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其人其说
我已经很多年不信马列了——由一个笃信者变成了不信者。后来之所以不再相信,倒不是因为出于私人感情的什么因素,而是完全看透了它的来龙去脉,看到了它的尽头。这篇文章并...
马克思生前,一直被冷落,在19世纪末叶,思辩的哲学已不时兴,尚未泯灭,马克思莽撞肢解黑格尔学术体系,为黑格尔迷们所不齿;而当时,实证的科学正方兴未艾,马克思主义又没有任何实证,只有黑格尔式的玄学思辩,被誉为“武断学派”,在学术界一直被边缘化。
马克思主义认为,剥削的根源在私有制,因此用革命的方式打破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能免于剥削。
亚当•斯密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对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这样说道:“价值这个名词,有两种不同的意义,有时表示的是某种物品的效用,有时表示占有这物品后所取得的购买他种财货的能力。前者可以称为使用价值,后者可以称为交换价值。”这就是说,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是一件物品价值的两个方面。
马克思的资本理论是以毁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目的的。但要置资本于死地,只是用资本的“罪恶”和“原始积累”的悲惨经历还不够①,资本一方面也是依靠劳动剩余积累形成的。
劳动资本的形成和成为今天高度社会化和高度抽像的劳动载体,它的存在是国家生存发展和国民实现幸福生活的条件。就像生命资源是生物生存发展的条件一样,它从来就与人的贪婪本性无关。或者毋宁说,劳动资本就是社会的,国家的生命资源。就像生物渴求生存资源一样,劳动追求资本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谎言无论怎样掩饰,也不难识破。但如果用暴力威胁,谎言立即就会成真理。马克思远比戈贝尔高明和老道,戈贝尔靠千遍万遍反复折磨人的耳膜,使谎言变成真理,马克思却只用暴力的魔杖一指,他的谎言立即就变成了“真理”。
共产党的组织来源是一个流氓邪恶黑帮,即十八世纪德国巴伐利亚的光照帮(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通过研究西方的宗教,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共产党的思想根源来自于魔教。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披露了马克思主义源自一个撒旦教秘密组织的这一重要事实。据曝光的现代撒旦教内幕资料,撒旦教聚会常有的活动是男女纵欲狂欢;也经常有活人祭,被杀的人多数是魔教里不被信任的人。由此,共产国家和共产主义者以大量杀人为统治手段;杀人模式层出不穷;杀人手段极其残忍的这些共同特征的源头和起因就更加清楚了:杀人符合共产主义的魔性,是魔鬼对人类仇恨和破坏毁...
二十世纪的学术界中,波普尔是一个极为响亮的名字,他不仅在哲学上提出了“从实验中证伪的”的评判标准,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社会批判法则,因此为自由与民主的“开放社会”奠定了理论根基。此外,他批判了历史上3个颇具影响力的历史主义代表人物,即柏拉图、黑格尔和马克思,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被认为是最彻底的。
近日来,关于马克思的一些令人震惊的真实历史,正通过欧洲公开出版的大量史料源源不断的被华人学者们所挖掘出来,随着真相在网络上的广传,正引发了全球华人对共产主义本质及其真正起源的空前关注。
1895年,恩格斯临终前5月曾坦率承认自己与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理论错了,他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1]。在20年前我并不知道恩格斯的认错,由于不幸受中共邪党洗脑教育多年,当时我曾迷醉于马克思的这个幻想。由于看到目前仍有人迷醉于马克思的幻想,我想借《大纪元》一角写下我个人对马克思的反思。
“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从而获得整个世界”——这样的话,如若放在现如今来说,恐怕无论言者身处哪个国度,都要被当成“恐怖份子”被抓起来了,可这正是那“著名的”《共产党宣言》的扣题之语、梦魇之言。
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瞿秋白传》中写道:“瞿秋白的故事,在某些方面颇有点近似‘浮士德与魔鬼’的故事,瞿秋白,本是个善良的知识分子,只因为要满足个人的某种欲望,被魔鬼知道了,于是魔鬼就要他交出了自己的灵魂。” 瞿秋白(1899~1935)是继中共第一批领导人陈独秀之后的中共早期主要领导人。1935年5月17日至22日,他在临终前完成了《多余的...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第一篇第三章“利润率和剩余价值率的关系”中,表明了剩余价值率与利润率并不一致。说明他是知道利润率与他编造的剩余价值率根本不相干的。但利润率体现的是资本的收益,剩余价值率却是他说的资本剥削工人的“准确表现”,它们本应表现一致。这种矛盾的陈述在《资本论》中反复出现。
中共和马克思的魔教、危害人类的共产主义、列宁的实践等等,都是一脉相承的。这种无休止的折腾其实是来自中共的本性的,任何加入中共的人,都被卷入了不能自己,不能控制了,想要改变中共或者是希望中共改变的想法,都是把中共当作正常的人类社会的组织,因此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中共从其老祖宗开始就是魔教邪教,所以它的做法都不合人类的常理。因此要摆脱中共的话,就必须是也只能是来...
