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西湖美景 南国之最杭州5

蒙古大汗与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谈完宋人的生活与瓦子后,马可波罗将话题带到了杭州不可不游的西湖,“各式秀美的画舫在湖面上如织来往,与湖上岸边的名胜古迹相互辉映……”一个想像中的旖旎南方风情,正在忽必烈的脑中勾勒……

马可波罗语带惋惜地说:“可惜南宋的皇宫在几年前(西元一二七七年)因为民宅失火,遭受池鱼之殃,至今未能重修,否则杭州当地的官员会将旧皇宫作为我临时的居所,让我见识一下南宋皇帝是如何的…… 如何的……奢侈浪费。”马可波罗本来想说的是“让我享受一下做皇帝的滋味”,说到一半,惊觉到这么说会犯了在上者的大忌,虽然忽必烈对自己很好,却千万不能因此得寸进尺,以免惹祸上身。急忙改口之余,说话不免有点结巴。

忽必烈是何等敏锐的人物,即使细微的变化也瞒不过他。但他是个既聪明又宽容的人,懂得替对方留下空间。他意味深长地对马可波罗笑了一笑,而马可波罗也懂得这个微笑的意思,二人心照不宣,举杯齐饮,一口气喝掉一大杯。

西湖画舫如织来往

喝完酒后,马可波罗顺势改变话题,提起了到杭州不可不游的西湖:“在杭州巡察的日子里,我经常到西湖去。那里的山水如此的优美,而且让我觉得似曾相识,仿佛我以前曾经生长于此,以致每次都不自觉地流连忘返,任由时光飞逝、思绪回到那遥远记忆的深处去。”

“湖面上有许多游船画舫,专门供人游湖饮宴所用。这些船的造型与装饰都十分精美,大小约可容纳二十人左右,长度在十五到二十步之间,船舱是间精致的小屋,屋两侧开有小窗,里面桌椅杯盘一应俱全,让人可以舒适地坐在船舱里,一面吃喝玩乐、一面欣赏湖上美丽风光。杭州人喜欢在假日或特别的日子里,或携家带眷、或呼朋引伴,雇一艘画舫,在西湖泛舟游乐。各式秀美的画舫在湖面上如织来往,与湖上岸边的名胜古迹相互辉映,那种诗意般的美,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马可波罗津津乐道地继续描述着游湖的旖旎风光:“南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享乐除了要有良辰、有美景外,还要有歌舞相伴。大汗,您可以想像一下,在星夜下,坐在轻轻摇曳的画舫上,眼睛看着湖面上洒满了点点的月光与从画舫射出的灯光,耳朵听着曼妙的歌声与音乐此起彼落的随风飘扬,嘴里吃着现捞现煮的鱼鲜、喝着江南的美酒女儿红,清风拂面,带来阵阵的花香或脂粉香,这种滋味,可能就像是南人说的‘快乐似神仙’吧?!”


图 ◎ 萧素惠

忽必烈淡淡地笑了笑,吟了一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温柔乡是不归路,北宋因享乐而亡,南宋也因沉于享受而亡。朕研究汉人的历史,发现每个朝代都是始于忧患,终于安乐。南宋的亡国才过去没多久,历史的教训让我引以为鉴,不去重蹈覆辙。”

听大汗如此一说,马可波罗既对自己着迷于享受而感到汗颜、又对忽必烈把握心性的理性感到敬佩,他马上调整描述西湖景色的心态。“围绕着湖的四周,除了名胜古迹外,还有的就是许多宽敞典雅的住宅,都是为贵族大官及富户豪门所有。莫臣说有十景被誉为西湖之最,是游西湖不可错过的美景。”

西湖十景之美

“在坐船游湖时,莫臣一一介绍十景的特色,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和‘三潭印月’有关的一个传说。相传在这三个石塔下,镇压着三个吃人的妖精。据说以前有三个妖精,白蛇精、乌鸡精和水獭精,它们利用人的欲望来引诱人类,然后将他们吃掉,最后由于作恶多端,被道士镇压在三潭之下。”

“西湖的景点很多,我除了到过西湖十景、还有之前提过的岳王庙以外,还参观了着其他的景点。配合着这些景点,莫臣也告诉我其他一些跟西湖有关的故事传说。例如以前曾经发生过一桩事,是一对叫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男女为爱殉情的悲剧,位于西湖边的万松书院,据说就是他们二人相遇、结伴读书的地方。”

马可波罗又补充:“人们说,后来他们变成一对美丽的蝴蝶,因此那里的小孩都管一种蝴蝶叫‘梁山伯与祝英台’。相较于我故乡的邻国维罗纳(今威尼斯的西边)曾经发生过的悲剧,死后变成蝴蝶长相随,如此也算是个好的结局吧?!以前我看到美丽的蝴蝶就想捕捉,自从听了这个典故以后,看到蝴蝶就想到那段历经苦难的坚贞爱情,便再也不忍心去打扰它们了。”

马可波罗抒发心中的感动后,忽然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下去,也就停了下来,于是书房内出现了短暂的静默。忽必烈并没有催促他继续说下去,因为大汗还在想像的国度中神游。过了一阵子,马可波罗听见忽必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了一些话。马可波罗听不清,也不敢贸然开口询问,只见忽必烈举起酒杯,示意要他喝酒相陪,于是二人又仰头灌下一杯酒。

趁着酒意,马可波罗开口问道:“大汗,自从我随着父亲和叔叔来到中国,在开平第一次见到您以来,也有十九年了,由于当时所见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以致至今仍记忆犹新。但我那时因为语言不通,即使十分好奇,却无法发问,也无法表达我的惊叹;后来虽然能沟通了,却经常不在您身边,于是一个问题十几年来一直搁在心里,今天是否可以趁机请求您略述一二,好满足我这个长久以来的好奇心?”(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18期【历史新观】栏目(2009.04.23~04.29)

原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20/6256.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