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蓝天
爱,不是因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别处理、隔离对待。爱,是让我的不同能与他人息息相关,能与世界紧紧相扣。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当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种事物的话,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
旅画中总是有迷人的风景与故事。拍照是一瞬间的完结,画画总可以多挣些时间,把当下空间中的气味、人情⋯⋯深刻地印在心上。
此枇杷,非彼琵琶,此〈枇杷记〉亦非彼〈琵琶记〉。记得以前常把把〈琵琶记〉混同〈琵琶行〉,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在我这儿也有了交集。
有朋友结婚,婚礼上闹了个小笑话。司仪向新郎新娘下口令:“向左向右转。”当然,这是为了让他们面对面站着。结果,新郎新娘会错意,转错身,成了背对背站……
用电脑好多年,尤其笔记本,但从没有研究过键盘底下的结构。这几天运气不佳,有个键掉了下来,但我几乎没用过那个键。
从小到大,妈妈说话做事总是风风火火。她现在五十多岁的人了,但脾气比我还急。有时候就想,妈妈为什么不能像其他母亲,随着年老脾气也越来越温和。也许这就是妈妈的个性吧,永不服老。
看朋友的博客,她正在为婆媳关系而伤心。孩子出生两个月了,婆婆就像没事儿一样,不闻不问。看同事们的婆婆,都不远千里去照顾儿媳妇,而自己的婆婆就在身边,却什么都不管,满腹的委屈和懊恼。
昨天小江在系里作报告,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认真准备,一旦做完自然轻松无比。晚上他打电话来聊天,闲谈中,我想对他说:“你可以好好放松了!”谁知话出口时,又想说:“你可以好好休息了”。于是乎,最终说出的是:“你可以好好放……休……松……息……”自己磕磕绊绊说完,都觉得失败。小江大笑,问:“你怎了啊?平时要么说话很利索、斩钉截铁的,要么就是没话说,从没见你这样……...
下午在系里,办完事从教学楼七楼坐电梯去一楼。 电梯门打开,里面只有一位白发老太太。看她很温和、很平静的样子,眼神中还隐隐有一丝天真。很自然地,对她微笑。站那儿等会儿,想让她先出来。谁知她站那儿看着我,也不出来。我想,大概她按错电梯了吧;于是就进去,按了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