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西湖美景 南國之最杭州5

蒙古大汗與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談完宋人的生活與瓦子後,馬可波羅將話題帶到了杭州不可不遊的西湖,「各式秀美的畫舫在湖面上如織來往,與湖上岸邊的名勝古跡相互輝映……」一個想像中的旖旎南方風情,正在忽必烈的腦中勾勒……

馬可波羅語帶惋惜地說:「可惜南宋的皇宮在幾年前(西元一二七七年)因為民宅失火,遭受池魚之殃,至今未能重修,否則杭州當地的官員會將舊皇宮作為我臨時的居所,讓我見識一下南宋皇帝是如何的…… 如何的……奢侈浪費。」馬可波羅本來想說的是「讓我享受一下做皇帝的滋味」,說到一半,驚覺到這麼說會犯了在上者的大忌,雖然忽必烈對自己很好,卻千萬不能因此得寸進尺,以免惹禍上身。急忙改口之餘,說話不免有點結巴。

忽必烈是何等敏銳的人物,即使細微的變化也瞞不過他。但他是個既聰明又寬容的人,懂得替對方留下空間。他意味深長地對馬可波羅笑了一笑,而馬可波羅也懂得這個微笑的意思,二人心照不宣,舉杯齊飲,一口氣喝掉一大杯。

西湖畫舫如織來往

喝完酒後,馬可波羅順勢改變話題,提起了到杭州不可不遊的西湖:「在杭州巡察的日子裏,我經常到西湖去。那裏的山水如此的優美,而且讓我覺得似曾相識,彷彿我以前曾經生長於此,以致每次都不自覺地流連忘返,任由時光飛逝、思緒回到那遙遠記憶的深處去。」

「湖面上有許多遊船畫舫,專門供人遊湖飲宴所用。這些船的造型與裝飾都十分精美,大小約可容納二十人左右,長度在十五到二十步之間,船艙是間精緻的小屋,屋兩側開有小窗,裏面桌椅杯盤一應俱全,讓人可以舒適地坐在船艙裏,一面吃喝玩樂、一面欣賞湖上美麗風光。杭州人喜歡在假日或特別的日子裏,或攜家帶眷、或呼朋引伴,僱一艘畫舫,在西湖泛舟遊樂。各式秀美的畫舫在湖面上如織來往,與湖上岸邊的名勝古跡相互輝映,那種詩意般的美,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馬可波羅津津樂道地繼續描述著遊湖的旖旎風光:「南人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享樂除了要有良辰、有美景外,還要有歌舞相伴。大汗,您可以想像一下,在星夜下,坐在輕輕搖曳的畫舫上,眼睛看著湖面上灑滿了點點的月光與從畫舫射出的燈光,耳朵聽著曼妙的歌聲與音樂此起彼落的隨風飄揚,嘴裏吃著現撈現煮的魚鮮、喝著江南的美酒女兒紅,清風拂面,帶來陣陣的花香或脂粉香,這種滋味,可能就像是南人說的『快樂似神仙』吧?!」


圖 ◎ 蕭素惠

忽必烈淡淡地笑了笑,吟了一首詩:「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溫柔鄉是不歸路,北宋因享樂而亡,南宋也因沉於享受而亡。朕研究漢人的歷史,發現每個朝代都是始於憂患,終於安樂。南宋的亡國才過去沒多久,歷史的教訓讓我引以為鑒,不去重蹈覆轍。」

聽大汗如此一說,馬可波羅既對自己著迷於享受而感到汗顏、又對忽必烈把握心性的理性感到敬佩,他馬上調整描述西湖景色的心態。「圍繞著湖的四周,除了名勝古蹟外,還有的就是許多寬敞典雅的住宅,都是為貴族大官及富戶豪門所有。莫臣說有十景被譽為西湖之最,是遊西湖不可錯過的美景。」

西湖十景之美

「在坐船遊湖時,莫臣一一介紹十景的特色,其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和『三潭印月』有關的一個傳說。相傳在這三個石塔下,鎮壓著三個吃人的妖精。據說以前有三個妖精,白蛇精、烏雞精和水獺精,它們利用人的慾望來引誘人類,然後將他們吃掉,最後由於作惡多端,被道士鎮壓在三潭之下。」

