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女儿17岁

作者:周鑫雨

平平淡淡的生活也算是一种幸福。(公有领域)

      人气: 292
【字号】    
   标签: tags: ,

家有小女初长成,17岁了,明年要升大学。不少像我这样的家长开始操心孩子上什么样的大学,大学当然排名越靠前越好。但我女儿成绩只是中等偏上,她唯一的特长就是加入了学校高中乐团。今天晚上乐团要参加校橄榄球队比赛的表演,同时也给乐团里面十二年级的学生,也就是毕业班的学生们一个纪念,乐团和学校叫Senior Night,所以父母们都去参加。

女儿的高中很重视学校乐团,它在当地是最大的乐团,有200多学生参与,在高中乐团比赛中还经常拿奖。当然背后从老师到学生付出的辛苦都是不少的,家长们更是全力支持。夏天炎热的八月,还没开学,乐团就要开始户外训练,开学以后一周三次课后练习;周末经常出去一天参加各地表演活动。冬天11月晚上还要出去参加活动。一般是主场橄榄球比赛时去当啦啦队,

我生活忙碌,从没看过乐团表演。今天晚上要不是因为毕业班的Senior Night,学校和先生都高度重视,我也就不去了。球赛前乐团先隆重出场,所有人起立,乐团开始演奏美国国歌星条旗,吹得还真挺不错。比赛开始后,不管哪方进球,乐团都要吹奏一下,旗队舞旗,啦啦队女孩子表演欢呼。

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场休息时乐团表演。200多人的大乐队,各种铜管木管乐器在灯光下闪烁著金属光泽,整齐的演出服,声势颇为浩大。学生们不但吹奏敲鼓,还要变队形。二百多人,一会是排列整齐的队列,一会儿分成多个三角形阵,横著走,倒退著走,;一会儿又集合成椭圆形,一会儿又出现排字。旗队学生也是不辞辛苦,挥舞各色旗子,配合乐团跑来跑去挥动转动,声势蔚为壮观,家长们当然努力给孩子鼓掌表扬,口哨声此起彼伏。我也使劲鼓掌给她们打气。

想想孩子们真不容易,每周要花三天进行课后练习,每次训练2个半小时。孩子们练习完毕都是挥汗如雨,第一件事是冲进各自澡房洗澡,然后就下楼到厨房四处抓东西吃。

接下来就该介绍毕业班的学生了,我和先生走到指定地点。学校给每家父母准备一枝玫瑰,还特邀父母和孩子合影,是典型的美国式欢庆。我观察一下,我们这里地广人稀,30个毕业班学生基本都是金发碧眼,三、四个黑人学生,纯亚裔家庭只有我们一家。庆祝也颇有人情味,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地介绍,每念到一个名字,只要父母来的,喇叭里会介绍说这孩子是谁(父亲名)和谁(母亲名)的儿子/女儿,然后全家从队列里走出来,一个一个照相送花,看球的家长和其他兄弟姐妹要鼓掌。基本上都是父母齐来。我想跟女儿说:你开始还不要爸爸妈妈来,要是我们都不来,介绍到你的时候怎么办?你孤零零一个人多没面子啊?

女儿有时很独立,不愿意父母多管她。当然,其实女儿挺乖巧听话的,而且学区条件还可以。学生成绩是一方面,主要是这里学校风气还不算太坏。因为现在的社会世风日下,一些公立学校尤其乌烟瘴气,高中学生辍学、吸毒、打群架、少女妈妈等等,在这个学区和高中很少有这些情况。主要因为这里还保有一定的传统,也教授孩子历史,也教育远离毒品啊等,让家长们放心。尤其是在乐团里的学生们都不错,因为乐团需要吃苦训练,还需要团队精神,还需要配合,还需要有集体荣誉感。虽然今天橄榄球赛,女儿高中肯定输了,但对方进球乐团也要奏乐庆祝,也算是输得起,能禁得起挫折吧。这也就行了。

说到上大学,女儿人比较随和有耐心,她自己的理想是当老师,将来教小朋友。我看她大概能上个州立不算太差的大学。先生作为华人家长不能免俗,为申请名校和奖学金一直在张罗。我还亲耳听他对女儿讲:你要能上常春藤名校或者斯坦福大学级别的,爸爸给你掏钱。女儿反问:你不是让我申请奖学金吗?先生说:只要你能被常春藤录取,多少学费爸爸都出。女儿有点好奇问:那我申请哪一所呢?先生回答:哪一所大学都行,只要能进去,有没有奖学金都无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这话的口气是那个天天跟我哭穷的丈夫说的吗?认识他20多年,从没见他这么“财大气粗”过。要知道美国排名前20的大学可都是私立大学,学费昂贵得很呢。

不过也许先生要失望了,因为女儿并没有像我们小时候被教育的长大要当“陈景润”、“居里夫人”,做“爱因斯坦”之类的豪情壮志。其实我倒觉得这样比较好,因为这样的孩子反而不那么容易有挫折感,心也没有那么累,而且因为平平淡淡,与同学小伙伴相处愉快,也算有个幸福的童年和少年时代。@#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时此刻,我的书房里,秋天的阳光如此澄明清朗,它呼唤着我的内心与它一致……纯净,纯净。
  • 这就是纳尔森镇(Nelson)适合我的原因,因为这里的邻居们从来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鸣得意,尽管他们有粗俗之处,那样的粗俗却简朴健康。
  • 无论何时回到这里,我总会发现这城市的懦弱,没有骨气,无法承受任何的改变,不管是季节、热气、酷寒,或者—尤其是—暴风雨。
  • 四月天还不算闷热,但为了让阁楼空气流通,偶尔会开窗,于是阁楼宛如是座咕咕钟,开窗的我像那只咕咕鸟。
  • 想念在飞絮中翻滚,蒲公英吹开朵朵小伞,穿梭在枫林间,将祝福偷偷的挂在小伞上。
  •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 我和Chee在那次聚会中认识了各行各业喜爱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认识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们每个人生命里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点燃了相遇的火花,
  • 每回临靠海,不单只是疏离人群,而是期待能更清楚贴近自己。无论白天或夜晚,海潮声时时在耳。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嬷的年味,都成了我记忆中的幸福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