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教師應教人誠實 直指人心

作者﹕吉光羽

圖片來源:(Fotolia.com)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教師應教人誠實,直指人心

宋孝宗的時候,張子韶在講席任講師。宋孝宗曾經問他:「用甚麼來教導我?」張子韶說:「我怎麼敢承當教導二字呢?只是不知道陛下您上朝面對群臣時,懷的甚麼心?」

宋孝宗說:「最誠實的心。」

張子韶又問:「您回內宮後,面對宦官、侍妾、宮女時,又懷的是怎樣的心?」

宋孝宗說:「也以最誠實的心。」

張子韶又問:「當您面前沒有人,自己安安靜靜地呆著,又懷的是怎樣的心呢?」

宋孝宗猶豫著,沒有回答。

張子韶說:「只是這點猶豫,已表明不妥了。」

宋孝宗很高興,握著他的手說:「你問得真好!」(明代朱國禎《湧幢小品》)

【附言】

這件小事表現了宋孝宗的坦誠和不文過飾非的胸懷.

清太祖躬行節儉

清太祖曾經外出打獵,當時雪後初晴,他擔心草上的浮雪,會打濕衣服,便提著衣服走路。

侍衛們私下議論道:「陛下甚麼東西沒有,怎麼還愛惜一件衣服呢?」

他們的話,被太祖聽到了,笑著說:「我難道是沒有衣服而愛惜它嗎?我常常把衣服賞賜給你們,並不吝惜。但我身上穿的衣服,與其被雪打濕,那還是讓它保持乾淨、新艷為好。我親自施行節約、儉樸,你們這些人,正應該學習才是。」

從此,八旗的臣民,沒有誰再敢穿著華麗的衣服辦事。(清陳康祺《郎潛紀聞》)

【附言】

節儉是人的美德,清太祖身為天子,厲行節儉,實在是很難得。他可以盡享榮華富貴,但是卻不奢侈。他教育屬下,要學習節儉作風,堪為表率。

清世宗恭儉慎微

清世宗皇帝吃飯時,張廷玉正在內官值班,依例奉命侍侯。他親眼育見陛下對飯粒、餅渣,不丟棄一點點。

清世宗每當宴請群臣百官,一定告誡他們要珍惜糧食,不要隨意殘害天生萬物。

世宗皇帝又曾對張廷玉說:「我做諸侯王時,與人一起行走,從來不用腳踩別人的頭影,也從來不踐踏螞蟻小蟲。」

聖人所謂的恭敬、節儉、仁慈、謹小慎微,就是像這樣的。(清代陳康祺《郎潛紀聞》)

【附言】

節儉是美德,清世宗能夠珍惜每一粒糧食,並告誡群臣百官也這樣做,難能可貴。他做諸侯王時,行走不踩別人的頭影,不踐踏螞蟻小蟲,當時被人譽為仁慈、謹小慎微。生活在今天的人們,可能覺得這未免過於拘謹。筆者認為:作為皇帝,還是自我拘謹一點好!毛賊東大言不慚的講:「我是禿子打傘——無法(髮)無天!」邪黨分子們,也太過放肆、放縱、放蕩了!

蔑視冷對欺民者

陸兗公擔任同州刺史時,他的一個家僕,遇到參軍(官職名)沒有下馬。參軍發火了,想把事情鬧大,用鞭子在兗公家僕的背上,抽出了一道道血痕。

參軍又到陸兗公的官府中稟告,說:「卑吏我冒犯了您(指用鞭抽打陸家的僕人),自請免職。」

陸兗公從從容容地說:「奴僕見了官人不下馬,打也可以,不打也可以。官人打了他,離開這裡(指辭官)也行,不離開也行。」

參軍揣摸不透陸兗公的意思,怏怏地退下了。(唐代李肇《國史補》)

【附言】

參軍看來是個無理鬧三分、有理鬧翻天的人。陸兗公的家僕,見了他不下馬,他把僕人打了一頓不算,還以辭職相要脅,這顯然有些過分。

陸兗公對參軍顯然是不以為然的,但他處理時,含而不露,從容不迫,冷冷淡淡的幾句話,讓參軍進退維谷。從這裡足以見出陸兗公處事的沉穩、老辣。看來,以柔克剛、以靜制動,以此對付那些胡攪蠻纏的、以官欺民的壞傢伙,還是挺有效的。

試兒誰最佳?

