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方文化中 紫色與信仰和君主的關聯

作者:劉曉

紫色夜空 (fotolia)

  人氣: 1613
【字號】    
   標籤: tags: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紫色是尊貴的顏色,如古代雲霞映成紫紅色的高空叫「紫虛」或「紫冥」,天帝的宮殿是「紫微垣」,與之相對應的「天子」在人間居住的地方,如明清時期的宮殿稱為「紫禁城」;在中國繪畫中,紫色代表宇宙的和諧,因為它是代表「陽」的紅色和代表「陰」的藍色的組合。此外,道家還有「紫氣東來」的說法等等。

關於「紫氣」,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兩種解釋,一是指望氣者所說的某種神人、聖人、帝王身上所帶的氣象,一是指寶物或神聖的東西發出的祥瑞之氣。關於「紫氣東來」的典故,《史記》記載指老子西出函谷關帶來的聖人之氣就是「紫氣」。這也是為何道家崇尚紫色、仙人穿紫袍的原因。

紫色雲霞 (fotolia)

如今,不僅在北京紫禁城的皇帝寢宮門樓上有「紫氣東來」的牌匾,而且不少道觀甚至老百姓家門上的對聯橫幅也都書寫著這四個字,大概人們相信紫氣代表著吉祥、祥瑞,可以帶給人們福佑吧。

不僅如此,「紫」在服色方面也代表著尊貴。春秋時期,紫色是國君衣服的顏色。史載,齊桓公非常喜歡穿紫色的衣服,當時一匹紫綢的價格要高於五匹素綢。漢代後,紫色成為與朱色並肩的色彩。到了唐代,「紫」作為服色超於「朱」之上。唐代官服制度規定,親王以及三品以上用紫色,五品以上用朱色。宋初服色規定與唐朝同,後在神宗期間,規定四品以上的官服顏色為紫色。而深受唐朝文化影響的日本,紫色傳統上也與帝王和貴族有關。

有意思的是,在古代歐洲,紫色也與信仰、神祕和帝王將相等緊密相連,紫色亦是君主和貴族們喜歡穿的服色。比如英文中的the purple,意思是帝位、王權;be born in the purple,意思是出生在王侯貴族之家;marry in the purple,意思是與貴族聯姻;be raised to the purple,意思是升為紅衣主教。這無疑說明東西方文化間,其實存在著某種神祕的關聯。

資料顯示,大約在公元前16,000年至25,000年的史前時期,在法國的Pech Merle等洞穴的牆壁上,就出現了藝術家們使用錳和赤鐵礦粉末繪製的圖案。紫色亦與宗教聯繫在一起,在《聖經‧出埃及記》中,上帝指示摩西要以色列人給他提供祭品,包括「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的布料,用於會幕的帷幕和祭司的衣服。

到了公元前15世紀左右,古代腓尼基海岸的兩個城市(現今黎巴嫩)的居民就用不同類型的骨螺製作紫色染料,其被稱為「泰爾紫(Tyrian purple)」,也叫骨螺紫。荷馬的史詩《伊利亞特》和維吉爾的《埃涅伊德》中都提到了用泰爾紫染色的服裝,不過這種染色的服裝味道比較重。

兩枚染料骨螺(M.Violante/維基百科)

由於提煉泰爾紫很花功夫,所以古代歐亞的帝國中,只有國王、貴族、牧師和法官才可以身穿紫色的衣服。如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大帝、塞琉古帝國和托勒密帝國的國王都穿泰爾紫染成的衣服。在羅馬共和國時期的慶祝場合,將軍們通常穿由紫色鑲邊的紫色長袍,羅馬參議員則穿一條紫色條紋的長袍。公元前950年,以色列的所羅門王還用紫色顏料來裝飾耶路撒冷聖殿。

另據文獻記載,公元前49年的一次重要晚宴上,剛剛打敗了龐貝的羅馬凱撒大帝,參加了埃及女王克萊奧帕特拉為他舉辦的一場盛宴。據說宮殿都是用紫色的斑岩石砌邊的,「十分奢華,炫耀得沒了止境。」

公元4世紀羅馬帝國分裂後,以君士坦丁堡為首都的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繼續使用紫色作為王家色彩,不僅建造紫色的宮殿,而且還將紫色用於外交禮物上,甚至用於帝國文獻和《聖經》的書頁上。當時的福音手稿是在紫色的羊皮紙上寫就的金色文字。王后要在紫宮中分娩,而在那裡出生的帝王被稱為「出生於紫色(born to the purple)」,以此與那些通過政變或軍事力量贏得或奪取頭銜的帝王作區分。紫色成為權力和奢華的象徵。

此外,拜占庭教堂的紅衣主教穿著上面有紫色條紋的白色長袍,而政府官員則穿著方塊形圖案的紫色長袍來展示他們的等級。在西歐,查理曼大帝在公元800年加冕為「羅馬帝王」時,穿的就是泰爾紫製成的長袍。814年他去世時穿的也是同樣顏色的長袍。

