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為官莫破百姓家

陸真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明朝政治家張居正曾經講過:「治理之道,莫要於安民」。安民就是安己;擾民者將自擾之。庸官們不明此理;貪官們則反其道而行之,造成百姓困苦不堪,當地治理混亂,最終自己也被攪擾不堪,甚至被罷官而去。古往今來,多少的教訓,都闡發一個為政哲學,就是:為官者當造福一方,一定要謹防百姓破家,不可使百姓家破人亡。
早年有人唱出一段順口溜:

破家縣令不可當,
子孫三代都遭殃;
惡報來時罪難躲,
不如回家自種糧。

有個人名叫元孝整,是洛陽(今河南洛陽)人,小時候就有善良的心性。十歲時父母雙亡,幾位哥哥把他養大。元孝整性格友善,與幾位哥哥相處很好。後來哥哥們分家另過,元孝整什麼也不要,隻身外出謀事,為州裡人所稱道。

隋高祖楊堅為北周丞相時,元孝整曾跟從韋孝寬,征討尉遲迥的叛亂,因戰功顯赫,被封為河間郡公。隋開皇二年(582年),轉官為原州總管。元孝整在任期間,一個商人的財物為盜賊所偷。商人懷疑是和他住在一起的某人幹的,於是就把他懷疑的人帶到元孝整處,要求元孝整審處。元孝整在盤問那個疑犯時,發現疑犯的對答都很確實,並沒有偷竊的嫌疑,顯然是被冤枉,就把他釋放了。

商人又往上告,說元孝整收受了賊人的賄賂,錯判案件,放縱賊人。為此,朝廷裡專門派人來審查這件事。朝廷裡來的官員責問元孝整:「你為什麼貪圖金銀賄賂,使賊盜恣意妄為?」元孝整並不申辯,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結果元孝整被免官除職。

時間不長,真正偷盜商人錢財的賊,又在別的地方作案,被抓獲,供出了他以前作的案,這說明元孝整是被冤枉了。

朝廷裡很過意不去,皇帝召元孝整入宮,對他說:「你是朝廷的老臣,地位聲望都很高。收受賄賂,放縱盜賊,也不是一般的罪行。為什麼你要承擔這個責任,並不為自己申辯、洗刷呢?」

元孝整回答說:「朝廷將治理一州的事務,委派給我,我卻未能消除全州境內的盜賊,致使州民錢財被盜,這是我的罪過之一;州裡百姓無辜地被誹謗,我沒有把此事交付司法部門去處理,當時覺得真相就是那麼簡單,便把無辜者放走了事,後來又出現我被誣告,完全是我以前處理草率的過失。這是我的罪過之二;我判案不講求證據,不用法律文書約束自己,以致被人所懷疑,這是我的罪過之三。我有這三條罪過,難道還要逃脫責任嗎?如果當時我說我沒有收受賄賂,朝廷裡派出去的官員,肯定還要深究此事,要是再讓善良百姓無辜受繩鎖捆、公堂盤問之苦,甚至弄得受冤屈的百姓家破人亡。這又是我的罪過所致。我想到一首民謠:

破家縣令不可當,
子孫三代都遭殃;
惡報來時罪難躲,
不如回家自種糧!

我身為一州之主,比縣令要大。當個破壞百姓家庭的破家縣令,已是大惡;我若再當破家州官,真是罪大惡極了!因此,我寧肯自己受點冤屈,也不願再當破家州官,「不如回家自種糧」為妥,所以那時候,我就沒有為自己做什麼申辯。」

皇帝聽了以後,既感歎又驚異,稱元孝整為忠厚長者,恢復了他的官職。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6/17/53372.html(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魏惠王去世後,他的兒子襄王即位。魏襄王五年,秦軍在雕陰打敗魏國龍賈率領的軍隊四萬五千人,並圍困魏國的焦城和曲沃。魏國把河西之地割給秦國。
  • 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中歷來就敬重道德。古人云:「士有百行,以德為首」。孔子辦學設四科:德行、言語、政事、文學,也以「德行」為首。武術作為中華文化的一部分也同樣如此。
  • 泱泱中華五千年,
    紅塵幾人知其源?
    萬王下世主佛領,
    皇皇大唐開新顏。
  • 松贊干布對自己能娶文成公主為妻十分高興,他說:「我的父祖輩沒有一個人能和上國通婚,我能娶大唐公主為妻,深感榮幸,當為公主築一城以誇示後代。」便在公主經過的道路上建築一座城寨,如中原的雕樓,氣魄雄偉,十分壯觀。
  • 觀看了神韻晚會的節目---《創世》,不禁驚奇于中華傳統的歷史悠久,餘韻流芳。主佛駕著飛馬拉的天車與眾神立下誓約:隨我下世,做一千年的王!
  • 中華文化出自神傳,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對於現今講究實證和考據的許多學者來講,認識這個觀點可能需要一個過程,可是即使是從常人所理解的學問的角度看,當研究深入下去時,也會發現中華文明(以漢文明為主體)與其他種族、民族的文明相比有著極大的不同。簡言之,中華文明從其創始之初就是一個完善龐大的「表意符號」系統,旨在通過文字、服飾、音樂、建築、美術等各種可以展示的形象(為了順應現代學者的觀點,姑且將這些領域都稱之為「符號」吧)來揭示深奧的宇宙與人生的真理;並且歸止於生命的昇華,與自然宇宙的相融。隨著朝代的更迭,這個系統在不斷地充實和完善,並且不斷加入新的內容。
  •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 東漢末年至晉初年,全國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漢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區流行瘟疫高達十二次;漢靈帝時發生過一次;漢獻帝時發生了兩次。京師洛陽的瘟疫高達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詩云:「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 據《後漢書‧羊續傳》載:羊續,後漢泰山平陽(今山東泰安)人,為官清廉奉法。靈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續被任命為南陽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趙慈反叛,殺死了原任南陽太守,並攻陷元縣,一時間人心惶惶。羊續毫不畏懼,身邊只帶一個小書僮微服前往,他「觀歷縣邑,采問風謠,然後乃進。」到任後,快刀斬亂麻,迅速平定叛亂,人民歡欣鼓舞,得以安居樂業。
  • 明成祖下令遷都北京後,經過精心的選址,紫禁城建在北京的中心位置,因為皇帝是上天在人間的代表,必然要居於人間的中心。從我們現在看到的故宮的朱牆黃瓦、雕樑畫棟、簷牙高啄,一景一獸無不透露著豪邁、大氣;它的金碧輝煌、雄偉壯觀、肅穆莊嚴也無不體現出天子的至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