個小細節,也就是吸引孩子的那座「教堂」。弗雷德里克‧丘奇史詩級的作品最終出現在富有買家的豪宅裡,而這些富豪在購買時,可能也不曾留意畫作中的大部分細節。作品中大量呈現的巧妙細節,可能需要「小孩來引導他們看見」(以賽亞書11:6)。老實說,丘奇非常重視心靈層次,在他描繪所有美麗的風景背後,似乎都隱藏著一隻看不見的推手。

弗雷德里克‧丘奇從普魯士(今波蘭)博物學家亞歷山大‧馮‧洪保德(Alexander von Humboldt)那裡學到許多東西。洪保德寫過許多關於南美洲的文章,更鼓勵畫家到現場捕捉新世界的美景。洪保德在創作自己的作品時,很重視繪製實地草圖,丘奇則將其銘記在心。在丘奇自己安排的旅行裡,他會做很多細微的「準備工作」。他從未在露天的現場繪製大型畫作,而是先實地調查,收集豐富的資料,後續再根據資料構圖完成作品。他工作進度緩慢,通常會花一年時間完成一幅大型作品。而那看起來平滑又透亮的天空,是丘奇平穩與耐心地一層接著一層堆疊油彩的成果。他喜歡呈現早晨和傍晚的金色輝光。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作品《維吉尼亞的天然橋》(Natural Bridge, Virginia),1852年創作。油彩、布面。維吉尼亞大學藝術博物館(Fralin Museum of Art)。(公有領域)

丘奇開始作畫時,正值多數偉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創造萬物之手的時代。當時的人們欣賞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都覺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美國藝術史學家大衛‧亨廷頓(David C. Huntington)對安地斯山脈的風景有番論述:

「就像亞當在人類開始有意識之時,上帝便以準備許久的大地之美喚醒他。然而,這初次喚醒實際上是重新醒悟到更高層次的意識,是靈魂在基督裡重生的意識,就像亞當用全新的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新的』。舊時代的外表顯而易見,每間教堂和路旁聖殿都有十字架標記。新時代則是來自天上的十字架,其無所不在耀眼的光芒帶來祝福,崇敬自然。正如人類之手所做的十字架預示著神之手所創造的十字架,千萬年來更高層次的生命延續,也預示著精神層次此刻首次以『智慧』冥想創世。身處厄瓜多安地斯山脈之中,亞當『翱翔』於地球和天堂之間,探究世界的神性,進入『半神半人』狀態。」

1826年5月4日,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出生在康乃狄克州的哈特福(Hartford, Connecticut)。他家境富裕,擁有充足的受教育機會。在哈特福文法學校(Hartford Grammar School)求學期間,他的藝術才能受到關注。丘奇在15歲時即受邀教授繪畫課程。隔年,丘奇開始跟隨當地的兩位畫家本傑明‧科(Benjamin Coe)和亞歷山大‧埃蒙斯(Alexander Emmons)習畫。丘奇的父親約瑟夫(Joseph)的友人丹尼爾‧沃茲沃思(Daniel Wadsworth)是位藝術贊助人。當弗雷德里克表達想追求繪畫事業的願望時,沃茲沃思為他寫了一封介紹信給偉大的哈德遜河畫派畫家托馬斯‧科爾(Thomas Cole)。於是,丘奇在18歲時成為科爾的學生,住在科爾位於紐約卡茨基爾(Catskill, New York)的房子裡。

拿破崙‧薩羅尼(Napoleon Sarony)作品《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的肖像》,1868年創作。蛋白印相(Albumen print)或稱櫥櫃卡照片。華盛頓特區國家美術館圖書館圖像收藏部。(公有領域)

科爾教授這位年輕人兩年,灌輸他各式繪畫和調色技巧。為了加強訓練,科爾還重點指導了素描的藝術。更重要的是,他讓這位年輕的藝術家吸收了他對自然界偉大和美的信念。丘奇早期作品與科爾非常相似,他甚至將1844年的創作,繼托馬斯‧科爾後,也命名為《牛軛湖》(Ox-Bow),這雖是科爾畫過的場景,但屬丘奇詮釋的版本。隨著哈德遜河畫派的蓬勃發展,丘奇也逐漸展露出自己的風格。「光亮主義」(Luminism)是在描繪風景時,特別強調光線,如同丘奇呈現出平滑、幾乎看不見筆觸的繪畫風格。接著他開始繪製尺寸非常大的油畫作品(6到8英尺寬),風格流暢,令人讚歎。

最初,弗雷德里克‧丘奇繪製哈德遜河及其周圍山脈,以及其它新英格蘭風景等。英國藝術評論家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在談到這些作品時說,畫家通常呈現黃昏或黎明時的金色光芒,暗示「上帝的出現像是在拜訪、審判和祝福我們」。拉斯金認為風景畫是表達精神(宗教)意圖的理想方式。丘奇當然發展了這種喻義,但他與19世紀早期的畫家不同,他並沒有創作出那樣的寓言作品。反而,他更喜歡在畫面裡安排幾乎看不見、非常微小的人類來呈現他的畫作,邀請觀眾走進他廣闊的作品世界裡,然後探索畫中微妙之處。1848年,丘奇獲選進入美國國家設計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Design),成為其中最年輕的一員。在紐約定居後,他教授了第一位學生威廉‧斯蒂爾曼(William Stillman)。丘奇會在春天離開工作室,然後,整個夏天通常都以步行的方式旅行。直到冬天,他才回到畫室繪畫與出售其作品。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的作品《安地斯山脈之心》(The Heart of the Andes),1859年創作。油彩、布面。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公有領域)

