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0)炫富天下

作者:杜若

隋朝開皇末年,國家殷實強盛,朝野上下都把征伐遼東作為大事。惟獨劉炫認為,不能征伐遼東。圖為隋煬帝巡狩天下揚威西域。(公有領域)

  人氣: 5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原來隋家天下因隋文帝的節省之功,各地州郡都兵精糧足;君臣上下齊心協力勵精求治,因此外國的胡夷畏懼大隋皇威,年年納貢,歲歲來朝。

這一年諸國酋長都知道隋煬帝在東京(洛陽)接受朝賀,便一個個都到洛陽來進貢。煬帝看到各國使臣來朝,心中大喜,想要炫耀大隋的富貴,於是傳旨:不論城裡城外,凡是酒館飯店,但有外國人來吃飯,都要以上好的酒菜招待他們,不許向他們收錢。

隋煬帝楊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隋煬帝楊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又命有司將洛陽御街上的樹木都用錦繡結成五彩的花朵。而端門街一帶都要搭建戲台,供樂伎伶人嬌歌艷舞,一條街上就盛呈上百的大戲,好使外國人見一見天朝的富麗。

百官領旨,真的就在端門街上搭起無數的錦篷,排列許多的繡帳。安排眾多的樂人或舞隊,又或是西域的胡樂舞伎。但見一處裝社火,一處踩高橇;又或者幾個舞柘板,幾個攆百戲。只見滾繡球的團團而轉,耍長竿的高入雲端,軟索橫空,弄丸夾道,百般樣的伎巧都攢簇在五鳳樓前,眾人看得熱鬧。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他們或是三三兩兩,或是成群遊賞,累了就到附近的酒館飯店歇腳。他們每到一家,店主都會拿出上好的美酒佳餚慇勤地招待他們。外國人吃完飯,準備付錢,店主說:「我們中國豐饒,這些酒食飯菜都不要錢。」外國人彼此面面相覷,驚訝自己簡直像是落入天堂。

外國人歡喜地說:「噢,原來這是中國的風俗,有趣有趣!」於是外國商人遊客來來去去,猶如走馬觀燈一般。

不過外國人也有狡黠的一些的,他們對隋朝的官員說:「中華這等繁富,可是也有沒穿衣服的窮人。」他們指著書上的絲綢說:「這些綢緞要是送給那些沒有衣服的窮人多好,總比拴在樹上要好吧。」說完,就嘻嘻笑而去。

煬帝受到外國的朝貢禮拜後,心志愈滿,稟氣愈驕,不多時也將顯仁宮遊膩了,就命駕返還西京。塞外煬帝去了,沿路看了江山風光,也在洛陽款待了外國人,滿足了君臨天下的氣概。但是欲海難填,貪壑難平,煬帝終日巡遊,不多時也全厭倦了,就命虞世基在顯仁宮的西面造了一座西苑,安置了16院的夫人,每日和各院夫人飲酒賦詩取樂。(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中共喉舌央視,近些年有一個爆遍大陸的《百家講壇》欄目,主講的人據說不是精英,就是專家,筆者有一日心血來潮,也打開這個節目準備聆聽一番,受些教育,不料畫面上主講的女教授,正在那裏大講特講唐太宗與隋煬帝的登基醜聞,因為這女教授在講唐太宗與隋煬帝的登基時,即沒有講登基前的因也沒講登基之後的果,對不懂歷史的觀眾來講,是過了一回故事癮,而作為在一個普及歷史知識的講壇上,特別又是出一個堂堂的教授之口,那就真有篡改歷史和誤導觀眾的嫌疑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