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鬼的经历

作者:龙永平
  人气: 162
【字号】    
   标签: tags:

我住在大陆农村地区,小时候听过一些人讲他们碰到鬼的事情,从他们说话时的神情和他们的为人来看,这些人不像是在撒谎。当然,农村里也有好多人不相信世间有鬼,当别人讲鬼的时候,他们就认为讲的人看到的是幻觉。我大学毕业,专业是马列斯毛邓的政治教育,长期接受无神论教育,但无神论一直令我困惑,因为在我小的时候,闹过一段时间的鬼,大约持续了几个月长的时间。我说的都是我亲眼看到、听到甚至是亲手接触到的,这件事离现在已经有30年了,当年的恐怖情景,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我所说的,句句属实。

那时我大概八九岁,晚上我一般和弟弟以及母亲睡在一头,弟弟睡中间,我睡弟弟左边,母亲睡弟弟右边。有一天晚上,我睡着后,忽然被一阵轻轻的沙沙的声音吵醒,我心里很害怕,那声音好像是手摩擦草席发出的声音,每隔几秒钟就会来,我大声对母亲说有鬼,并表示我怕,我母亲就要我睡中间,睡了一会,弟弟不肯,母亲又要我睡回弟弟左边,我没办法,只得睡回去,心中十分怕,睡不着,后来我究竟是怎么过去的,我至今都不记得了。

从那以后,我一到晚上就睡不着。某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隔着蚊帐,忽然我看见一个样子好像是老太婆的鬼在我床前快速走过,她左手挎着篮子,右手摆动很快,走路没有声音,她走到床前的一张四方桌边,右手拉开抽屉,把做豆腐用的石膏放到篮子里,我大叫一声:“鬼啊!”我刚说完,她就消失了,我家人被我的叫声惊醒,他们纷纷问我:“鬼在哪里?怎么我看不到?”我这时也无法告诉他们鬼在哪里。我父亲去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在我床前砍,大声喝道:“打鬼!”晚上闹了很久才罢休。我大哥和二哥见我怕鬼,有一次他们两个人陪我睡,我睡中间,他们睡两边。枕头边放了一些铁器,如锤子和凿子等,这一夜没闹鬼,我才睡了一个好觉,这是自从闹鬼以来我睡的唯一一个好觉。但大哥和二哥不可能天天和我睡一块,三个人同睡一头太挤。

由于家里闹鬼,我母亲带我到一个堂伯母家住,期间我父母还到邻村请了一个老道士来驱鬼。在堂伯母家住了一段时间,母亲又带我回家住,因为总住在人家家里不太好。这个鬼最后一次来是在我一个堂哥结婚的晚上,当时是秋季,本来我和我二哥睡在一头,我父亲睡另头,床的一边靠墙,我的头向东,脚朝西,后来我二哥可能是嫌我挤了他,就到我父亲那一边去睡了。二哥去后不久,枕头边就传来了沙沙的声音,然后停了十几秒钟,声音又来了,我心里十分害怕,就往我父亲那边移,我把手放在胸前,忽然,从墙那边伸出一只手来,放在我右手的手背上,是一只成年人的手,手背朝上,我吓得不敢出声,过了几秒钟,我不知来了什么胆,我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在她手背上轻轻捏了一下,她也用手在我的右手上捏了一下就缩回去了,鬼手缩回去后,我大哭大叫:“爸爸,鬼啊!”过了一阵,我父亲才被我叫醒,起来赶鬼,然后让我睡在他旁边。但是从那以后,鬼再也没来过。

过了几天,我母亲带我去一个老婆婆家调米,调米是一种巫术,就是用一块布包一些米,巫婆念几句咒语后拿着这包米在遇鬼者头上摆来摆去,可以查明原因。我和母亲到她家时,我看见有几个人围着一张八仙桌打扑克,母亲说明来意,老婆婆拿了一块布包一些米在我头上作钟摆状,摆了一会,她打开了,米上现出一个巴掌印,然后她把米包上重新在我头上摆,摆了一会,她又打开来,第二次现出一个她也不认识的图案,我母亲也认不出是什么印。这就是我遇鬼的经过,我可以对天发誓,绝没有撒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亚历山大醒来后回忆说:他的“天堂之旅”从一个充满云朵的地方开始......
  • (shown)在我上高三时,经历了一件事,使我相信人不是真的死了......
  • (shown)渔民在夜里听到山神命令鬼卒说:明天有两条盐船到来,你们应当将船沉没......
  • (shown)钱塘地区的金某,吃斋戒杀,非常虔诚。死后,他的灵魂寄托在一个小孩身上......
  • (shown)忽然,路边火光一闪,一位老爷爷走过来,手里提着一尺长的旱烟杆......
  • (shown)行刑当日正值六月酷暑。临刑前,窦娥要监斩官在旗枪上挂上一条白练......
  • (shown)从古代到近代,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是相信神佛的,相信有超越于人类的生命存在,所有古老传说都讲人是神造的,难道这些真是巧合吗?
  • (shown)一天晚上,她又梦见一帮凶恶的歹徒,把她和几个过去玩得好的乡下女友抓了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