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上亿年地球多次毁灭的痕迹 (2)

文:正见丛书编辑小组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地壳移位

哈普古德(Charles H. Hapgood)教授在研究古代南极地图时,曾经提出了地壳移位(Earth-Crust Displacement)假说:某种状况下,整个地球的外壳可能会整体转动位移,如同一个空松的桔子的厚皮,松脱后就会整个转动移位。该假说认为:30英哩厚的地壳,能在8000英哩厚的地球核心上滑动。美国的几位学者把这一学说与一万一千年前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的大劫难联系起来:他们推测现在的南极大陆,原来是在离南极以北大约2000英哩的地方。而在这次人类文明产生前,至少距今六千年以前,发生了一次地壳转移,整个地壳转动移位,把南极大陆推到现在的位置。这使得南极洲由温暖骤然变冷,渐渐被冰雪掩埋。同时,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转向北极,使本来温暖的陆地瞬间“冻僵”了。这合理地解释了在西伯利亚北部的冻土层里,发现的长毛巨象和许多无法生活在寒带的动物,如犀牛、野牛、马、羚羊、土狼、剑齿虎、狮子……还有人类的遗骸。

伽马射线暴

伽马射线暴是目前宇宙中已知威力最大的爆炸,科学家对此掌握的知识非常有限。(图片提供:NASA)

科学家发现,来自于遥远的外星系的伽马射线暴(Gamma Ray Burst,GRB),像两个恒星崩溃后重新组合所释放的能量,其辐射能量巨不可测,大约是太阳的一千倍。这类的巨变在发生之前,人类根本无法探测到其后的演变,因此也无从预防。一旦发生,那么即使在一千光年远的地方,一个远得平时即使在清朗的夜晚,你也无法看到的地方,也会突然亮得像太阳,然后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以辐射线型式照射地球。即使大气层会保护我们免受X射线和伽马射线的侵害,但是这些高能辐射线会使大气层变热,产生氮氧化物,同时严重地破坏臭氧层。更严重的是,会直接杀死海洋中的光合浮游生物(它们可为大气提供氧),破坏生态也摧毁食物链。目前所发现的伽马辐射射线距离我们人类非常非常远,虽然科学家对此掌握的知识非常有限,但可以想像如果它突然间照射我们地球的可怕后果。(待续)@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除了与那国岛南部之外,在与那国岛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发现。一九九○年潜水人员在西崎海域海底,发现了一个以岩石堆砌的庞大金字塔。这个金字塔型结构宽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长方形的巨石构成,总共有五层。
  • 十九世纪末,英国上校James Churchward于驻防印度期间,在一个极特殊的机缘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块Naccal碑文,这是一种极为艰涩难懂的文字,上校费尽艰难终于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点下,读出了一个伟大古文明的兴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关于Mu大陆文明的著作“遗失的大陆”,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姆(Mu)大陆”的传奇故事。
  • 太空人登陆月球后,人们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凉的沙漠,只有无尽的太空尘埃,空荡荡的。不过,您知道吗?登陆月球后一些鲜为人知的发现,反而使科学家对于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学家对于月球的了解已超越当年未登陆月球前的想像,这些新发现的证据可以使人们打开新的思维,重新认识与思考自己与生命的起源。
  • 史学家们一般认为金字塔与法老的墓葬有着密切的关系。然而,在西元八二○年,开罗回教总督阿尔玛门(Caliph Al-Ma'mun)率领人马,首度挖出通道进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却是非常朴素的房间,连一件陪葬品、珠宝、雕像都没有…是谁造了大金字塔?
  • 于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围着树叶的原始人,打猎结束后,围着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画,记录今日的打猎成果。所以岩洞壁画上画着原始的打猎场景,有原始人类以及兽类,图形是以极为简单的线条构成的。
  • 一个与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现在生物课本里用来强力阐述进化论的例子即为“灰斑蛾与黑蛾”。教科书上通常会展示一组对比图:一只停留于灰色树苔上的灰斑蛾和一只停留在黑色树干上的黑蛾。并且解释这一种类的桦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间飞行活动,白天时则隐藏于树干上有苔藓的部位,所以一般情况下,灰色的斑纹成了有利的保护色。但是当工业化生产带来的污染熏黑了树干,杀死了树干上的苔藓生物后,灰斑反而使这些蛾暴露无遗,成了飞鸟的美餐,于是黑蛾就因为其保护色的优势而进化成为主要群体。当空气净化法案通过后,灰色的树苔又生长起来了,灰斑蛾重新拥有了保护色的优势,于是又淘汰了黑蛾。就这样爱吃蛾的飞鸟也因为被蛾的保护色施了“障眼法”,理所当然地,飞鸟的捕食就成为这种自然选择的驱动力了。
  •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沉,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分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南美洲秘鲁的纳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50码(46公尺)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也就是说用一笔划画成这只蜘蛛,是纳斯卡的动物图形之一。这幅图科学家认为可能是纳斯卡文明当时的一种星座,就像我们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样,代表当时人们的天文学。有人发现纳斯卡平原的直线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极其准确的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这片看似空无一物的地区,隐含了惊人的史前文明谜题。
  • 从一些关于巨人的考古化石发现,让人不禁重新思考,“传说”是否仅仅是传说?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区找到许多与恐龙有关的立体雕塑。在这些雕塑中,同样呈现出人与恐龙共处的情境,而且更生动地展现出当时人类与恐龙的大小比例,“巨人”跃然而出…
  • 除巨人的传说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中出现。《格列佛游记》现在看来都不是天方夜谭。前面我们介绍了关于巨人存在的一些证据以及古书中对巨人的记载,这里我们再举几个地球上的确出现过小人的例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