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十)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拉斐爾,《博爾戈大火》(Fire in the Borgo),1514年作,濕壁畫,底寬670 cm, 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23
【字號】    

(接前文

由於要滿足顯赫人士的要求,拉斐爾不能推託上述工作,更不用說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無法拒絕;然而與此同時,他從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廳的系列創作;在那裡,他手下總有一批人將他的設計付諸實施,他自己則監督一切,盡最大努力輔助完成這一巨製。

由此,沒過多久,波吉亞塔樓(Borgia Tower)那個房間(註1)就對外開放了,他在每面牆上都畫了一幅場景,在窗戶上方畫了兩幅,在無窗的牆上畫了另外兩幅。

博爾戈大火

其中一個場景是羅馬的博爾戈‧維奇歐(Borgo Vecchio)街遭受祝融之災,當所有辦法都無法撲滅大火時,聖良四世(S. Leo IV)出現在其宮宅的涼廊(Loggia)上,用祝禱讓火完全熄滅了。畫面呈現了各種危險境況。一邊是手持水桶、頭頂水罐來滅火的婦女,頭髮和衣袍被可怕的狂風吹得四面飄飛。還有些人想往火上潑水,卻被煙燻得睜不開眼,全然不知所措。

另一邊,畫家仿照維吉爾故事(註2)中安喀塞斯(Anchises)被埃涅阿斯( Aeneas)背起,呈現了一位被大火摧殘的病弱老者,他無助地伏在年輕人背上;從年輕人身上可以看到勇氣和力量,以及他如何鼎力承負老人的重量。他身後跟著一位老婦,光著腳,衣裝凌亂,正逃出火海;一個赤身裸體的小男孩在他們前面奔跑。

拉斐爾《博爾戈大火》局部1。(公有領域)

在一處廢墟上方,可以看到一位頭髮散亂的婦人,她雙手抱著孩子拋向家裡的男人,男人逃出火海後踮著腳站在街上,伸出手臂準備接過裹在襁褓中的孩子;這裡可以清楚看到婦人救子的焦灼,以及她在舐動的火焰中遭受的折磨。而在接過孩子的男子身上,無論是出於對幼子的擔心,還是自己對死亡的恐懼,他的痛苦也是顯而易見的。

拉斐爾《博爾戈大火》局部2。(公有領域)

這位才賦非凡的大匠在刻畫一位母親所展現的想像力亦無法言表:她光著腳,衣衫不整,腰帶鬆脫,青絲蓬亂;她把孩子們攏在身前,一隻手挽著裙裾,另一手揮動著將他們向前驅趕,好讓他們從廢墟和熊熊烈焰中逃出。還有一些婦人跪在教宗面前,似乎在祈求他讓大火熄滅。

拉斐爾《博爾戈大火》局部3。(公有領域)

奧斯蒂亞之戰

下一場景同樣表現聖良四世的生平,拉斐爾描繪了土耳其人的艦隊占領奧斯蒂亞(Ostia)港(註3),他們是來俘虜教宗的。畫中可以看到基督徒在海上與艦隊作戰,已有無數俘虜被押至港口,由一些士兵拽著鬍子拖下船,他們的五官非常優美,身姿也極有精氣神。他們穿著船奴的雜色衣服被帶到聖良四世面前,後者是按照聖良十世的形象描繪的。

教宗身著法衣,站在波蒂科的聖塔瑪利亞紅衣主教(畢別納的貝納爾多‧多維齊)和後來成為教宗克萊芒七世的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中間。同樣無法盡述的,是這位最具匠心的藝術家對俘虜面部表情的美妙構思;無須言語,觀眾也能感受到他們的悲痛和對死亡的恐懼。

拉斐爾,《奧斯蒂亞之戰》(Battle of Ostia),1514—1515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奧斯蒂亞之戰》局部。(公有領域)

良三世的誓言

另外兩幅場景中的第一幅,是教宗良十世為信仰極虔誠的法王弗朗索瓦一世舉行祝聖儀式,他身披法衣唸誦著彌撒,對國王的膏油和王冠施以祝福。除了在旁協助的眾多身穿長袍的大小主教,他還如實描繪了許多使節等人物,其中一些人身著法國的時尚服飾。(註4)

拉斐爾,《良三世的誓言》(The Oath of Leo III),1516—1517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良三世的誓言》局部。(公有領域)

查理曼大帝的加冕

在另一場景中,他畫了同一位國王的加冕儀式,其中有教宗和弗朗索瓦的真人畫像,分別身披法衣和鎧甲。(註5)此外,所有的紅衣主教、主教、侍從官、公爵和馬夫都按照禮拜堂的慣例各就其位,這些穿著長袍的人物都是真人肖像,其中包括拉斐爾的密友特羅亞主教詹諾佐‧潘多菲尼(Giannozzo Pandolfini),還有許多當時的名人。

國王身邊有個手捧王冠跪地的小男孩,這是伊波利托‧德‧美第奇(Ippolito de’ Medici)的畫像,他後來成為紅衣主教和教區副秘書長,是個很有威望的人,不僅是這門(繪畫)藝術之友,也是所有藝術之友;我對他深懷感激,因為我生涯的第一步就是在他的支持下邁出的。(待續)

拉斐爾,《查理曼大帝的加冕》(Coronation of Charlemagne),1514—1515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查理曼大帝的加冕》局部。(公有領域)

譯者註:
【註1】梵蒂岡宮內四個「拉斐爾房間」的博爾戈火災廳。
【註2】據維吉爾史詩《埃涅阿斯紀》描述,在特洛伊城陷落後,埃涅阿斯背著父親安喀塞斯逃出了城。
【註3】古羅馬帝國港口,位於台伯河畔,848年在此爆發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間的海戰,基督教一方獲勝。
【註4】教宗良三世遭到前任哈德良一世的一些親戚襲擊,出亡後向法蘭克國王查理求救,查理護送其回到羅馬。良三世在審判中與哈德良一世的侄兒們對峙,後者指控他行為不端,主教們宣布無法評判。隨後良三世進行淨化宣誓(此畫內容),其敵人被流放。
【註5】此畫描繪:恢復權位的良三世在羅馬為查理加冕,法蘭克王國從此成為查理曼帝國。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點閱【《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 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的特賴恩宮(Tryon Palace)曾是英國殖民美國時期,設計最精美的總督府。特賴恩宮於獨立戰爭爆發前幾年,1770年興建完成,是為英國王室總督威廉‧特賴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宮殿的巨額費用引起爭議,加劇了殖民地衝突。戰爭期間,特賴恩宮成為北卡州第一座國會大廈,也是戰後第一任新州長官邸。特賴恩多事與傳奇的過往,從它曾裝潢華麗、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內遭竊、被廢棄、遭祝融焚毀、被覆蓋,最終原地重建這些事情上可以得見。
  • 人都有嚮往光明美好的本性,如果能找回善良、正向的價值觀,藝術還是會有回升的機會。有理想、有技能的藝術家們若能認識自己的使命,堅持藝術的理想與個人的道德修為,走回正統的藝術之路,這才是人類危機的真正出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