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花开(2)

鲁冰花的清晨

作者:张玉芸

鲁冰花。(Pixabay CC0 1.0)

  人气: 410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Lupinus是英国夏天花园里常见的花卉,一株一株的花朵自信而挺立,花容与颜色如诗似梦,非常浪漫。最近才知道原来Lupinus中文名字就是“鲁冰花”,学名是Lupin,希腊文是悲苦之意,莫非这是钟肇政小说“鲁冰花”的缘由?小说叙述的正是悲苦故事,不过也有人说鲁冰花来自客家语的“路边花”,取自谐音。

朋友送来她亲手培植的鲁冰花幼苗,共十二个小花盆。临走前她提醒,这是蜗牛和蛞蝓爱吃的植物,移植到土壤时,记得在周围洒一些蛋壳或者咖啡渣,以保护幼苗不被侵食;或者也可以到园艺中心看看防虫害产品,效果大致良好。

蛞蝓和蜗牛是花草的天敌,它们无所不在,而人类却已经想好千方百计要消灭它们;可怜的蛞蝓和蜗牛,它们一定也有很多的优点和贡献,只是人类不看在眼里。

我将十二个小花盆暂放花园角落,这里距离篱笆约有三公尺,篱笆内此刻有画眉鸟家庭在此筑巢。清晨,我带狗到花园时,发现已经有一只蛞蝓开始食用第一株幼苗。它以肥而多肉的身躯,紧紧围住小幼苗,我想就让它继续享用这一株,反正它已经吃了一半,而且它长途跋涉而来,就当作它的早餐。我知道我的想法有些可笑,但是我总是站在弱势的观点看事物,无可救药。

经过几个小时之后,我吃过早餐、清理厨房、喂狗、吸地毯,打了几通电话,完成一篇文章,欣赏窗外花园的绿色风景。跟往常一样,花园里有许多飞鸟蹦蹦跳跳、飞来飞去,我也及时在一只画眉鸟展翅飞起的刹那按下快门,我的脸上带着笑容。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鲁冰花幼苗和蛞蝓,我非常迅速地走到花园探视,心里着急想着这十二株幼苗会不会全部被吃光了?身为主人我其实只允许它吃一株啊。

我走近一看,发现那只蛞蝓已经不见,除第一株被啃过,其余维持完好样貌。我仔细检查每一个小花盆,确定没有蛞蝓的踪迹,想必这肥而多肉的蛞蝓,已经成为小鸟的美食了。鸟类来到这座花园的目的,主要也是觅食,而蛞蝓攀爬于幼苗枝梗,正是鲜明目标。

我仔细观察环境,鲁冰花幼苗的位置,正是画眉鸟父母忙碌穿梭之处,此刻也是它们养育下一代的时节,鸟爸、鸟妈格外敏锐勤快,没想到画眉鸟竟然是我的花苗守护者。自然界生物间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出设计完好的剧本,虽然残忍,却因此保持某种平衡与和谐。

看着这株被啃食的小花苗,我庆幸早上没有阻止蛞蝓的享用,至少蛞蝓在被吃掉之前,拥有一段美好的“鲁冰花”时光。@

──节录自《最美的花开》/远景出版社

(点阅最美的花开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亲爱的,耐心等待观看人生的泥壤中将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绿色是阿珠的最爱,她说这是最自然的色彩,属于大地的颜色。
  • 四月天还不算闷热,但为了让阁楼空气流通,偶尔会开窗,于是阁楼宛如是座咕咕钟,开窗的我像那只咕咕鸟。
  • 卸下那个完美老婆和妈妈后,我练习着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对先生和儿子说,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饭,我需要到房间睡觉,或者去跑步什么的。
  • 在一个不重视老化转变、不尊重年长者的文化里,能被自然淘汰──带着优雅跟适当的感受步入老化阶段──一点也不容易。如果要改变这样的情况,绝对只能靠老年人自己。
  • 我开始认真地分析,自己对老化的种种看法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我觉得“变老”是一个污点?而我又能否带着这些伴随老年而来的感受──恐惧、失落、不安,将这个无法避免的讨厌过程转成一个提升自己心灵及情感的机会?
  • 他的旅程越丰富,他就越热爱回到自己小小的地底家园,每天早上跑过屋顶的鹿所造成的声响,就是叫他起床的闹钟。
  • 伊森相信,只要树屋维持稳固,树干就会在钳箍结构周围生长,有助于预防树屋进一步下滑,并可以让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着说:“你知道,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我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 海面明亮异常,显得奇特而美丽。白天看起来满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却散发出银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头两侧是激起的波涛,像是两道液态萤光,而船尾的航迹则像是一条银河。
  • 海洋的面貌变幻莫测, 色彩斑斓,光影交错,日光下闪耀着点点金光,薄暮中焕发出神秘色彩,海的样貌与情 绪,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