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七星廟

佘洪一念放鬆造成局勢大亂
袁榮易
  人氣: 61
【字號】    
   標籤: tags:

《七星廟》又稱《佘塘關》,是芙蓉草(趙桐珊)的常演劇目,原來是一齣梆子戲,芙蓉草飾演活潑聰慧的佘賽花,不慌不忙,解開一樁被父親搞砸的婚事,而能嫁給自己的意中人。

從前的婚姻有父母做主。佘賽花的父親佘洪,將女兒許配給楊家(楊繼業),但是一念的干擾,他竟又將女兒許配給崔家(崔龍)。這下事情糟糕了,一家女兒吃了兩家的茶,這兩家誰也不肯退讓。佘洪拿不出解決的辦法,佘賽花怎麼經歷這個死關?

高精度圖片
《七星廟》佘賽花(朱民玲飾演)帶著女兵行圍打獵,手拿鞭子代表她騎著一匹桃花馬。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朱民玲飾演)騎馬奔馳而過。臺灣戲曲學院附設復興國劇團演出。

佘洪的一念之差,造成局勢大亂。如果我們能夠看到原始的演法,可能比較容易了解佘洪為什麼會這麼做。他可能有某種心結,以為嫁給崔家能多給女兒一些什麼。但1960年共產黨說是為了提高思想、提高藝術,硬將受到歡迎的《七星廟》改造成《佘賽花》,原來父親佘洪的角色(丑角),一拆為三:佘洪成了無知的老糊塗,另外多了個專出餿主意的佘英(佘賽花之弟)、及專門說謊造謠的呼延平(佘洪的同事)。活脫三位黨代表,沒正經事,專門攪局。為的是給人洗腦,你看黨代表多能幹,讓大家都動起來了!讀過「九評共產黨」的人,一下子就能拆穿這個技倆。

新劇佘賽花,變成殺伐決斷的主導者,她急切的抓緊自主權,是個剛強的革命女將,她說打贏她的才能娶她,她「很輕鬆」的打贏崔龍,又「很輕鬆」的故意輸給楊繼業。佘賽花這麼愛自我主張、這麼愛出風頭,應該把名字也改為「佘賽男」才是,其實傳統女性不是這個樣子的。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朱民玲飾演)美麗的掏翎身段。身段指導為戴綺霞老師。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朱民玲飾演)兩手掏翎的身段。

原本《七星廟》,佘洪偏愛崔家多一點,使得佘賽花壓力大增。不過,佘賽花心中自有定見,她不任性,她沒有鬧脾氣講些女權主義的話。這使亂子不會變大,事實,冷靜的面對,亂子就變小了。而且她沒有為了嫁給楊繼業,不管父親的為難感受。佘賽花是柔順的,而楊繼業則是著急、衝動,他才是陽剛的。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與楊繼業比武。

原劇佘洪夥同崔家來打楊繼業,在自衛之下楊繼業竟打傷準岳父佘洪,佘賽花因此出來追楊繼業報仇,追到七星廟裏,這場關鍵戲,相當浪漫與溫暖。楊繼業純真的追求佘賽花,結果是添亂子,他沒有佘賽花的理智與冷靜;感情受挫,徒生事端,使事情變得棘手。但最後福至心靈,在七星廟裏他化解災厄,獲得美人的芳心。觀眾也都了解,這錯不能算在他頭上。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朱民玲飾演)與楊繼業(趙揚強飾演)不期而遇。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朱民玲飾演)與楊繼業(趙揚強飾演)的雙人翎舞。

高精度圖片
兩家爭婚局勢大亂,中為佘賽花(其後為佘洪,周陸麟飾演),右為與楊繼業爭婚的崔龍(曾漢壽飾演)。

新編《佘賽花》,七星廟裏這場戲,佘賽花是聽呼延平造謠以為楊繼業殺死弟弟佘英才追到廟裏,詢問之下知是誤會,就允諾婚事;沒有原劇佘賽花的寬容與楊繼業的真心,而感覺像兒戲一般。這種輕薄的編法,只能讓人想到編劇很感謝小人的挑撥,這是黨文化邏輯:感謝流氓地痞的參與鬥爭,才有共產黨的「新社會」。如果正常編下來,佘賽花有這麼高強的武功,這麼剛硬的個性,在盛怒之下,應該一刀劈死楊繼業,怎麼又一下變軟去聽楊繼業囉唆?轉的未免太硬,性格前後不一致。好好的戲,被共產黨改的可真夠彆扭。

高精度圖片
佘賽花與楊繼業比武,楊繼業差點敗陣。

高精度圖片
兩家的父親楊袞(張德天飾演)、崔子建(閻倫瑋飾演)在場外也打起來了。

原來《七星廟》塑造的佘賽花,具備傳統女性柔德,她的柔調和了男人過剛的一些失誤(父親佘洪的偏見、楊繼業與崔龍的爭執)。不懂剛柔相濟的道理,致使新編戲將劇本重心,由命運弄人顯出女性的可貴韌性,改變成迎合革命,製造扭曲的剛強女性,把坤德的溫和與包容貶值了。

