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学习
春联 春风及第福气盈门(李欧/大纪元)
“春联”真是中国民俗文化中的喜宝,历代文人墨客的佳作集成中华文化的一宝,焕焕新联闪闪耀采,连接中华文化根本的道德文明,“福地行善喜自在 心田种德花来香 慈悲喜舍福寿全(横幅)”。欣逢鸡年,鸡年报喜大吉春联,“大吉大利”例如…还有各店家的春联和气生财妙对又俏皮有,趣表现本家“独门”的妙活巧艺。例如……
中文是世界上最简洁、最灵活的文字,含有形、音、义的特点。目字形似眼睛,门是两扇关合,马鸣之声曰嘶,虎叫曰啸,囚似人在闭室中,都很巧妙。
小学生写作(fotolia)
美国《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整合多项医学研究报导,写字有六个健康好处:可提高记忆力、加快伤口愈合速度、舒缓癌症患者情绪、让人更乐观、改进睡眠、在一定的程度上提升健康状态。
说话常有赘字吗?被“语言癌”困扰著吗?DailyView网路温度计11日公布报告,透过网路数据统计出我们生活中最常在网路上出现的语言癌例句,提供网友们另一个思考的方向,如何把话说得更漂亮、建立自身发言的可信度以及自信感。
中国的汉字,古老而精深,是中华民族的古圣先贤留与后人的指引,唤醒生命本性,了悟人生真谛。
(大纪元资料库)
勤,须要出力,只有多出力,能尽力,才构成了勤。因此无论学习、工作、生活,都要勤于付出,才能事有所成,否则可能碌碌而过,一事无成。谚语云:“一勤天下无难事”,勤还需要坚毅的耐性。能够持之以恒,坚定不移,克服困难,才能风雨过后见彩虹,才能不断地上进。
‘呆’字的甲骨文。
“干嘛要过年哦?嗯,这是个好问题。”我放下了手中的书,坐直了身体:“其实很多人过了一辈子的年,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过年欸。”
“花咪啊!你知道‘笨’这个字,其实并没有不好的意思吗?”“‘笨’不就是傻吗?”她睁大着眼睛。
前阵子,报界的任公看了“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后,有感而发地跟我说:“我家里有七个女人,我今年也六、七十岁了,但是,中国女人的美,我到今天才第一次体会到。”
‘呆’字的金文。
期天的早上,阳光在树梢跳跃着,亮闪闪的充满了生命力。
“美”字的甲骨文。
在中国的艺术中,美和善是一样的,能引导人心向善的才是真美。
“善”字的甲骨文。
看看汉字中“善”,他却是很童趣、很童真的,那又是另一种境界了:
“我”字的隶书。
为什么只想到自己的人,会这么让人不舒服呢?向汉字请教吧!
“父”字的隶书。
父亲,是与我们血脉相连的至亲,也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有人说“父母难为”,但中国的父亲更是难为。为什么呢?向汉字请教吧!