呂文靖:呂夷簡,宋代壽州人,宋仁宗時官至同平章事(宰相),死後謚文靖。

呂夷簡有四個兒子,即呂公弼、呂公著、呂公爽、呂公孺。這幾個兒子都還小的寸候,呂夷簡對他夫人說:「我們這四個兒子,長大後,都可能做官,只是不知道哪個能作宰相?我要試驗一下他們。」

於是,有一天,四個兒子都在外屋;夫人讓丫環舉著四件寶器,裡面裝著茶,到外屋去,並讓她到門口時,故意跌倒,把東西摔碎。

聽到響聲,三個兒子都驚得叫出聲來,有的還跑去告訴夫人,唯獨呂公著,仍舊很沉穩地坐在那兒。

事後,呂夷簡對夫人說:「這個兒子(呂公著)將來肯定能當宰相。」

到了宋哲宗元祜年間,呂公著果然拜相。(宋代劉延世《孫公談圃》)

【附言】

履險如夷,處變不驚,是一種真正的大將風度。一個人如果小時候就沉著、冷靜,以後往往能有所作為。呂夷簡對兒子的檢驗,應該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宰相肚裡能撐船」,呂公著對失手打碎物品的丫環,能以平常對待,顯然是大度能容人的。

不用磕頭幕僚

韓琦在永興任職時,一天,有一個幕官,來參見他;他一見那人,仔細看了一看,皺起眉頭,很不高興,以至幾個月沒同那個幕官說一句話。儀公有次瞅空問韓琦說:「那個幕官,您起初也不認識他,為甚麼一見就不喜歡他?」

韓琦說:「我見他額頭上隱隱有塊腫包,想必是磕響頭造成的。這人肯定不會對我直言諍諫。這樣的人在危急時怎能倚仗呢?」

韓琦終於沒有留用他。(宋代道山先生《道山清話》)

【附言】

幕官又稱幕僚,是地方軍政大吏幕府中參謀、書記之類的僚屬。幕官地位低微,常常要巴結、奉迎主子。本文中的磕頭幕官,顯然是一個慣於奉承、低三下四的人。其額上有塊肉隱起,正是他磕頭的「結晶」。韓琦對這種一味奴顏卑膝的人十分鄙視,他的所察、所為、所言,頗有個性,也很有意味,同時又給人以啟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漢時的許昌人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 由於姚察清正廉明,俸祿又大都接濟了別人,素無積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當有人勸他想些辦法,搞些資財,來改善一下家中清貧生活時,姚察總是笑而不答。
  • 宋仁宗時,西部邊疆發生戰爭,大將劉平陣亡。朝中輿論認為,朝廷委派宦官做監軍,主帥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指揮作用,所以才導致劉平失利。
  • 齊國要攻打宋國。宋王派藏孫子(人名)向南邊去求救於楚。楚王很高興,答應得也很痛快。然而,藏孫子卻很擔心地回去了。
  • 葉南巖在做浦州刺史時,有打群架的人,到州里告狀。一人流血滿面,受重傷,胸部幾乎破裂,生命危在旦夕。
  • 不知過了多少年月,這位院主已經年老。有一天,他渡江去查田,從懷中取出那個寶物青磁碗,突然扔進江中。
  • 唐高宗時,南方部族相聚騷擾邊地。朝廷發兵征剿失利,於是,用徐敬業為刺史。州裡派兵到郊外迎接,徐敬業把他們盡數打發回去,單人獨馬,到了州府。
  • 子嗣一事,人只知操之於我,卻不知主宰在天。或者,人只知主宰在天,卻不知操之於我。
  • 隋朝時,泉縣的惡霸馮弧,倚仗姐夫是朝廷的吏部侍郎,無惡不作。一次與別人下棋,被對方將得沒有還手之力,他要對方把棋收回去,對方不肯,一怒之下,竟用磚頭砸死了對方。
  • 從前,齊國有一位姓黃的老相公,很講究為人謙讓自卑,也喜歡大家稱道他謙卑的美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