在從前只會把這種女人視為母夜叉,其實佘賽花的形象根本不是這樣的。從前大家心目中的佘賽花,由至今尚存的資料中仍可想見。如,勝利唱片劉芝蘭《七星廟》梆子的唱段,這是當年中路梆子輝煌狀況下所塑造的佘賽花。

高精度圖片
在七星廟裏面,楊繼業(趙揚強飾演)向佘賽花(朱民玲飾演)求情。


在廟裏面,佘賽花(朱民玲飾演)仔細端詳楊繼業說話是否出於真誠。

那時還流行兩句諺語:「前晌看了七星廟,後晌再看梵王宮」。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原為梆子花旦演員,《梵王宮》是他的拿手戲,改成京劇一樣受到歡迎。荀慧生(藝名白牡丹)與趙桐珊(芙蓉草)被稱為「花草生輝」,可說是這兩句諺語最好的註解:芙蓉草的七星廟、白牡丹的梵王宮,看的人滿目光彩。《梵王宮》也在講命運弄人,但女主角耶律含嫣,盼望愛情卻失去愛情;表面看耶律含嫣不如佘賽花的幸福,可是這樣的遺憾更博得眾多觀眾的同情。所以看了《七星廟》尚有意猶未盡之感,再看《梵王宮》才補足甜酸苦辣的滋味。@*
<--ads-->(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八大錘》的藝術高度,懂的人都知道它的珍貴,沒看過的不知道,或者被西方戲劇理論蒙蔽住的人,即使看過也不能知道珍貴在哪裏。這齣戲很奇怪總是讓人想起家鄉,當然它是一齣有關家鄉、有關回憶的故事。
  • 人生中難免遇到各種困境,有時魔難來臨如同將人整個籠罩,即使個人的能力再好,卻因為看不清現實而難以掙脫;甚至情況越來越糟,眼見就要被沒頂了。在這種情況下,有的人消沉沮喪,撐不下去;但也有人從消沉沮喪中神奇的走出。京劇《獨木關》演的就是這種叫人捏一把冷汗的題材。
  • 《草橋關》是一齣銅錘花臉(姚期)與老生(劉秀)的唱工戲。戲很單純,它演劉秀當上皇帝,思念鎮守邊境的姚期,宣他從草橋關回朝。皇帝出自內心真誠邀約,於是命吳漢、岑彭、杜茂等前去換防,讓姚期回京。果然君臣、還有郭皇妃,三人在萬花亭會面宴飲,十分高興。這齣戲因此也叫做《萬花亭》。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憑意氣,選擇糊裏糊塗的死去。《鎖五龍》裏的單雄信就是這樣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單騎踹唐營,可是不明時勢,終於自取滅亡。很少有人會把單雄信視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崗寨(賈家樓)結義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慮大局,有勇無謀就被大潮流給淘汰掉了。
  • 清代從康熙皇帝起設置宮廷戲,積極收集編纂劇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時期成套的戲曲已是洋洋大觀,如《昇平寶筏》演西遊記故事、《昭代簫韶》演楊家將故事,而《忠義璇圖》演的是水滸傳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國各地都發展出自己當地特色的戲曲,對於移風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禮教,調和了戲曲,使中國民風出現一種活潑性,對事情的看法較有彈性,不致於刻板或不通人情。
  • 去年底的電影「葉問」,造成很大轟動。在廣東佛山,葉問如同平常人一樣的生活著,善待妻子小孩,對朋友也很好;除了練武,平日就愛去茶樓飲茶,品味飲食文化。葉問不喜張揚,有人找上門來比武,他關門比試,旁人無法得知輸贏。這樣一位低調的武術家,卻引起許多觀眾共鳴,被他喚起一些甚麼來。

    京劇也有類似不張揚的一齣戲《打青龍》。在赫赫有名的楊家將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個角落,卻有一個燒火的小丫頭擁有傑出的武功。楊家將的環境,許多人習武,這位丫頭楊排風,也受到薰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練,練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蓋世武功。

  • 武生的開蒙戲,通常是《石秀探莊》連著《林沖夜奔》一起學,這兩齣都是崑腔戲,詞藻典雅固然可以變化演員氣質,增添斯文氣,最特別的是兩齣戲所表現的空間大不相同。《林沖夜奔》是沿著一條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莊》則是在莊內錯綜巷弄中穿梭,平面區域分叉轉彎,使人迷失其中。學會這兩齣戲等於學了兩種不同的空間型態,往後再演他戲,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種空間背景,身段表演契合、腳步兒篤定不慌亂。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