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人敬天佑 作惡引禍招災(三)

作者 : 靜遠

(攝影:Fotolia)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五、貪財引禍

石崇是晉朝南皮人,出任南中郎將、荊州刺史。由於利慾熏心,常藉權力貪墨,在任期間,除加緊搜刮民脂民膏、大量聚斂財富外,還派衙役化裝成強盜,劫奪在荊州航行的外國使臣和來往商客之船,掠奪了無數金銀財寶,以致豪富。又行賄受賄,結交朝中權貴,欺壓百姓。

石崇在洛陽西北買了大片土地,建造了一座規模很大的金谷園,亭台樓閣富麗堂皇,侍女衣著華麗,都穿五彩刺繡綢緞,佩帶上等金玉耳環,宴會堂上賓客如雲,絲竹之聲終日不絕,酒食盛饌,極盡水陸奇珍異味。

他整日過著驕奢的生活,爭強賭勝成為他最大的愛好,又故意要和朝中權貴交往,如他常與晉武帝的舅父王愷互以奢侈浮華矜誇,攀比擺闊。王愷飯後用飴糖洗鍋,石崇便用蠟燭當柴燒;出行時,王愷做了紫絲步障長四十里,石崇就做了錦步障長五十里;王愷用赤石脂塗牆,石崇便用香料塗牆。論富有當時始終沒有人能勝過石崇。

一次,晉武帝賜給王愷一架世所罕見的珊瑚樹,有二尺多高,枝條繁茂,樹幹四處延伸,王愷得意洋洋地將這件稀世珍寶拿到石崇府上炫耀,以為這次肯定可以壓倒石崇了。誰知石崇只看了一眼,便隨手拿起一根鐵如意,將珊瑚樹擊得粉碎,王愷頓時怒火中燒,聲色俱厲,誤以為石崇是嫉妒他有寶物。

然而石崇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當即命人取出家中的許多珊瑚樹,高三、四尺的就有六、七架,樹幹枝條舉世無雙而且光耀奪目,如王愷那架一般大小的更多,他讓王愷從中挑選一架,王愷當即語塞。從此,再沒有人跟石崇比闊了。

後來,石崇的朝中靠山賈謐因事被趙王倫所殺,石崇因與他來往甚密,有同黨之嫌,因此被革去官職。石崇家的侍從妒嫉他的財富,又見他大勢已去,就去告發他營私舞弊。

石崇獲罪被押赴刑場時,嘆氣說道:「他們告發我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得到我的家產嗎!」押解他的官兵說:「既然知道由於財富受害,何必巧取豪奪?」石崇無言以對,全家老小被殺,終落得家破人亡的結局。

石崇到臨死之前才醒悟,如果他能夠早些知道的話,必定就不會斂財鬥富了。而且富貴才能又有甚麼足以為恃的呢?若是以此來炫耀,姑且不談他災禍是否已至,首先就已經喪失了自己的心而不知羞恥了啊!

物質財富生來不帶,死帶不走,古人云「取之有道,得之有命」,可是在世間迷中,人們往往容易受名利驅使,認為鑽營求取就會得到益處,甚至不擇手段,卻沒人想到人生禍福皆有因緣,一切盡在天理安排中。為私利刻意求索,不僅毫無益處,只會給自己增加苦報和罪業而已。

六、誣陷惡報

唐代武后時,來俊臣官任御史中丞,善於阿諛逢迎,恃勢胡為。來俊臣從少年時起就詭譎奸詐、反覆無常、凶險邪惡。在朝中他與其黨羽一起,常羅織罪名,誣告陷害各親王大臣。

在審辦案子時,凡有不合他心意的,便實行株連,長幼都要坐連其族,據《新唐書》記載,被他定罪冤殺的有一千多家,天下人心惶惶。一時間酷吏恣虐天下,交相誣陷之風盛行,常周密判定罪狀,納人於罪。

來俊臣殘忍酷虐,每推審一人,常逼誘引出數十百人,輾轉牽連,造成冤獄,以逞其能。又私自養無賴數百人,專令告密,網羅無辜,織成謀反罪狀,心想陷害一人,便教他們以相同事狀,在數處告密,於是立即拘捕,用嚴刑拷訊,逼他誣服,以報私怨。

來俊臣另外製造多種刑具,令人目不忍睹。他當時在洛陽麗景門內設置了監獄,麗景門也叫作新開門,只要進入新開門,一百人裏也難活下來一個人。

來俊臣與其黨羽朱南山等十幾個人,編製了一篇 《告密羅織經》,共有幾千字,都是預先有系統地按內容分例成細目,還要布置怎樣羅織犯罪人的事實和緣由,命其黨羽照此去告發,有時也把密告信投於匭院讓武后知道,這種案子武后多是委派來俊臣去審理。

來俊臣曾誣告大臣張虔勖、范雲仙、虔勖等人,這些人皆陳述自己一生服務於先朝,義正詞嚴,聲言司法官捏造罪名迫害,來俊臣竟命令將他們處死。

來俊臣與奸臣周興、索元禮等,一起誣陷禮部尚書狄仁傑、吏部侍郎任令暉等五人謀反。來俊臣威脅他們讓其承認犯了反叛罪,遭到五人拒絕。

判官王德壽誘騙狄傑仁說:「尚書的事就算過去,並且能得到減免死罪的判決。我今天也是受人驅使,只是想求得少爬些台階,想憑借尚書來牽連楊執柔可以嗎?」

狄仁傑道:「此話甚麼意思?」王德壽說:「尚書從前在禮部,而楊執柔在禮部任某司的員外,你來牽連他一下還是完全可以的。」狄仁傑道:「皇天后土啊,我狄仁傑怎能幹這種傷天害理事!」王德壽怏怏而去。

