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繪畫經典.唐代

唐朝畫馬誰第一 韓幹獨步古今

作者:鄭行之
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人氣: 5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唐朝畫誰第一?
韓幹妙出曹將軍。
——元 宗衍《題韓幹圖》節錄

在中國藝術史上,幾乎每個朝代都有以馬為題材,能代表那個朝代風格的藝術品,比如秦代的兵馬俑,東漢有青銅奔馬《馬踏飛燕》(見下圖),唐朝的唐三彩等等,都是其中富有特色的名品。

銅奔馬,又稱馬踏飛燕、馬超龍雀等,1969年出土於中國甘肅武威雷台古墓的一件東漢青銅器。現藏甘肅省博物館。(G41rn8/Wikimedia Commons)

畫馬名家韓幹

歷代也出現了許多畫馬名家,如唐代的韓幹、宋代李公麟、元代的趙孟頫、清代郎世寧,現代則有徐悲鴻。每位都是當代大家,作品不但被當代人所贊頌,也影響了後世眾多習畫者。韓幹畫馬被唐代《歷代名畫記》作者張彥遠稱讚為「古今獨步」,後代名家如宋代李公麟、元代的趙孟頫畫馬也都曾以韓幹的馬畫為摹本。《宣和畫譜》評韓幹畫馬「脫落展、鄭之外,自成一家之妙」。(*展、鄭即展子虔、鄭法士。皆為隋代知名畫家)

韓幹畫馬怎能做到「古今獨步」、「自成一家之妙」呢?先來看看兩個關於韓幹的小故事。

出於藍更勝於藍

韓幹年少時,家境貧寒。名滿天下的詩人兼水墨畫家王維一見到他的畫就非常賞識,肯定他的才華,決定資助他,並推薦他拜當時畫馬名家曹霸為師(*曹霸是曹魏皇帝曹髦後人)。韓幹拜師之後成就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看元代宗衍的詩就知道:「唐朝畫馬誰第一?韓幹妙出曹將軍。」這裡的「曹將軍」就是曹霸。由此可知韓幹的「古今獨步」一則來自於天賦。然而僅有天賦還不能成其事,我們繼續來看看韓幹怎樣畫馬的小故事。

畫馬寫生 以馬為師

韓幹畫像。(公有領域)

唐玄宗天寶初年,召韓幹入宮為「供奉」(*官職名)。那時陳閎畫馬名聲最響,在宮中一身尊榮。玄宗皇帝命韓幹跟陳閎學習畫馬。自古以來,學國畫和學書法一樣,都由臨摹入手。韓幹不想臨摹而不奉詔,他重寫生。他經常到御馬廄裡去,細心觀察馬的習性、動態、性格特徵。他日,皇上問他為何不師事陳閎,韓幹就說:「臣有自己的老師。現在陛下馬廄裡的馬都是臣之師。」玄宗對他的馬畫更感到好奇。

在御馬廄中,他經常不言不語,甚至靜靜地觀察上幾個時辰,把一般畫家容易忽略的細節都觀察分辨清楚,並寫在冊子上。久而久之,他對馬的各種神情,千變萬化的動態,都能瞭然於心,作畫時自然而然就展現在絹素上。韓幹筆下的馬會那麼生動逼真,仿佛在畫中走動自如,都是來自寫生的功夫。

韓幹到底寫生畫了多少?根據《歷代名畫記》所言,玄宗好大馬,皇宮御廄中有四十萬匹馬。玄宗也好藝術,命韓幹把他的駿馬都畫下來,玉花驄、照夜白、浮雲、飛黃、五方之乘等等都是一時之駿。當時岐、薛、寧、申諸王的馬廄中,都有駿馬,韓幹也都一一畫下來了。就這樣,韓幹寫生駿馬,獨步古今的馬圖誕生了。

韓幹之前的名家重畫骨,「尚翹舉之姿,乏安徐之體」,韓幹的馬則畫出了「安徐之體」。「安徐之體」是在韓幹之前的馬圖中從未有過的風格,「自成一家之妙」。

韓幹畫馬獨步古今《牧馬圖

接著,我們來觀賞韓幹這幅獨步古今的《牧馬圖》。

《牧馬圖》,絹本,淺設色畫。縱27.5公分,橫34.1公分。《牧馬圖》原為《名繪集珍》冊中之一幀,左側有宋徽宗的「韓幹真跡,丁亥御筆」題字。宋徽宗的瘦金字體馳名古今,其凝煉如金的筆畫,其疏朗有致的間架,其開闔有序的筆意,處處都在為韓幹及其《牧馬圖》喝采。

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唐 韓幹《牧馬圖》。(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先說說為何要「牧馬」?