與許多年輕藝術家不同的是,丘奇旅行有其目的。西部廣闊的風景,或是緬因州卡塔丁等地的「荒野」景觀都在召喚他前往一探究竟。他經常和一群男性朋友一起去偏遠的地方旅行。他們會在野外就地露營,進行大量研究和繪製素描草圖。旅行通常會持續數月。根據旅行獲得許多研究資料,等他回到工作室後,他就會完成他的大型畫布作品。對丘奇來說,花費一年的時間完成一件大型作品其實很常見。丘奇也是一位敏銳的觀察者,在他繪製的作品《維吉尼亞的天然橋》中可以看出他捕捉到岩石拱門細緻的組成元素,今天熟悉「天然橋」的人都能從這微小細節而認出這偉大的自然奇觀。

隨著丘奇獲得相當多的贊助,他的畫作也跟著水漲船高。有位贊助人賽勒斯‧韋斯特‧菲爾德(Cyrus West Field)想在南美州開展商業機會。為了吸引藝術買家,他於是資助丘奇到那旅行。丘奇實際上在1853年和1857年兩次前往南美洲。1859年時,他展出了畫作《安地斯山脈之心》,寬5英尺,長約10英尺,作品鑲在一個裝有拉簾的畫框裡。藝術愛好者需付費入場,手持觀賞歌劇用望遠鏡端詳這幅畫的細節。展示空間燈光有意調暗,然後在揭開畫作時,打上聚光燈加強戲劇效果。最終,這件藝術品獲得巨大的成功,以1萬美元的價格售出,創下當時美國藝術家出售作品紀錄中最高價碼。之後,丘奇每年都會在美國國家設計學院、美國藝術聯盟(the American Art Union)和波士頓藝術俱樂部(the Boston Art Club)的年度展覽中展示他的大型作品。同時,他也與托馬斯‧科爾、賈斯珀‧克羅普西(Jasper Cropsey)、約翰‧肯塞特(John F. Kensett)和阿什‧布朗‧杜蘭德(Asher Brown Durand)等哈德遜河畫派的傑出畫家共享這種光亮的舞台。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的作品《卡塔丁山》(Mt. Ktaadn),1853年創作。油彩、布面。耶魯大學美術館。(照片由康乃狄克州紐哈芬市的耶魯大學提供)

1860年丘奇與伊莎貝爾‧卡恩斯(Isabel Carnes)結婚。他在紐約哈德遜購買了一座農場,構築他相對簡單的「舒適小屋」,作為一家人休憩之地。然而,丘奇的人生開始發生變化,而他周遭的世界也在改變。1860年丘奇的風景畫創作《荒野中的暮光》(Twilight in the Wilderness)反映出國家即將在南北戰爭中爆發巨大動盪。戰爭期間丘奇停止旅行。雖然他本人沒有服役,但戰爭讓他失去了一位密友。1865年3月,他的兩個孩子死於傳染病白喉。戰爭結束後,國內大多數人都因這場戰爭悲劇而受創。湯馬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在里奇蒙(Richmond)的國會大廈呈現一片荒涼景象,剛好訴說著文明的脆弱。

戰後,丘奇開始熱衷研究古老的文明。1867年,他與家人前往耶路撒冷和中東朝聖。在那裡和後來在歐洲的素描紀錄與研究資料,使他能夠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每年繪製一幅大型畫布作品。這些畫作不再是他早期創作的自然原始場景,而是古代文明遺址和文物的寫照。丘奇研究了波斯建築和希臘羅馬遺跡,也成為一系列新作品的主題,而這些作品的風格與他早期作品的純真已經大相逕庭。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的作品《海邊的敘利亞》(Syria by the Sea),1873年創作。油彩、布面。底特律美術館。(公有領域)
弗雷德里克‧埃德溫‧丘奇的作品《帕德嫩神廟》(The Parthenon),1871年創作。油彩、布面。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公有領域)

底特律美術館(the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策展人肯尼斯‧邁耶斯(Kenneth Meyers)說:「丘奇畫了六幅主要畫作,基本上在他旅行後的幾年內每年繪製一幅。其中第五幅作品《海邊的敘利亞》(Syria by the Sea)與他早期的一些作品非常不同,這是一幅完全虛構的風景畫。丘奇結合諸多建築遺址,包括反映早期希臘羅馬遺址、晚期羅馬遺址、鄂圖曼帝國遺址和十字軍時代遺址,將它們融合在一幅畫中,似乎在邀請我們將這幅畫解讀為『時間的流逝』。」邁耶斯繼續說道:

「畫面前景充滿了建築遺址。我認為對於丘奇早期的粉絲來說,這看起來很像他們在內戰後看到的菲德里克斯堡(Fredericksburg)或維吉尼亞州的里奇蒙等城市處於廢墟中的照片。所以,我認為這些作品在敘述令人恐懼的歷史和具有破壞力的歷史。然而,就像丘奇完成的作品一樣,你能看見燦爛的陽光照耀著一切。這也代表著儘管人類生活的煎熬和痛苦是真實的,我們終將死去,但仍然有生命存在的目的和歷史的意義。」

原文:How 19th-Century Painter Frederic Edwin Church Created Luminescent Art Full of Beauty and Hop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