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由天定 福禍自召

因果報應絲毫不差(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明朝時的袁了凡是江南吳江人,童年時父親就去逝了,母親要他放棄學業,不走仕途而改學醫,說學醫可以賺錢活命,也可以救濟別人。

有一次袁了凡在慈雲寺結識了一位孔姓老先生。孔老先生曾得到宋朝邵雍先生真傳皇極數,精通命數推算。他替袁了凡推算命裏所註定的數,說:「在你沒有取得功名做童生時,縣考應該考第十四名,府考應該考第七十一名,提學考應該考第九名。」到了第二年,袁了凡果然三處的考試,所考的名次與孔先生所推算的完全相符。

孔先生又替袁了凡推算終生的吉凶禍福,哪一年考取第幾名,哪一年應當補廩生,哪一年應當做貢生,等到貢生出貢後,在某一年,應當選為四川省的一個縣長,做縣長三年半後,便該辭職回鄉。到五十三歲那年八月十四日的丑時,就應該壽終正寢,可惜命中沒有兒子。

這些話袁了凡都一一記錄起來,牢記心中。此後的經歷,無論考試名次,官職升遷等等無不一一應驗。於是袁了凡認定何時生,何時死,何時得意,何時失意都有定數,一切都無法改變,也就對人生淡然無求了。

後來機緣巧合,袁了凡在棲霞山結識了雲谷禪師,雲谷說:「命由已作,相由心生,福禍無門,惟人自召。」禪師問他:「你認為自己應該得功名?應該有兒子嗎?」了凡說:「官場的人都有福相,而我的相貌輕薄,又未能積德以造福,加以不耐煩重、度量狹窄、縱情任性、輕言妄談、自尊自大等等。」

雲谷說:「只要能瞭解自己的因素,是造就人生吉凶禍福的關鍵,將不好的習性儘量改掉。化吝嗇為施捨;偏激為平和;虛偽為虔誠;浮躁為沉穩;驕傲為謙虛;懶散為勤奮;殘忍為仁慈;刻薄為寬容;儘量積德,儘量自愛。

你只要將本來就有的道德天性擴充起來,儘量多做一些善事,多積一些陰德,這是你自己所造的福,別人要搶也搶不去,那有可能享受不到呢?」

袁了凡相信雲谷禪師的話,向他拜謝,接受他的指教;同時把從前所做的錯事,所犯的罪惡,不論大小輕重,到佛前全部都說出來,發誓要做三千件善事,來報答天地祖先生我的大恩大德。

他從以前的糊塗隨便、無拘無束,變得小心謹慎、戒慎恭敬,即使是在暗室無人的地方,他也警惕自己不要做錯事而獲罪於天。碰到別人討厭他、譭謗他,他也能夠淡然處之,不與計較。

第二年,到禮部去考科舉,按孔先生算的命,他應該考第三名,哪知居然考了第一,孔先生的話開始不靈了。孔先生沒算出他會考中舉人,哪知到了秋天鄉試,他竟然考中了舉人,這都不是他命裏註定的。

從此,袁了凡對自己要求更加嚴格,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努力自省改過,盡力修身積德行善。結果真是「斷惡修善,災消福來」。袁了凡於辛巳年有了兒子,取名叫天啟。

後來他還高中進士,官位追增到尚寶司卿。五十三歲那年並無災病,享壽七十四歲。

袁了凡六十九歲時,為了教戒兒子袁天啟認識命運的真相,明辨善惡的標準,改過遷善的方法,以及行善積德謙虛種種的美德,以他自己改變命數的經驗來「現身說法」,完成了後來廣傳於世的《了凡四訓》。

從袁了凡的經歷中我們是不是可以想到這樣兩個問題:

第一,袁了凡的命運早早的就被精通命理的孔老先生給一一算準,分毫不差,正所謂命由天定。

如果不是定數,如何能算得精準呢?那天又因何而定?是不是真如佛家所說是由人前世所積之福報果報所定,即所謂前世因今世果。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可以證明人不是一生一世的命,而因果報應則絲毫不差。

第二,袁了凡的命運後來被他自己改變了,是因為他聽從了雲谷禪師的告誡,時時刻刻修養德行,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經過十多年,才把三千件善事做完。而後又發願做一萬件善事,在不斷自我修煉提高的過程中,命運也就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

這是不是證明了善有善報的道理呢?那麼冥冥之中又是誰在主宰著這一切呢?這個問題不是很值得相信無神論的朋友們好好思考一番嗎?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王書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個人的作為也能改變命運......
  • 康熙皇帝倡導尊德崇道,實行仁政德治,他說:「萬世道統之傳,即萬世治統之所繫也。……道統在是,治統亦在是矣。」他言傳身教,嚴於律己,堪稱內聖外王的典範。
  • 蕭衍是漢代相國蕭何的後代,在位四十八年,壽八十五歲,是秦始皇以來中國歷史上第二長壽皇帝,僅次於清朝的乾隆。
  • 河上公也被稱作「河上真人」,他修仙得道在山東瑯琊天台山,那裏至今留有很多遺跡。河上公是最早為老子的《道德經》作注的,因為他是站在仙家的角度來注釋《道德經》,所以影響最大,流傳最廣,其名曰《道德經章句》,是最古老的《道德經》注本。
  • 明朝嘉靖年間一個晚秋的下午,從黃岩城西門抬出一頂漂亮的花轎,妝奩華麗,儀仗整齊,吹吹打打,十分熱鬧。到了北洋,忽然下起雨來,幸好在一座山嶺上有個小涼亭,大家把花轎抬到裏面躲雨。
  • 古人認為,人的命運與禍福,都是有因有果,一切取決於自己行為的結果,一切都逃不出天理的安排。然而天道佑善,常眷顧、幫助善良的人,使其做事有如神助。自古以來積德改運的例子不勝枚舉,以下是南宋的趙雄行善得報的故事。
  • 《諸葛亮文集.便宜十六策.舉措》說:「治國之道,務在舉賢。」又說:「國之有輔,如屋之有柱,柱不可細,輔不可弱,柱細則害,輔弱則傾。」人才是治國的根本,治國和人才的關係,就像房屋和柱子的關係,人才短缺了,國家也就難以維持。
  • 莫高窟中那些刻畫神佛的雕像和壁畫,也反映了神傳的文化。釋迦牟尼佛曾經告誡弟子,不但要傳播佛法,還要傳播文化知識。歷史上大多數宗教都認同神造人的觀點,只有近代的科學讓人相信人是從猴子變來的。
  • 舜繼帝位後,便命已成為夏部族首領的禹繼續治理洪水。禹欣然領命,但沒有貿然行事,而是首先認真總結父輩治水的教訓,尋找治水失敗的原因。
  • 祁天宗這個人自恃有才學而驕傲自大,尤其不信神佛,經常隨意謾罵。下雨柴濕,他叫書僮劈開木作的神像燒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