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实录

一朝砸庙遭恶报 数载忏悔得宽恕

大陆法轮功学员

这是几个受无神论蛊惑的人因为毁佛像而遭到报应的故事。(图:大纪元)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共建政以后,为了巩固其政权,大肆宣扬无神论,到处砸庙毁佛,无数珍贵的文明古迹被这场风暴给毁灭了。今天要讲述的是几个受无神论蛊惑的人因为毁佛像而遭到报应的故事。

文革时期,在湘西的一个小山村,有一座供满佛像的古庙立于山村后一华里左右的山腰间,庙门前两侧站立着巨大的金刚护法神像,守护着古庙。进到庙里,如来佛打坐在莲花座上,观音菩萨长着数不清的手,十八罗汉站立两旁,元帅公公横举一支钢鞭在头顶,显的特别威武,韦陀菩萨手执钢鞭立在脚前,双掌叠放在鞭把的尾端上静息着。还有很多其他的神像,有文有武,大小不一,满庙金光灿灿。

虽然地处偏远,小山村也同样没能在文革的这场风暴中幸免于祸。一天,区长斜挎着一支驳壳枪,操着东北口音,对农会主席邓某进行了几天的动员,(当时神在人们的心目中还占据着不可侵犯的威严,对于基层民兵采用的是军令,对普通民众采取煽动,威胁等手段),邓某架不住区长的威逼利诱,终于组织一队人,背着火枪,拿着大刀长矛、锄头、绳索朝着古庙出发了。

众人到了古庙见了佛像,颤颤抖抖不敢近前。为了壮胆,区长让民兵放了一通火枪,命令民兵首当其冲去毁佛像。于是出来了三个民兵骨干,首先冲向佛像,用绳索套住佛像的脖子,拉到山门外。其中一个骨干,民兵排长对着佛像如枪毙人一样放了一火铳,拖着佛像就向山下拉。接着,人们在煽动和威逼下,提的提,抬的抬,还有用绳索拖的,将庙里大大小小的佛像移到了河滩上,放了一把火烧了几天才烧完。很多老百姓看了又恨又气,只是敢怒不敢言。

古人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这些毁佛像的人,有不少得到了现世现报。那个农会主席没过多久就下了台,而且三十多岁的人却双眼看物模糊,常年累月如同生活在大雾朦朦之中,一直到死。民兵排长肖某,就是那个拿铳击佛像者,大约在一年后的一天,突然大口大口的吐血,没过几天就一命呜呼了。民兵班长张某,年纪最小,二十来岁,平时在民兵队里当司号员和通讯员,也是没过多久,双眼视力模糊,丧失了劳动能力,慢慢连澡都懒的洗了,浑身臭哄哄的,任何人都不愿靠近他。当时生产队是靠挣工分吃饭的,因为丧失劳动能力,挣不到工分,家中少吃少穿,妻子后来改了嫁,小孩随母去了继父家,他独自一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七十年代初的一天,邻居发现他几天没出来了,打开他家的门乡亲们才发现他已死在床上几天了,成了饿鬼接受地狱的惩治去了。

第三个骨干石某,他算是比较幸运的了,他的年纪大于那两人,当他见到排长、班长的状况,想到自己也是双眼模糊了,而且每天都在加剧着,觉的事情不妙了,他善良的一面萌生了忏悔之意,认识到此番遭到的报应乃是因为毁佛像,神对自己的惩罚,悟到了只有向神忏悔,求得神的宽恕,只有这样才有生存的希望。

因此,每当初一、十五的清晨,天还未亮就跪在中堂的屋檐下向神忏悔,如此几十年如一日。头几年还是秘密进行,慢慢的就不那么忌讳了,而且还经常现身说法,告诫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千万别与神作对,要敬天信神。也正因为这样他得到了神的宽恕,双眼视力逐渐恢复了正常,活了八十多岁。

这个现世现报的故事令人深省。也是神留给后人的一个警示。神是威严不可侵犯的,对神的不敬造下罪业是会得到恶报的,或迟或早,是今世还是来生,总是逃不掉神的惩诫。

--摘编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只有心存天理,行善事,才会福寿绵延,前程光明。
  • ( 大纪元记者谢如慧编译报导) 本周五是耶稣受难日 (Good Friday),基督教徒一早就到教堂聆听布道。利用这个机会,宗教领袖对最近兴起的无神论进行了抨击,并告诫人们不要忘记神给社会带来的福音。
  •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人人重德行善,这个国家就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反之,则天灾人祸不断......
  • 中国人不信神佛已经很久了,这主要是无神论的中共造成的,可是神佛并不因为人的不相信而不存在。对于那些修炼的人来讲,或一些有机缘的人一旦相信了神佛时,神佛就会护佑着信奉他的人。
  • 本人不是共产党员,但曾经被入团和少先队,先深以为悔恨,请帮助办理和声明“三退”。 这一切是中共导致!!!它是西来幽灵,从不拿中华儿女当人!它崇尚暴力与谎言;以唯利主义纵欲主义害国!!!以无神论进化论害民!!! 国祸江鬼闹,没共灾自消,谢天灭中共,退党命能保!
  • 近年逢年过节民众上庙祈福的画面已不是新闻,中共无神论渐失民心。从二十年前的“六四”、十多年前的镇压法轮功、到近年维权抗暴运动频频发生、退党人数遽增,中国民众已抛弃“信仰”中共的枷锁,重拾敬天重神的传统中华精神。
  • 韩愈过去不信神佛,这次遭贬,来到潮州,心情抑闷,在痛苦的反省中,开始了由无神论向敬信神明的转变。他在潮州写下了这篇〈祭鳄鱼文〉,劝戒鳄鱼搬迁。他在溪岸上,向神明祈祷后,烧焚了这篇文章,算是向鳄鱼寄发了过去。
  • 几十名工人很快都来到安全地点。这时大家看到,整座楼的人都跑了,怎么马全一人还在上面?只见他上蹿下跳就是不下来。地震过去了,这里没有发生建筑物倒塌及人员伤亡的事。半小时后工人们回到楼上干活。这时大家却看到马全像猴子一样被安全带吊在钢架上,正双手抱着柱子“呜--呜--”的哭呢。
  • Chaz Meissner是艺术家,一位摄影师。看完神韵演出,急于表达自己的感受,他说:“绝对漂亮、绝对非凡,服装美的不可思议。还有一些事情让我很吃惊,现在当我想到中国时,我想到的就是共产党的暴力、无神论,我真不知道还有精神、信仰这方面的东西存在,现在才知道有,这就是为什么演出节目会那么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