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开篇第一章就从论说商品和它的价值开始,他正是通过对商品、劳动和与它们相关的价值讨论开始,成功地颠覆了人类社会的商品经济方式,从而颠覆了整个现代生产方式和否决了现代社会确立的人人平等的经济、政治权利,建立起他的劫夺式共产王国。
提起蔡元培和陈独秀这两个人,可谓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前者,曾留学德国、法国;后者,曾留学日本。前者曾任北大校长,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原则治校;后者受前者所邀,受聘北大,任文科学长并教授文学,同时倡导“新文化运动”。前者捍卫教育的独立性,认为教育不应受任何党派左右;后者在授课之余,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并成为中共成立后的第一任领导人。前者个性忠...
现在在中国这些人,我们外面的人知道他们不再信仰马克思教,但是我们注意,是马克思骗人的那一套他不信,但是真正马克思灌输给他们的那种不讲道德,不讲文化,只讲欺诈,只讲利益这些东西,现在的共产党当政者继承得牢牢的,它正在做的就是马克思真正让它们做的。
国内2009年曾出版了《西洋经济史的趣味》一书,作者介绍了美国康乃尔大学的George Boyer教授于199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该论文探讨了马恩合写《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时英国的经济状况,指出马克思在写作时并没有进行认真地考察,并分析了当年为何英国工人对《宣言》不感兴趣,为何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预言失败了等,甚为有趣。
孔孟被涂改,马列冲进来。 赤魔占神位,邪灵上供台。 强迫学教义,国人不尽哀。 从小喂狼奶,长大成祸胎。 伦理遭破坏,道德被封埋。 华夏文明地,神州满尘埃。 阴魂附中共,残暴更独裁。 枉杀八千万,肆虐六十载。 腥风加血雨,中原闹红灾。 蒙羞损四代,耻辱贱三才。 退党灭僵尸,正气扫阴霾。 同胞齐奋起,天意在心怀!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布: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当我在学校的教课书里看到这句话时,心中觉得一丝的诡异,为什么要用幽灵这样一个词呢。
像马克思信仰的撒旦教,它并不是公开的让人们都来反对上帝,它要秘密的进行。还有刚才影片里也提到了光照帮,它表面上也是说我们要为人类的解放,当然有的人认为光照帮就是马克思所谓的“共产主义的老祖宗”。它表面上一定要说得很冠冕堂皇的,这个冠冕堂皇大家都觉得挺好,但是它背后的目的是不断的在改变人的思想。
前2天,专门研究马克思的专家在互联网上刊登了一些马克思不为人知的生平,让相信与不相信马克思学说的人都跌破了眼镜,马克思原来是这样的人。那么马克思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倒置黑烛,反诵经书,撒旦显灵! 放光照四海,千城腐烂;魔迷三代,万世凋零! 动乱巴黎,颠覆俄国,马列尸毛飘不停。 遵指令,赖苏联养育,中共成型。
中共在对党内死亡领导人的讣告中,给予“最高”评价的是称其为“马克思主义者”,根据情况还要加上诸如“伟大”、“杰出”、“坚定”等形容词语,显然马克思是中共的祖宗。讣告是在评定他们作为马(克思)列(宁)子孙,在宣扬马克思共产邪教方面的卖力程度与传教等级。
思想界近些年时髦“后现代”和“解构”,认为这是现代人获得认知的重要方法。也许,对真实马克思的探寻,本身可以充分地来诠释后现代中认识马克思的意义;通过解构,来瓦解虚幻的“伟大”马克思,让真实的马克思回到真实的现实当中来。
正当人类摆脱封建专制的桎梏走向民主自由的时候,一个新的强制势力——马克思主义幽灵,在欧洲兴起。它燃起的专制烈火从欧洲烧到了亚洲,烧遍了全中国。
近日在网上看到《马克思成魔之路》一文,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德国著名诗人歌德诗体剧《浮士德》,其中一个被认为是魔鬼的化身、叫靡非斯特的重要人物,与马克思仿若孪生兄弟。难道一百多年前的歌德通过其作品在向后人预示着甚么?不妨先来一探究竟。
被“马克思主义者”奉为神明的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后诞生。
共有约 12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