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

做清官可與日月爭光

作者:陸真
夜光珠之所以能在夜裡發亮,照明四方,並不是因為距離近,而是因為它本來就有珠光。(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630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簡陋的宰相住宅

宰相王旦的住宅,非常簡陋。真宗責令官府為他重新營建。

王旦叩頭辭謝說:「這是父輩留下的舊宅。當年只能勉強遮蔽風雨,現在我修繕得已經有點過分了。每當我想起父輩,我總是感到心中有愧,哪裡敢再麻煩朝廷呢?」

二、做清官可與日月爭光!

楊萬里擔任零陵(今屬湖南)縣丞時,曾以弟子禮,拜謁魏國公張浚。當時,張浚因為被貶外遷,心情鬱悶,所以閉門謝客,沒有接見楊萬里。

楊萬里請求張栻(1133年—1180年,字敬夫)居中介紹,過了好幾天,才得見面。

楊萬里向張浚跪拜請教,張浚對他講:「哲宗元符年間(1098—1100年)的貴人們,豪富尊貴的,現在還有幾個活著?可是,只有鄒志完(註)的姓名,卻能長留青史,可與日月爭光!」

楊萬里聽了這些話,牢記心中,終生為官清直。

註:北宋人,名浩,字志完。元豐進士。哲宗時官至右正言。徽宗時任兵部侍郎、龍圖閣直學士。為官清正。有《道鄉集》。人稱道鄉先生。

三、「合浦還珠」成語的由來

東漢時的孟嘗(人名,但不是孟嘗君),上虞人,字伯周。他升任來到合浦(今屬廣西)郡,擔任太守。

合浦這個地區,不產糧食,但是海中產寶珠,水面與交趾郡相連。

以前的太守,因為貪得無厭,命人掠奪性地採取珍珠,於是珍珠逐漸遷徙,統統游到了交趾地界。因此,外地的客商也不再來合浦,致使當地的很多老百姓,都失去了謀生的手段。

孟嘗到任後,革除了以前的弊政,十分清廉愛民。

這樣做了以後,不到一年時間,珍珠資源又恢復了。隨之又客貨流通,經濟繁榮。

因此,老百姓都視孟嘗為神明。「合浦還珠」的奇蹟,到處傳揚,後來竟變成了一個成語。

四、 「獨立使君」

裴俠,是北周時的解縣(今山西運城南)人,字嵩和。官至工部中大夫.以清謹著稱。

裴俠擔任河北郡(治所在今山西平陸)太守以來,嚴格要求自己,厲行節儉,每天所吃的只是豆、麥和鹹菜而已。

有一次,裴俠和其它州郡地方官,一同拜謁北周文帝宇文泰。文帝命裴俠,單獨站在一個地方,然後對眾人說:「裴俠為官清廉正直,堪稱天下第一。你們中間,如果有人和他一樣廉直,可以出來與他站在一起。」

眾人都站在原地不動,沉默不語。

此後,裴俠被人們敬稱為「獨立使君」。

五、一雙布鞋的禮物

明朝李遠庵,居官清廉,生活艱苦,俸祿之外,一分一毫,也不多取。

鄭澹泉,是李遠庵的得意門生,在南京做官多年,每到中國新年時,都會來李遠庵老師家裡,敬誠地拜望,但都只是問寒問暖而已,不敢送禮。

可是有一天上午,鄭澹泉卻陪著李老師,坐了很長時間。他袖中藏著一雙布鞋,猶豫了很久,想拿出來、卻又不敢拿出來。

李遠庵發現了,就問:「你袖裡藏的是什麼東西?」鄭澹泉說:「我的妻子,知道老師您生活清苦,親手做了一雙布鞋,叫我帶來,送給老師。」

李遠庵就接過這雙布鞋,立即穿到腳上。

李遠庵一生所接受的禮物,僅此一雙布鞋而已。

六、 夜光之珠,孰得而玷之?

陳無己,北宋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名師道,字無己。曾任太學博士、祕書省正字等。陳無己為官,非常清廉正直,後因堅持不受饋贈,挨凍而死。留有《後山集》、《後山詩話》等。

傅堯俞(註)同情陳無己的生活貧苦,曾懷揣銀子前去,準備周濟他。可是當聽了陳無己的談話後,竟然不敢拿出銀子而離去。

唉!夜光珠之所以能在夜裡發亮,照明四方,並不是因為距離近,而是因為它本來就有珠光。像陳無己這樣的人,誰能玷污他呢?

註:北宋人。曾任監察御史、中書侍郎。司馬光說他清、直、勇三德兼有,世所罕見。

(以上均據明代鄭瑄《昨非庵日纂》)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朝康熙年間,有一位武昌人,名字叫陳文偉,他的膂(讀旅,體力,筋力。《晉書》:「手格猛獸,膂力絕群。」)力超人。有一次,在五更時分,他獨自去田間,有一隻猛虎,突然向他猛撲過來,他兩手死死抓住虎肩,最終將猛虎打死。
  • 明代,有一個乞丐,經常在蘇州行乞。有一次,城中的一名紳士,在一個月亮很好的夜晚,從橋上路過,忽然聽見橋下有唱歌的聲音。他很好奇,就下橋去看,唱歌的原來是那個經常在城中討飯的乞丐。
  • 明代成化弘治年間的尚書吳寬,年輕時就有高潔耿直的操守,鄉鄰間,都知道他的好名聲。
  • 恪勤公陳鵬年,在擔任江寧知府時,清廉之聲,就遠為傳播。百姓們都很尊敬他。
  • 西漢武帝時,汲黯擔任謁者(官名,主管待客和傳達王命)。當時河內郡(今河南武陟西南)發生了火災,汲黯奉命前去察看。
  • 宋世良任清河郡(治今河北清河)太守時,遇到皇帝下令赦免罪犯。可是,清河郡法制清明,百姓遵紀馴良,沒有一個犯法的囚徒。宋世良只是率領眾官員,禮拜詔書而已。
  • 張全義治理洛陽,能明察秋毫,沒有誰可以欺蒙他。但他為政非常寬鬆、簡約。外出時,每當遇到田地整治得好、莊稼長勢喜人的地方,總是要下馬,帶著部屬們一起觀看,並召來田地的主人,用酒飯加以犒勞。
  • 史弼是東漢考城(今河南蘭考縣)人。在漢桓帝時,史弼任平原郡的太守,有詔令檢舉拉幫結派、誹謗朝廷、惑亂視聽的所謂「黨人」。各郡都秉承旨意,紛紛查找「黨人」,受株連的有數百人之多,只有平原郡,沒有上報一個所謂的「黨人」。
  • 北宋時代的姚坦,是濟陽(今山東定陶西)人。為人誠實正直。宋太宗時,姚坦擔任益王府的翊善(翊善:官名。為王府或太子府,負責教導的官員),處處事事,認真負責。
  • 面對上司劣頑,下官該怎麼辦?筆者特從《昨非庵日纂》中,輯錄了三篇文章,來回答這個問題。人們可以從這裡,窺見到古人的氣節和道德風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