“福”字的甲骨文。
中国人最喜欢“福”气了!你看!小婴儿刚出生时,奶奶就给打好“福”字的金帽花儿了,希望孩子今后“福”气满满,平安长大。
(“恋”的小篆)
“恋”、“恋爱”是多迷惑人的字啊!多少民族的存亡,多少国家的盛衰,都被它牵动着,多少人的一生,也都围绕着它徬徨。
(图/素素)
许慎,字叔重,东汉汝南召陵(现河南郾城县)人,在当时有“五经无双许叔重”之称。他是汉代有名的经学、文字学、语言学学者,是中国文字学的开拓者。
我上五年级以前,我不知道汉语与中国文化会对我有那么大的影响。我只知道我不想拿西班牙语或者法语因为我想要与众不同。我还记得我第一天上汉语课的时候,我又担心又兴奋。除了一个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的同学以外,我不认识我班上的其他同学。没想到我 与我的同班同学们将会成为一组一起“同甘共苦”的 朋友。
(大纪元资料室)
正统汉字的内涵所反映的,是古人“天人合一”理念和对传统伦理道德的遵守。所以,去理解每个汉字,就会在人们面前呈现出一幅幅生动形象的人文景观,领悟到每个汉字所蕴含的文化奥秘。
现代的华人,国文程度普遍下降,不是认错字,就是读白字。尤其是学生,不管是考试也好,还是平常的书写也好,都是错别字连篇。对文化有真知灼见之士,皆为我们下一代忧心。
(大纪元记者李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从2014年起,中国普通话和意大利语等将被列入全澳洲中小学校的两种首选语言。
澳亚艺术交流协会推动正体汉字成果丰硕。(QTC)
澳亚艺术交流协会主办100年度澳洲昆士兰地区汉字文化节系列活动推广正体字书法教学课程已告一段落并获得丰硕推动成果。
出席研习会所有教师们合影。(昆士兰台湾中心)
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宣导、昆士兰台湾中心辅导及昆士兰华语文教师联谊会主办之2011年海外华文教师研习会于7月5日(星期二)及7月6日(星期三)两天于昆士兰台湾中心举行,共有58名来自昆士兰地区的华语文教师全程参与。
甲骨文是中国最古的文字(网路图片)
汉字的发展至今,已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从它的命运来看,今天还是走在坎坷的路上。更值得注意者,字是人的认知沟通工具。人认字的思维、用字过程,并非完全在难易,而是要从字的发展生态来看,一个字所负载的义,转换为符号,由符号产生变码,由变码转的能量,由能量的生化机制,将字的形、音、义变为储能,建构为神经反应回路,当我们认字时,这套神经反应回路,发挥功能,人才能认出字来。
今年美东之行﹐看到亲戚三岁半的小孩子跟三岁至五岁的美国幼童每个星期天到学校补习华语﹐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尤其是金发碧眼的父母们随堂伴读﹐操北京口音的中文女老师带唱教每班七八个洋小家伙﹐家长跟老师的热心及小朋友的专心让人感动。就以诗歌为记吧 :
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校长、嘉宾与获奖学生们合影。(摄影:夏墨竹 / 大纪元)
2010年12月5日墨尔本中华文化艺术学校于Collingwood College举行了第四届毕业暨结业典礼。包括驻墨尔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钟文昌秘书、澳洲中华文化艺术协会朱保锝副会长、夏雪顾问、家长会长宫佳宏女士等在内的嘉宾、师生及家长们参加了此次典礼。学生们在尊礼敬师的教育气氛中向师长、家长们鞠躬感恩;毕业生与在校生之间互相祝福勉励,场面温馨感人。
一段时间忙于它事,没有再写《字里乾坤》。今终于得点空闲,再解几个字词与读者分享。
汉字,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文字,也经历了几个大的变革时期。从甲骨文到金文,再从大篆、小篆到隶书、楷书、行书等。但几千年来,不管怎么变化总是万变不离其宗,使悠长的华夏文明得以延续,使整个的中国文化得以继承。但上世纪中期中国大陆强行推出了大批简体字,虽然表面上简化了汉字的笔画,好像更易于书写,但实际上却使许多汉字的内涵发生了质的变化,在相当大程度上割裂了“上下五千年”的中华历史和文化。
(2010年旅瑞中文学校教师联合会之教师研习营。图片由作者提供)
今年旅瑞四所中文学校于七月四日展开为期三天的教师研习营于“City Wettingen 唐人街” 一家由台湾人所开的饭店举办,星期日的早晨,伴随着朝阳,老师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会场报到,每个人脸上有朝气也有笑意,多么开心能够有和老师彼此互动,交换教学心得的机会。
作为神传文化的一部分,汉语蕴涵着神对人的深刻启示,留给了人洞见宇宙真相的一个窗口。上次我们提到了对“好”字和“知道”这个词的认识和理解,今天我们再来看看下面这几个字词:
    共有约 9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