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窗:我只是一颗沙子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4日讯】我们是多么没有价值,记住这点,使人如释重负。──贺佛尔

贺佛尔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码头工人和思想家,虽然从现实面来看,他的一生过得并不得意,后来眼睛还瞎了,但他留下的《哲思录》,曾经滋润了不少美国有为青年的心灵。

这一句话真是个黑色幽默。

充满忧愁苦恼的时候,不妨用这句话当吸尘器,吸走那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厌烦感。

是的,我们没那么重要,失败没那么重要,失恋也没那么可怕。对于宇宙来说,我们不过是沙漠中的一颗沙子,(关于这点,我一位学科学的朋友并不以为然。他说,我们比一颗沙子上的微生物还微不足道。)所以何必要把自己的苦处放大,或太强调自己为别人做过的功劳被辜负呢!

现在,容我把自己夸大成一颗沙漠中的沙子吧。因为沙漠如此广大,所以我可以做一颗用自己的姿态飞扬的沙子,秉持自己内在的善性和纯真,用自己喜欢的姿态跳舞。

有时我们太在乎别人对我们的看法,我们都以为,这个世界是以“我”为中心的,所以常常把失败扩大。我曾和一群“国中”生谈起他们人生中最感挫折的经验,出乎意料的是,大家还真的常常因为小小的事情而觉得自己罪大恶极,把愁眉苦脸的面具戴在脸上很久。

有一个说,她在小学时,因为在某次班际舞蹈比赛中一时大意跳错了舞步,使他们班上没有得名次。为了这件事,她一直痛苦到小学毕业,总觉得全班都用有色眼光看她,好几次她都想自杀以谢罪。

有一个说,他最想死的原因是他一直考第一名,后来班上来了个转学生,轻易地把他的第一名夺走了。一连几个星期他都闷闷不乐,心中想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既不能毒死那个同学,那我饮药自尽算了。

还有一个同学不好意思地说,他困扰最久的事情是在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在梦中尿床。他还很清楚地记得被他尿湿的床单的颜色,只要看到那条床单,他就有深深的罪恶感,他也觉得他妈妈一定还没有原谅他。

“闭起眼睛来,想像你是一颗沙子,在沙漠中飞舞,”我轻声说,“这些事情,还重要吗?”每个人都微笑了。

其实,绝大多数人都背负了过重的忧愁和苦痛,我们常把自己轻易放进集中营。要往前走,总得创造一个方式,使自己保持新鲜、纯真与轻盈。

我喜欢旅行,尤其在人生遭遇困顿、面临关卡的时候,把自己摆在大山大水之间,更容易想像自己是一颗沙子,发现自己的微不足道,让事排去夸大的外衣,还原成本来的样子,很快地我又听到了内心的声音,找到应该走的路。

这种方法,总能使我如释重负,脑袋清明起来。

是的,只要想想 “我只是一颗沙”。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天,西域来了一个经商的人将珠宝拿到集市上出售。这些珠宝琳琅满目,全都价值不菲。特别是其中有一颗名叫“珊”(shan)的宝珠更是引人注目。它的颜色纯正赤红,就像是朱红色的樱桃一般,直径有一寸,价值高达数十万钱以上,引来了许多人围观,大家都啧啧称奇,赞叹道:“这可真是宝贝啊!”

  • 我终于问了自己这个问题:这究竟是谁的人生?当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时,我就晓得我必须改变了。
  •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是古代人生极高的一种追求和境界。现代社会人们熙来攘往,充满竞争,充满诱惑,也充满无奈。但却缺少一份宁静,一份淡泊,使人分外怀念逝去的平淡。
  • 一个青年背着一个大包裹千里迢迢跑来找无际大师,他说:“大师,我是那样的孤独、痛苦和寂寞,长期的跋涉使我疲倦到极点;我的鞋子破了,荆棘割破双脚;手也受伤了,流血不止;嗓子因为长久的呼喊而喑哑……为什么我还不能找到心中的阳光?”
  • 美国的专栏作家辛迪在1997年时多番努力,约定在曼哈顿俱乐部采访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这个俱乐部有着百年历史,庄重典雅。那天辛迪先到,便在大厅等候,可到了时间第一夫人还没来,她急了,悄悄把手机拿出来,想打个电话了解一下。
  • 某个周末,与两位友人至西门町用餐,餐毕在附近散步,经过红楼戏院时,决定进去参观。走进大厅不久,传来一阵争吵声,原来,一位老伯因索取不到免费的戏票而对工作人员大发雷霆。
  • 一天,弟弟在郊游时脚被尖利的石头割破,到医院包扎后,几个同学送他回家。
  • 美国知名主持人"林克莱特" 一天访问一名小朋友,问他说: “你长大后想要当什么呀?”
    小朋友天真的回答:“嗯,我要当飞机的驾驶员!”
  • 我不能走得太快,蜗牛已经尽力爬,每次总是挪那么一点点。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彷佛说:“人家已经尽了全力!”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拚命往前爬。
  • 一个资深的教育家说过:“孩子的心是一块奇怪的土地,播下思想的种子,就能获得行为的收获;播下行为的种子,就能获得品德的收获;播下品德的种子,就能获得命运的收获。”诚然,家长是孩子第一个老师,也是最好的老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