「西湖的景點很多,我除了到過西湖十景、還有之前提過的岳王廟以外,還參觀了著其他的景點。配合著這些景點,莫臣也告訴我其他一些跟西湖有關的故事傳說。例如以前曾經發生過一樁事,是一對叫梁山伯與祝英台的男女為愛殉情的悲劇,位於西湖邊的萬松書院,據說就是他們二人相遇、結伴讀書的地方。」

馬可波羅又補充:「人們說,後來他們變成一對美麗的蝴蝶,因此那裏的小孩都管一種蝴蝶叫『梁山伯與祝英台』。相較於我故鄉的鄰國維羅納(今威尼斯的西邊)曾經發生過的悲劇,死後變成蝴蝶長相隨,如此也算是個好的結局吧?!以前我看到美麗的蝴蝶就想捕捉,自從聽了這個典故以後,看到蝴蝶就想到那段歷經苦難的堅貞愛情,便再也不忍心去打擾牠們了。」

馬可波羅抒發心中的感動後,忽然不知道如何繼續說下去,也就停了下來,於是書房內出現了短暫的靜默。忽必烈並沒有催促他繼續說下去,因為大汗還在想像的國度中神遊。過了一陣子,馬可波羅聽見忽必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的說了一些話。馬可波羅聽不清,也不敢貿然開口詢問,只見忽必烈舉起酒杯,示意要他喝酒相陪,於是二人又仰頭灌下一杯酒。

趁著酒意,馬可波羅開口問道:「大汗,自從我隨著父親和叔叔來到中國,在開平第一次見到您以來,也有十九年了,由於當時所見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議,以致至今仍記憶猶新。但我那時因為語言不通,即使十分好奇,卻無法發問,也無法表達我的驚嘆;後來雖然能溝通了,卻經常不在您身邊,於是一個問題十幾年來一直擱在心裏,今天是否可以趁機請求您略述一二,好滿足我這個長久以來的好奇心?」(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18期【歷史新觀】欄目(2009.04.23~04.29)

原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20/6256.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包公趁機帶秦嵩來到開封府,一場不能曝光、賣國求利的地下密謀,即將被揭曉……
  • 羿扯開了大弓對準三足鳥射去,素矢的裂帛之音刺穿了天穹,一切停格在這一瞬。火鳥發出一聲哀嚎,在天上劃一道無可挽回,斑斕的,可怕的火弧形,朝地下墜。
  • 千古以來,詩人遙想嫦娥一人在遙遠而冰冷的月裏忍受曠古的孤寂。事實是在皎潔的月裏,永生的嫦娥忙於挖掘她埋沒了太久的創造熱情。沒有人知道其實她非常忙碌。
  • 那些別有用心的詆毀和嫦娥有什麼干係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時間。沒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氣把懲罰扭轉為獎賞,並且把悲哀遺忘。月兒輕盈,載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鳥幽深而又輝煌的宮殿。樹是鳥的家園,所以樹冠豐滿,樹幹高入雲霄。廣大的風和雪是天帝遺留在鳥國的備忘錄,把遙遠帶到鳥的身邊,勾起牠們久遠以前的回憶……
  • 在黎明和黃昏,林中群鳥的鳴囀失去了和諧。母鳥坐在巢中,她們刺耳的呼喚持續一整個黃昏,一整夜,叫鳥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寧靜的鳥國不再寧靜。

  • 原本充滿了飛翔和鳴唱的鳥國沉寂了,更多的鳥一頭頭被抬入醫院,像是被吸入遙遠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鳥再也沒有從裏邊出來……
  • 鳥和牠們真實的自我距離越來越遠,對於什麼才是真實,已徹底失去了掌握。真實就懸在牠們自由發揮的嘴上、隨意詮釋的腦子中,那或許是因為真實變得令牠們十分痛苦的緣故。
  • 沒有鳥兒能有幸聽到老鷹辯論的精采內容;禿鷹的辯論可說是兒童不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