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数:生死有命 大限难逃

怿忻

生死有命,岂是常人所能理解与幸免的呢!(摄影:Mikhail Nekrasov/Fotolia)

  人气: 478
【字号】    
   标签: tags:

内江的赵大洲,字贞吉,是与我(作者)同榜的士子。

庚申年,以南司空任职在外,请假丁忧(遭逢父母之丧叫丁忧)。归家没几日,一天傍晚薄暮时分,两个青衣人来引他的次子(时年二十四,资质甚美颇能诗文)同去,直接奔赴江中溺毙,江上的碓船(舂谷的器具,多用足操作,也有用水力发动的)员工亲眼瞅见。

再接着询问,那二青衣人也是两位书生呢,全都淹没于此。那个晚上,其中之一的书生之母,梦见儿子还家来见她,言谈之中表示,庆幸自己得到别人瓜代啦。

此事大洲亲自跟我详言,我说:“公素来喜欢探究天理,这是何道理呢?”赵说:“本应无此理,可如今却有此事,岂不异哉?”

因此,我回忆往昔少宗伯——程文德,任职于管理司署时,偶过姑苏,随行的儿子忽然坠河而没。这程文德仅有此子,当时年纪也二十余岁哪。

纵观这赵、程二公为人,都是行善积德的有道者,却不能庇祐自己的儿子,如此看来,生死有命,还有许多我们凡人无法得知的前世因果轮回、情仇渊怨纠结,所以这等事儿,岂是常人所能理解与幸免的呢!@*

(事据明 张瀚《松窗梦语》第六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