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的奇遇

楊紀代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河間的紀曉嵐,可算是清朝名臣。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試已畢,還未「傳臚」,(那是科舉時代,殿試後的宣制唱名。)紀曉嵐就先在富陽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於拆字的士子。

紀寫了一個「墨」字,問這次殿試之成敗。

士子說:「狀元已無望,但墨中的里字,拆開為二甲,下面有四點,君所中的應該是二甲四名,而且必選庶常,而入翰林。因為四點為庶字之腳也。士為吉字之頭。乃庶吉士之兆。」

發榜之後,紀曉嵐果然中了二甲第四名,選為翰林院的庶吉士。

此後紀曉嵐一帆風順。

但到了乾隆三十二年,紀氏因鹽運使盧見曾貪污案,走漏消息,高宗大怒,下令將他革職羈押,看情況是凶多吉少。

那時負責看守紀氏的軍官中有個姓董的,善於拆字。

紀氏寫了一個「董」字,請他一拆。

董君看了一會兒就說:「先生的罪名,將充軍邊疆。」因「董」字裡含有「千」萬「里」之象。

紀氏又寫了一個「名」字請拆。

董君說:「『名』字之下為『口』字,上半部為『外』字偏旁,是口外也,(俗稱長城之外為口外)日在西為『夕』,地點恐在西域。」

紀氏又問將來能否赦歸?

董君說:「『名』字有點像『君』字,又像『召』字,所以將來必可賜環。」(充軍遠方之罪官,獲赦召還稱賜環。)

紀氏又問:「何年何月可召還?」

董君說:「『口』為『四』字的外圍,其中缺少二筆,大約不滿四年,今為戊子,四年將為辛卯,『夕』字為卯字偏旁,相也符合。」

不久,聖旨果然下來,把紀曉嵐充軍烏魯木齊(新疆迪化的音譯),後來終在辛卯年六月赦回。

註:紀昀,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雲,謚號文達;生於清雍正二年,卒於清嘉慶十年(公元一七二四-一八零五年);直隸(今河北省滄州市滄縣)崔爾莊人;是 活躍在清朝乾隆、嘉慶盛世的一位傑出的文學家、編纂家、評論家和詩人,並曾以其非凡的文才、學識與成就,被譽為「一代文宗」。
紀曉嵐以才名世,號稱「河間才子」。曾有記載說他「少奇穎,讀書目數行下。夜坐暗室,目閃閃如電光,不燭能見物。比知識漸開,光亦斂矣。」紀曉嵐一生中最突出的功績,是領修了《四庫全書》。
紀曉嵐以其卓越的學識與非凡的才華聞名朝野;在民間更因他廉政愛民、才學出眾,特別是因他性喜詼諧、機智過人,而流傳了許多關於他的傳說和趣聞軼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威王馬上就不高興了,放下琴握著劍說:「先生連我彈琴的樣子都還沒看見,怎麼知道彈得好呢?」
  • 漢丞相西平侯於定國,是東海下邳人。他的父親於公曾經是縣獄吏郡決曹,其辦案公正無私,所斷案件沒有一件是有冤屈的。在他生前,東海郡人就為他立了生祠。
  • 崔沔(mian/),字善沖,是唐代詩人之一,曾官拜中書侍郎,擔任過魏州刺史一職。他以孝順、清廉和以禮法持家而聞名,被稱為士人之表率準則。崔沔的兒子、孫子後來都成為當朝宰相,又被譽為宰相世家。我這裡就介紹一下崔沔的孝行。
  • 觀看了神韻晚會的節目---《創世》,不禁驚奇于中華傳統的歷史悠久,餘韻流芳。主佛駕著飛馬拉的天車與眾神立下誓約:隨我下世,做一千年的王!
  • 河南書生劉理順,明朝人,多次赴京趕考都名落孫山。這一年落榜後,他在二郎廟繼續刻苦攻讀。一天,他聽見外面有人痛哭,就向旁邊的人詢問緣由。有人告訴他:「那一家的兒子外出經商七年未歸,他的母親又老又窮,準備將兒媳婦賣給別人好過日子。昨天有一個商人付了十二兩銀子,今天這媳婦就要跟商人走了。老人與媳婦不忍別離,所以痛哭。」劉理順當即讓僕人去家中拿來十二兩銀子。僕人說:「咱們家也缺錢花,只剩下交納糧稅的十幾兩銀子,準備明天交官府。」劉理順說:「還是趕快取銀子來,糧稅再想辦法去借。」
  • 自古以來,人們皆認為錢塘江潮在黃歷八月十八日時最大,可稱的上是天下一大奇觀。所以在南宋都城臨安府(也就是今天的杭州),流行一種觀錢塘潮的民俗,到黃歷八月中旬的時候,臨安城中有條件的人家大半都會來觀潮。
  • 我的家鄉,有一個窮人外出討乞。他走了半天,在傍晚時分,感覺迷了路。但見石徑崎嶇,雲陰灰暗,不知所從。只得坐在枯樹下,等待天亮以後再走。忽見一人從樹林裡出來,後面有三四個隨從,一個個都高大偉岸。討乞人心中害怕,立刻跪下求情。那人同情的說:「你莫害怕,我不會害你。我是專管老虎的虎神,現在來為眾虎調配食物。待一會兒,虎吃了人,你收下那人的衣物,足可維持生活。」
  • 湖北麻城縣內,有個姓王的某人,吃齋修持,已經有三年了。這天,他身上忽然長了難治的惡瘡,疼痛難忍。這引起了他對於修持的退悔之心。他的朋友安慰他:「你是個修持之人,佛與天神必會保佑你。」王答說:「我已吃齋三年,卻得此惡報,吃齋修持還有什麼好處呢?我看不出來。」
  • 明代安正文《岳陽樓圖》 。(公有領域)
    范仲淹主管慶州(今甘肅省慶陽縣)的時候,有人託他寫碑銘,范仲淹就為他寫好了,卻因此暴露了一位死去貴人的人所不知的隱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