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对话:山

作者:陈冠学

天虽是高而广,在女儿的眼目里,只是抽象的虚影,一点儿也不实在。山才是她所见世界唯一实在的“大”,因此山攫引了她的眼目。(Fotolia)

  人气: 3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也许山是天地间她所见到超出一切、无匹类的、独特的崇伟实体;天虽是高而广,在她的眼目里,只是抽象的虚影,一点儿也不实在。山才是她所见世界唯一实在的“大”,因此山攫引了她的眼目。

一天,云霭遮蔽了山,小女儿惊讶地问:

“爸爸,山哪里去了?”

真是世界第一件大事,世界独特的大,怎会不见了?可能哪里去了呢?

“你说呢?”

小女儿思索了片刻,兴奋地说:

“山玩去了!”

“是的,山大概到东海边玩去了!”

“他回来时,会不会带糖果给我呢?”

“山公公也许记得,也许会忘记了。”

“山公公不会忘记的,他是我的好朋友啊!”

第二天,云霭散了,小女儿欢呼着:

“爸爸,山回来了!”

可是她早忘了糖果的事,她看到山只是欢喜。

“爸爸,我们去看山公公!”

“单是我们父女,是不能去的,那要跟几位叔叔准备好了才能去。”

“不嘛!骑机车去!”

“那只看得到山宝宝,看不到山公公。”

“好嘛!先看山宝宝,待爸爸约好叔叔们,再去看山公公!”

于是老父载了小女儿到了山脚下,小女儿摸摸山崖说:“山宝宝乖!”

小女儿满意了,我们就顺坡地回家来,一路上还时时停下来让她拿手指头去触触路边的含羞草,见着羽叶合闭,她心里觉得好神奇啊,她将含羞草当害羞的小姑娘看待。

回来后,一天,小女儿在庭中玩,忽然问:

“爸爸,有没有山种子?”

“什么呀?”

“山种子呀!有山种子的话,在庭里种一颗,庭里就会长出山来了,我要跟山宝宝玩!”

老父抚摸着小女儿头顶说:

“乖!”

一天午后,父女俩散步来到了一条高垅上,坐下来看山。老父喜欢看衬着晴天的岭线,由北而南,划成一条起伏无定近百公里柔和的山棱,非常的美,小女儿也不停地赞美。最后老父收回视线,归结在南北太母的最高棱线上。

“山顶上有整排的树,一棵棵明朗朗的,看到没有?”说着老父指给小女儿看。

“看到了,爸爸,像一把把雨伞。”

“是啊,山上有许许多多的树,它们是山公公的伞,日来遮日,雨来遮雨。”

“爸爸不是说,贪心的人把树都砍光了吗?”

“是啊,在更北方,贪心的人把山上的树都砍光了。”

“可怜的山!日来就没有树遮日,雨来就没有树遮雨了。他们年纪大不大?”

“都很大了,都是山公公啊!”

“他们都怎样了?”

“山公公的皮被日头晒裂了,被雨水冲掉了,都见到赤精精的肉了。”

“好可怜的山公公!”

停了好一会儿,小女儿忧伤地问:

“山会死去吗?”

“是的,迟早都会死去。”

于是小女儿拉了老父的手,低着头无力地说:

“爸爸,我们回去吧,不要看山了!”

见着小女儿小小的心灵里有了阴翳,老父很觉得难过;可是等到第二十九号沿山大驰道开辟,这一条山岭生机就要日斲了,到那时就连南北太母也要死去,这是事实啊!

第二天,小女儿早忘了昨日的事,老父载了她到市镇去,要坐火车到大城市看有好多层旋转电梯的大百货公司,一路上她一直跟山挥手、说话。

“爸爸,山也跟着我们跑呢!”

她好高兴哟!

“再见!我们晚上就回来了,再见!”

到了高雄,她看见了打鼓山,惊喜地直拍手说:

“爸爸,山也来了!”

“嗯,山也来玩了!”

小女儿跟打鼓山挥手说:

“不要贪玩呵!天黑前要回家,不要走迷路呵!”

晚上回家,小女儿一直耽心山迷了路回不来,一路往东边看,星夜又看不清。

第二天,看见山仍好好儿在那里,她好高兴,喊着:

“爸爸,山回来了!”(节录完)(本文仅限网站刊登)

──节录自《父女对话》三民书局提供

《父女对话》书封/三民书局提供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位曲家魏良辅是如何的从唱腔改革昆山腔呢?简单说来,他是透过与同道的切磋,广汲博取,融合南北曲唱腔的优点而创发出来的;而这其间更有乐器的改良。
  • 每回我家母猫生小猫时,我妈妈总用一个深深的大木桶,拿旧衣服垫得软软的,放在她自己床边,让母猫带着小猫睡在里面,不受一点打扰。
  • 南戏北剧孕育的温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栏,而促使之成立发展的推手就是活跃瓦舍勾栏中的乐户和书会。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栏兴盛,其关键乃在于都城坊市的解体,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 从小到大你都是辛勤耕耘、努力积累的蚂蚁,眉睫一瞬,成了寓言里在寒冬到临前只顾唱歌的疏懒蟋蟀。能不能当一只蝉就好?至少它拥有属于自己的夏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