狄仁傑把書信藏在綿衣中要家人帶回去申訴,他的兒子把信帶到朝廷,武后看過信後便把來俊臣叫來問道:「你說狄仁傑等已承認了反判罪,那為甚麼今天他兒子又來訴冤呢?」

來俊臣抵賴道:「這樣的人哪肯服罪呢?」武后命令通事舍人周琳前去視察,來俊臣命判官假冒狄仁傑等寫了《謝死表》,讓周琳捎走,周琳懼怕來俊臣,於是將文狀呈給武后。

武后召狄仁傑等人問:「為甚麼寫謝死表?」狄仁傑等答道:「沒有寫過。」武后拿出謝死表讓他們看,才知道那是別人背著他們代寫的,於是釋放了這五家。後來人們發現這裏無論老少寫的《謝死表》格式、內容幾乎都是相同的,都是來俊臣命人代寫構陷的。

後來來俊臣蓄意謀反,想將滿朝官員次第害死。不久罪行揭發,被拘繫獄中,罪證確鑿,終被處斬於市,全家籍沒,周興、索元禮等人也相繼遭受誅殺。當時人們不論是老少都憎恨這些酷吏,他們都在大街上相互慶賀說:「從今以後,可以安眠無憂了。」

來俊臣張其權勢,嫉賢妒能,不惜泯滅天良,營私結黨,陷害忠良,結果落得悲慘下場。自古以來,小人得到功賞、權勢,用盡奸心詭計,以為權位威勢可保長久,怎知因果不爽,只有自促其死,結下無窮怨業而已。天理循環報不差,惡貫滿盈就要覆滅,滿身罪惡,死後的冥報,則是更可畏的了。

歷史上善惡之報的事例給人以警醒和惕勵,使世人明瞭因果關係,懂得揚善棄惡,趨吉避凶。傳統文化、聖賢之道都是教人遵從天理而向善的。(完)@

(資料來源《歷史感應統紀》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德高望重是個很普通的詞,品評人物時常用,今天忽然想起,為甚麼非要是德高望重呢?而不是權高望重?錢多望重?才高望重?當然,這就是中國神傳文化最基本的地方,重德!
  • 治亂之道也,在乎撥亂與反正。上章所述乃法輪大法應運御世,破除科學局限,解體共產邪靈,此撥亂之謂也。然「撥亂」之功已著,「反正」是為當務。人類文明乃由神傳,反乎其正,要在回歸信仰。法輪大法洪傳於世,三字真言重振乾綱,威德洪烈又遠邁反正之旨矣。尤以神韻之救世,興禮樂之聖教,領文明之復興,而其所建樹者見於以下四端,尤有洪深遠大之義也。
  • 縱觀歷史,發現一些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大學者、大文豪,往往要著書立說、賦詩填詞流傳後世。隨著斗轉星移,他們的作品連同他們的名字,漸漸也成了世世代代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有的內容甚至被搬上戲台表演,近代或被載入銀幕展現。
  • 清代著名徽商劉淮,在嘉湖一帶囤積糧食。一年,當地大旱,有人為其慶幸,認為大發橫財的機會到了,就勸他「乘時獲得」,他拒絕了:「如此做法怎比得上讓百姓度過災年,重新復甦?!這才是大利!」於是他將囤積的糧食降價出售,還搭建「分粥棚」救濟饑民,此舉贏得百姓的讚譽和信任,生意也日漸興隆。
  •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做過很大壞事的人問我:你說我邪惡不?夢中的我沒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第一感覺,如果我說他是邪惡的,他就會自暴自棄,繼續行惡。但我並不認為人是不可改變的,在佛法中講人有佛性和魔性。當魔性起主導作用的時候,人做的事都是壞事,都是邪惡的;當佛性起主導作用的時候,人做的事都是善事,都是好事。
  • 山水畫以山川自然景觀為主要描寫對像,同時又能夠集中反映中華民族的審美意趣和傳統思想。山水畫家的心中講究的就是要容納天地萬物,才能做到吞吐自如、來去無阻。
  • 大哉乾元,三光所以垂象,至哉坤元,山川憑以載物,此天地之始,而文明之初。然宇宙浩瀚,四大有窮,天地茫茫,一元有終。終而復始,窮而復生,時稱劫後,世曰大同。蓋此大同之世,不唯上古初民之傳說,亦人類共同之理想。
  • 地震是極其複雜的一種自然現象,很難做到準確預測和預報。翻檢古代史籍,有很多專門記載地震現象的五行、祥異等門類,保存了古人對地震前兆的認識及對地震預兆認識的若干總結,其中也不乏科學的成分。
  • 瑪雅文化是世界重要的古文化之一,更是美洲重大的古典文化。瑪雅人在5000年前就出現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馬拉的太平洋海岸,在美洲遠古的石器時代就開始了他們的生產活動,所以和世界上的其他人類一樣,他們的古代史正常地經歷了採集、漁獵向農耕過渡的發展階段。
  • 在中國繪畫中,花鳥畫是一個寬泛的概念,除了本意花卉和禽鳥之外,還包括了畜獸、蟲魚等動物,以及樹木、蔬果等植物。唐代花鳥畫繼山水畫之後獨立畫壇,著錄中計有花鳥畫家八十多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