紫色也與宗教、信仰密切相連。在基督教中,紫色代表至高無上和來自聖靈的力量。猶太教大祭司的服裝或窗簾、聖器常常使用紫色。天主教稱紫色為主教色。在羅馬天主教的禮拜儀式中,紫色則象徵著懺悔,聖公會和天主教神父在耶穌降臨節和受難節聽信徒懺悔時,要披上紫色的披肩。新教教會的高級牧師和英國聖公會的主教也經常穿著紫色袍服。待降節(等待耶穌的誕生)的主要顏色是紫色。紫色代表神聖、尊貴、慈愛,在高禮儀教會(如天主教、聖公會)裡,會換上紫色的桌巾和紫色蠟燭。

然而,在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奧斯曼土耳其人占領後,紫色失去了王家地位,而用胭脂蟲的染料製成的猩紅色,逐步成為歐洲的王家色彩。1464年,教宗保羅二世頒布命令稱紅衣主教不應該穿著紫色袍服,而應改穿猩紅色的,但低於紅衣主教的主教和大主教則可以穿紫色的袍服,不過不是泰爾紫。

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國王和王子都不太經常穿配有紫色的服裝了,但歐洲許多新大學的教授則相反,他們經常穿戴方形紫羅蘭色或紫色的帽子和長袍,或者帶紫色飾邊的黑色長袍。特別是那些有信仰的學生更經常穿紫色長袍。

值得注意的是,紫色和紫羅蘭色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繪畫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天使和聖母瑪利亞經常被畫成身穿紫色或紫羅蘭色的長袍。

天使和聖母瑪利亞經常被畫成身穿紫色或紫羅蘭色的長袍。圖為揚‧范‧艾克的《教堂裡的聖母》(Madonna in the Church)局部。(公有領域)

18世紀,俄國的凱瑟琳大帝和其他統治者、主教、貴族,仍然喜歡身穿紫色衣服,由於紫色製作成本很高,普通人很少有穿的。19世紀,隨著化學合成染料的出現,紫紅色布料的使用成本降低。

20世紀,紫色依然保留了與王室的歷史聯繫。比如英國國王喬治六世(1896—1952)在他的官方肖像中都穿著紫色服裝,比如在1953年伊麗莎白二世加冕儀式上,從官方邀請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內的舞台設計,都以紫色調為主。迄今為止,英國王室和其他歐洲王室成員仍然在某些特殊場合穿著紫色。

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紫色的互補色是黃色,而東方的佛家崇尚黃色,而從他們對顏色的推崇相契合上,或許也不難發現東西方修煉者的共同點,那就是無論是東方的佛、道,還是西方的修士、修女,修行的終極目的就是成為高於人類的覺者。@*#

參考資料:
1. Wikepedia: Purple
2. 《神祇的腳印:中國符號文化》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記得小時候家中偶爾會有出家人敲門化緣,母親每每都會誠心送上幾個饅頭或往其口袋中倒些米,而出家人也會合十感謝。那份不言的尊敬,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幾十年走過,在中共為禍亂中華傳統文化,消滅真正的信仰而發動的一次次運動後,不僅中國整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惡性事件頻發,而且佛教界、道教界也是亂象叢生,出家人貪財斂財、好色、行為不端者在各大廟宇比比皆是。
  • 幅員遼闊、地大物博的中華大地,自古就流傳著許許多多的神言、神蹟,尤其在人跡罕至的山嶽中,更是隱匿著不少修煉了幾百年、上千年的修行人,偶爾亦有神蹟顯露給有緣之人。唐代古書《酉陽雜俎》就記錄了一些神山中的神蹟。
  • 在唐代的科舉考試中,報考人數最多的是明經科與進士科。明經科主要考察學生對於「經」,也就是《禮記》、《左傳》、《毛詩》、《周禮》、《儀禮》、《周易》、《尚書》、《公羊傳》、《穀梁傳》的掌握,難度低於進士科。也正因為如此,明經出身為官者,地位往往不及進士出身的,官場上常常失意。
  • 小時候印象最深也最喜愛的就是新疆姑娘急速旋轉、彩裙和小辮子一起飛揚的舞蹈。據說這種舞蹈與唐朝時的「胡旋舞」有著密切的關係。史書記載,大唐時期,東西方的交流通過「絲綢之路」更加頻繁,一些來自西域的少數民族和歐洲人在湧入中國內陸的同時,也帶來了自身的藝術,比如舞蹈。比較著名的有來自里海薩爾馬提的阿連舞、來自拜占庭的拂林舞、來自石國的柘枝舞和胡騰舞、來自康居的胡旋舞等,而當時長安最流行的胡舞就是奔騰歡快的胡旋舞和胡騰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