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中胎儿开口说话 预言后唐李嗣源称帝

作者:刘丰
大王莲(郑顺利 / 大纪元)

大王莲(郑顺利 / 大纪元)

      人气: 18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宿命通 腹中儿预言

后唐明宗皇帝李嗣源(公元867年10月10日-933年12月15日),未显贵时,跟随分封地大将李存信巡逻边境,住在了雁门的旅馆里。旅馆里的女主人正怀孕,李嗣源到时,女主人没有准备酒饭。腹中的胎儿就对母亲说:“天子到了,应赶快准备酒饭。”声音在外面都能听到。女主人很惊讶,就急忙起来亲自到厨房里做饭,而且还特别恭敬小心的侍奉。

李嗣源因为女主人先怠慢而后又谦恭,就追问她是什么原因,女主人说:“你是大福大贵的人啊。”又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女主人就把肚子里怀的孩子说话的事全部都说了出来。李嗣源说: “你这样恭顺着说,是怕我被屈辱罢了。”后来果然像女主人说的那样,李嗣源登了皇位。

原文:后唐明宗皇帝微时,随蕃将李存信巡边,宿于雁门逆旅。逆旅媪方妊,帝至,不时具食。腹中儿语谓母曰:“天子至,速宜具食。”声闻于外。媪异之,遽起亲奉庖爨,敬事尤谨。帝以媪前倨后恭,诘之,曰:“公贵不可言也。”问其故,具道娠子腹语事。帝曰:“老妪逊言,慎吾辱耳。”后果如言。(出《北梦琐言》)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推背图》插图。(公有领域)
    科学性地解译预言,必须不但要“知其然”,还得“知其所以然”,主要是立论要找出根据。明师言:大道至简至易。所以要科学地破解卦象预言,必须真正理解六十甲子配卦,以及64卦有规律的、科学的爻变排列卦序,先不要看预言的谶曰、颂曰来凑卦序,因为预言应该是一个能自给自足的体系的。简言之,64卦中的60卦要预言从唐朝以来各朝各代的兴衰替代,最主要的是从文王〈后天八卦〉找出第一基本卦,然后顺序来排8个大运内的8个王朝国运。
  • 《推背图》插图。(公有领域)
    讨命理、由于“触机”,日前在台湾有报导蔡英文在2016年11月中刚刚搬入【永和】总统寓所。这新闻引发人们好奇,那么这70年来总统官邸/寓所名号变化如何,而其又隐含多少命理玄机呢?《推背图》预言历来台湾时局好像“百发百中”,那理论根据又是什么呢?我们试图追随前贤神人脚步,解译《易经》爻辞之文字密码来理解《推背图》预言。
  • 加州州立大学富乐屯分校计算机科学系教授陈君仪博士Chun-I Philip Chen 。(大纪元资料照)
  • 中华大地百年来推演了三场政变大戏,今日正在发展的、重庆事件引爆的第三场大戏,一步步都在大纪元集团的预测中。(Getty Images)
  • 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回。佛经中说:“优昙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网络图片)
    圣人救世是《推背图》的核心天机,圣人、盛世是《推背图》预言的美好结局。这位中华的圣人,也是《马前课》、《梅花诗》、《烧饼歌》以及《圣经‧启示录》、法国《诸世纪》、韩国《格庵遗录》等古代著名大预言的焦点,是两千年来人类的期盼。
  • 历史上多部预言中都预测到当今圣人的出现。图为清溪散人编《中国预言七种》。(公有领域)
    在本系列文章的开始,我们就展现过这一象,这也是当前被热传的一象,当前的片面解析,只对了一半。“双羽”是指习近平的“习”字不假,而“四足”在这里却不是指马英九的“马”。
  • 警察和便衣在天安门广场上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明慧网)
    看明白了前面讲的历史上最大的罪恶——迫害佛教、道教、基督教等正教和最大的功德——弘扬正信正教,拨乱反正,复兴正法正教,也就能明白当今的最大罪恶所在。这个最大的罪恶,在《推背图》等大预言中有集中的展现——“九十九年成大错”。
  • 被称为“火星男孩”的俄罗斯神秘男孩的预言再次被热传。有网络文章称,“火星男孩”预言中国将在不久之后统治地球。
  • 《中国预言七种》 清溪散人编, 民国四年上海中华书局、文明书局发行,其中包括 《推背图》。(公有领域)
    2015年11月7日,习近平和马英九在新加坡首次会谈,大陆“人民日报微博”用中国古代著名的预言书《推背图》的预言诗来报导——《“双羽四足”习马会》,说“双羽”,是正体字“习”,喻指习近平;“四足”正体字“马”,指马英九⋯⋯一时间在网络上广为传扬,中国人在惊叹发现了《推背图》的又一个“天机”!
  • “一唱雄鸡天下白”一句竟然一语成谶,同刘伯温《金陵塔碑文》所预言的中共灭亡事件完全吻合,不仅预言了灭亡中共的人物,而且还预言了灭亡中共的时间。(大纪元合成图)
    大汉天子汉武帝开辟丝绸之路,可谓是中国历史上将中华文化远扬万邦的千古一帝。其后两千年,毛泽东强行使外夷的“共产”异说入侵中华大地,将中华文化摧毁殆尽。这两个对中华民族功罪截然不同的人物却有一事相同:他们都在自己的诗文中预言了其各自朝代的取代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