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伯溫說寓言】

為打擊對手 宋王偃編造謠言 結果太驚人

文/宋寶藍
西安古城牆。(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9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美國大選塵埃未定,牽動人心。為了推翻川普,左媒編造謠言,可謂竭盡全力。日前,美國著名律師林伍德 (Lincoln Wood)在集會上,勸告美國民眾停止觀看左派媒體散播的謊言,並推薦民眾看《大紀元時報》的真實報導。

對於謊言的危害,明朝開國軍師劉伯溫講述了一則寓言。戰國時宋王偃為了打擊敵國,常常編造謠言,誹謗楚國。最終結果不堪設想……

戰國時期,宋國君主宋康王子偃(?―公元前286年)非常憎恨、厭惡楚威王(?―前329年),很喜歡談論楚國的是非。

每天早晨,宋康王上朝時都要做的事,就是一定要詆毀誹謗楚國,以泄心頭之恨。他將楚國的是非作為笑談。康王時常得意地說:「楚國的無能竟然到了這個程度,簡直太嚴重了。想必,我就要得到楚國了吧?」上有所好,群臣也隨之附和,如同出自一人之口。

因為宋康王,當時凡是從楚國而來的商人和旅客,一定要編造一些謊言,說楚國的不是,構陷楚國不好和無能,這樣宋國才會接納他們,允許他們在宋地停留。

宋國的百姓和官員交相談論的這些謊言,很快就傳到朝堂上。朝野不厭其煩地宣揚,隨著謊言的廣傳,漸漸地竟使那些率先編造謠言、散布謊言的人們也迷惑起來。以致人們都信以為真,認為楚國真是不如宋國。

構建在謊言上的「雄心」,使宋康王不斷地膨脹「壯志」,並開始謀劃攻打楚國。

劉伯溫著作《宋王偃》這篇寓言時,虛擬了一個人物大夫華犨。在他的筆下,華犨這樣勸諫宋王:「宋國不是楚國的對手,這是以前就有的結論,二者如同鼢鼠和夔牛相比。即使楚國確實如您所言這般無能,它的實力仍舊是宋國的十倍。宋國如果是一,那楚國就是十。即使宋國戰勝十次,也難抵一次失敗的損失。怎能拿國家的命運進行這種嘗試呢?」

宋康王的心裡裝滿了對楚國的仇恨和謊言,狂妄使他根本聽不進去華犨的勸告。他一意孤行,發兵攻打楚國,在河南潁水的上游打敗了楚軍。這次僥倖獲勝,使宋康王愈加驕橫逞能。

華犨再次勸諫康王,說:「臣聽說,小國戰勝大國,是僥倖於大國沒有防備。僥倖之事不可能經常發生,僥倖獲勝也不能有恃無恐。國家的軍隊不能讓您這麼輕易地擺弄,敵國也不可能輕易地再受您的侮辱。侮辱一個小小的人尚且還不行,何況侮辱一個大國呢?如今楚國已經惶恐並有所戒備了,而大王您卻更加驕橫了。大國戒備,小國驕蠻,只怕災禍就要降臨了。」

宋康王聽罷,當場大怒。華犨勸諫不成,只好逃亡到齊國去了。第二年,當宋國再次攻打楚國時,楚國進行了強力的反擊,不僅打敗了宋軍,最終還滅了宋國。

謊言,迷惑了宋康王的心智,使其變得更加狂妄;也迷惑了群臣和百姓,竟使人們信以為真,認為宋國真的比楚國強大。然而,建造在謊言上的一切,最終在事實面前全面崩塌了。無論編造謊言,還是散布謊言,最終欺騙的都是自己,害的也是自己。

(事據《郁離子‧宋王偃》)@*#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國歷代有不少名醫,在行醫前都曾飽讀過儒家經典。他們淡泊名利,不計較自己的得失,以濟世救人作為畢生的事業,追求的是「不為良相,願為良醫」的一心為他的人生境界。於是,醫者同道間互為良師益友,相互舉薦、義讓功勞之事屢見不鮮,表現出醫者互敬、互讓的君子風範。
  • 迎來皇子,還無意中成了預言;咸豐年號出乎意料,蘊含了「二主爭山打破頭」的國運,二主又是指誰?
  • 國畫
    明朝小太監阿丑演技極好,無論是酗酒者、儒士,還是官員,他都扮演得惟妙惟肖。小太監多次排演詼諧滑稽的戲劇,以宛轉的方式揭露時弊。天子看懂了他的戲,逐漸疏遠了奸臣……
  • 名垂千古的唐代名醫孫思邈曾在其撰寫的《大醫精誠》中闡述了行醫者應具備的德行。他說:「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蚩、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
  • 古人追求真理,注重品德和操守,不僅要求自己躬身力行,也非常重視對後代的「德行」培養。這種言傳身教之精神,成為後人正身教子的楷模。
  • 只有貧賤者,最有資格、敢於驕傲對待人!富貴者哪裡有資格、敢驕傲對待人?
  • 江南貢院,科舉,考場
    清朝大臣兼外交官薛福成博學多才,對兵法、戰陣、天文、陰陽、地理等多有研究。有一年,他看了幾眼星星,順口說了一些事,推斷了人事的去向,事後全都應驗。
  • 童子
    明朝神童過百齡,棋藝精湛,冠絕一時。相國招攬,他婉言辭謝。錦衣衛入獄,他不迴避。魏忠賢作亂,他速速歸隱。身為公卿門客,百齡從不因私謀利。直到清朝順治年間,世人仍視他為棋壇霸主。
  • 郎世寧,魚
    清朝時,一位州長官獻魚,留下字條「百頭鮮魚」。旗人張自用看了很不理解。魚又不是牲口,怎麼稱「頭」呢?經差吏介紹後,他才恍然大悟。而這名差吏由此晉身官場,留下了「一字之官」的傳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