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学习
(图片:茗馨提供)
如果您的壁橱或书桌缺个小东西装饰,纸瓶是最佳“人选”喔!它造形优雅、制作容易,且经济实惠。只要愿意付出一些耐心、细心,便可享受手做的乐趣与增添生活情趣,真是一举两得!这件小工艺非常适合在周休假期中尝试。
学生写毛笔字。 (明慧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神韵艺术团节目里刚好有一个毛笔如何从神仙传给了人的演出,这震撼了孩子,当然也震撼了我。心里想着,从事教育工作、当了母亲这责任还真不小,不过也应是一种荣耀。一种传承神的文化的责任与荣耀。
(摄影/茗馨)
“金鸡啼、旭日昇”带来美好一天的开始,在“鸡年”里也象征新的一年有美好的开始。动手来做一个金鸡灯笼吧。
达•芬奇的未完成作品《头发散乱的女子头像》(« Jeune fille décoiffée »),24.7×21釐米,作于1508年。在棕褐色的透明底层上,画家把不透明的铅白涂在画像的亮部,并通过调整铅白的厚薄、利用对下层颜色不同程度的覆盖得到不同色阶的浅色,用来塑造形体。这种技法叫作“提白”。假如画家继续深入作画,等这一层画完并干燥后,用树脂油调合具有较高透明度的色料很薄地画在已有的提白色层上,透过薄薄的透明色能让人看到下层,就叫做“罩染”。(在此只是简单地介绍“提白”与“罩染”的基本概念,以方便非美术专业的读者理解本文。)(公有领域)
如果把古代的油画作品与近一百多年来的各类现代派油画比较一下,可以看到它们最直观的区别就是在画面效果上的巨大差异。通过历代留下的典籍和文献,或现代的一些科学检测技术,美术界早已认识到这种差异来自于绘画技法的不同。
乔凡尼.贝里尼1497年于威尼斯圣吉欧教堂绘制的祭坛画《宝座上的圣母》局部。威尼斯学院画廊收藏。(M0tty/维基公共领域)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摄影/心蕙)
玫瑰是爱情之花,西方人于情人节送上玫瑰表达心意,不同数量的玫瑰代表不同含义的爱情。动手做一个永不凋谢的玫瑰胸针,或送给爱的人,让爱更保鲜。
日本专业漫画家吉村拓也以教学视频指导人们如何画漫画。(视频撷图)
喜欢看漫画的人,或多或少也会想画一画漫画,至少对于自己钟爱的漫画人物是如此。但漫画要如何画,才能画得好呢?日本专业漫画家吉村拓也最近拍摄了一些漫画教学视频,指导人们如何在短时间内画得像专业人士一样好。
日本美术老师滨崎步广隆在黑板上用粉笔画出《最后的晚餐》,技法惊人。(推特网页撷图)
日本美术老师兼平面设计师滨崎广隆(Hirotaka Hamasaki)以黑板当画布,用炉火纯青的粉笔画技法画出世界闻名的画作,包括:日本浮世绘、动漫、西方油画等,无一不惟妙惟肖,令人感到视觉上的震撼。
当普莉西拉和“猫王”埃尔维斯在后者举办的一场派对相识时,她才14岁半。(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亚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法]亨利‧儒勒‧让‧若弗鲁瓦(Henri Jules Jean Geoffroy,1853—1924),《顺从者》(Les résignés),1901年作,布面油画,110×150 cm,巴黎奥赛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意]米开朗基罗,为《利比亚先知》所作草图(约1510—1511年)。(The Met Breuer)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2016年7月15日,(左起)艺术家埃德蒙‧罗沙(Edmond Rochat)和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在观赏扬‧凡‧艾克(Jan van Eyck)的《圣芭芭拉》(Saint Barbara)。(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父爱如冬阳”玫瑰卡。 (制作 、摄影/ 张铭芬)
玫瑰,是人们表达情意的花朵,红色玫瑰花是公认的父亲节花,丰富的花瓣层次感,很耐人寻味。今年的父亲节就送给父亲一份永不凋谢的玫瑰,开在家人的心坎里,更永远绽放在爸爸的笑靥上,让常在外冲刺的父亲,让他也充分感受家的温馨吧!
林玉山 1935双鹑图 41×71cm(艺术家提供) 从这幅一九三五年画的双钩填彩“双鹑图”,可以见出林氏对宋院派画法用功之精。(中华文化总会提供)
在华人世界中,台湾由于历史因素,文化风貌有其独特之处。除汉族移民的中原文化主体之外,日本文化也留下明显烙印,近年又有原民文化的出头与西方文明的狂潮,在台湾美术发展上形成一种多元并存与融合的现象。
写字就和盖房子一样,线条笔画是钢筋骨架;写者的气息风采是砖瓦水泥,两者相合后,便呈现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字迹风格。
写字就和盖房子一样,线条笔画是钢筋骨架;写者的气息风采是砖瓦水泥,两者相合后,便呈现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字迹风格。
写字就和盖房子一样,线条笔画是钢筋骨架;写者的气息风采是砖瓦水泥,两者相合后,便呈现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字迹风格。
《雨果肖像》,阿黛勒.芙雪于1820年所作,白色粉彩于黑色纸上。(图片来源:网路)
1822年,22岁的维克多.雨果和少女阿黛勒.芙雪定了婚约。对雨果而言,未婚妻几乎是完美无缺,唯一令他担忧的,是这女孩对画素描的狂热。
“提”和“按”是写字时的两种主要运笔方法,在前者的飘逸与后者的沉着中,力道强弱不同的文字笔画,便产生了不一样的线条美感。
“提”和“按”是写字时的两种主要运笔方法,在前者的飘逸与后者的沉着中,力道强弱不同的文字笔画,便产生了不一样的线条美感。
文字,是线条的形象艺术。握笔书写时,手指的施力轻重,让线条在不同的笔压下,有了粗细变化,也让阅读者仿佛能感受到书写者的心境意象。
小学生写作(fotolia)
美国《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整合多项医学研究报导,写字有六个健康好处:可提高记忆力、加快伤口愈合速度、舒缓癌症患者情绪、让人更乐观、改进睡眠、在一定的程度上提升健康状态。
DSC00047
动手做美丽的卡片,把你的爱送给妈妈!
直IMG_1929
做一个漂亮的秋英花笔筒,许自己一个真心、自由,享受爽朗与永远快乐学习的心境,是面对课业的好兆头。
元宵节到了,亲手做一个猴子灯笼,可以亲子同乐,还可以讨个好彩头喔!
纸老鼠虽然没有米老鼠吸引人,简单的造型也颇可爱。找个时间,陪孩子折折纸老鼠,编个故事,共享亲子快乐时光吧!
可爱的兔子正在开会吗? (摄影/庄敏雄)
兔宝宝的最大特征是一对大耳朵,可爱的招风耳,非常引人注目与喜爱。温驯的兔群在草地上,做日光浴吗?还是开家庭会议呢?
雀开屏,像是缤纷的移动式屏风,非常吸睛。纸张虽然没有孔雀尾羽的缤纷色彩,但它可以重复翻折的特性却可以营造出纸孔雀的开屏架式。趁著假日午后,在家中陪小朋友折折纸孔雀,度过愉快富有亲情的午后时光。
着色书与我的手绘成品。(黎薇/大纪元)
对照著书中原画,初学者也能亲手画出台湾美丽的样貌,让人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