唐玄宗時天下一統之後,西域大宛每歲都獻貢大馬。這些野馬在供人騎乘之前要經過牧馬來調教其筋骨、行步。經過牧馬之後的大宛馬骨力追風,毛彩照地,奔馳異能不可名狀,那時號「木槽馬」。皇上騎乘上經過牧馬調教的駿馬,舒身安神,就好像坐在床榻上。玄宗時將馬兒集放北地群牧,這就是牧馬的背景。

畫風特色 

韓幹在這幅《牧馬圖》中,畫了一人和黑白二馬,一人控二馬。人是虯髯的胡人奚官(*官名,職司養馬),頭上戴襆頭(唐代流行的男性頭巾,也稱為福巾、折上巾),手執韁繩,眼睛望向遠方,表情鎮定又深沉。兩馬和奚官似乎心意相通,它們眼神溫和,攢著四蹄,體態安徐。而穿著素白衣衫的奚官看似心無所繫,卻又若有所思,自在緩行。人和馬兒都有安徐之體、展現安徐之態。

畫家細膩地在許多地方做出對照:首先是兩匹馬,黑白互映。黑馬在右,配掛著淺色朱地花紋錦鞍;白馬在左,配掛的是素面黑鞍,兩者巧妙而細致搭配,互為托襯,給予人協調且豐富的感受。

再者,以細勁流暢的線條勾勒奚官的衣衫衣褶,表現他厚實的體態和沉著的氣質。而馬兒身上的線條則是流暢堅實的,不管是輪廓線也好,身體各部位的區隔線也好,細致得仿彿溶入馬兒厚實的皮肉裡,渾然成為一體。

本幅畫作中,馬壯碩人福泰,唐代崇尚殷碩豐滿的審美觀在此畫中得到了最佳詮釋。觀賞者或可由黑馬的頸、胸、腹、臀感覺到它身形之碩大,毛皮下的脂肉渾厚而且飽滿富彈性,而它的四腳,腿、蹄在對比下則顯得十分精瘦。韓幹畫的馬幾乎都是寫生來的,忠於原物;在其他唐代的畫中也看到這樣精瘦的馬腳風格。而且我們發現,黑馬是本幅畫精氣神之匯聚點,它體內仿彿充塞著飽滿無限的動力。這種鮮明的對比,似乎更能撞擊出煥發的神采與矯健的活力。

韓幹這幅《牧馬圖》,一人二馬的組合,還有一個特點,整體外形呈現「類金字塔型」,穩重、詳和,隱約還帶有些許聖潔之感。金字塔的上端是白衣奚官和他的坐騎——配黑鞍的白馬。而白馬宛頸以大而溫柔的眼,望向四蹄舉重若輕的黑馬,這是金字塔下端。這樣具連帶性的內外在組合,緊密堅實,還穿插馬鞭、韁繩及其配件,在靜謐詳和的氣息中,形成一股縱横之勢,展現著大唐盛世的子民在那強大國威下,所涵育出的自信和自在。

 韓幹《照夜白圖

韓幹《照夜白圖》。(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照夜白圖》畫的是一匹被拴在一根馬樁子上的駿馬。這匹性格剛烈的駿馬是唐玄宗最愛的名馬之一,矯健善奔馳,周身雪白的毛色在夜裡特別醒目,名之為「照夜白」。因為某種緣故,它被拴在柱上。生氣的照夜白,昂首嘶叫,口鼻怒張,頸項的鬃毛怒豎。它狂亂翻轉的四蹄傳達了內心憤怒的程度,我們可以看到激烈的蹬腳、頓蹄的狂飆亂痕、聽到激烈的撞擊聲一般。是否它想藉此來引人注目,從而替它解圍?

唐 韓幹《照夜白圖》局部放大。(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大紀元裁製)

韓幹畫照夜白的眼睛也是一絕,將照夜白複雜的情緒完全表現出來,就像是「畫龍點睛」一般的神來之筆。我們可看到牠圓睜的眼蓄滿怒意,然而從牠流轉的眼珠中卻透露出內心滿含的不安與期待。

韓幹是唐玄宗當朝的宮廷畫家,院體派的特色在此表現得淋漓盡致,看似單純簡約的畫面——就是一匹被拴在柱子上的馬,實則充滿了豐富的內涵和情緒。《宣和畫譜》讚韓幹之才「不唯世間少,天上亦少」。

@*#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讓我們隨著藝術家的詩章、畫作,「坐遊」秋日--元‧趙孟頫《鵲華秋色圖》……李白詩《古風》:「昔我游齊都,登華不注峰。茲山何峻秀,綠翠如芙蓉」。這個被李白讚為既峻秀又美如芙蓉的華不注峰,又被元人趙孟頫為了安慰友人而畫入《鵲華秋色圖》中。展開了秋天裡的詩情長卷……
  • 《江帆樓閣圖》無一毫塵俗氣,藝林中有千里,成就得到歷代名家讚賞。本文細說《江帆樓閣圖》表現手法,忠於原物的工筆法,傅色古艷,筆墨超軼,傳經久遠,深透絹背,有入木三分之妙。
  • 中國名畫欣賞:「青綠山水」金碧山水知多少?我們此次要介紹的青綠山水,是唐代李思訓的代表作《江帆樓閣圖》。
  • 《采薇圖》,乍看之下,會以為是個很浪漫抒情的畫作,其實非也。它是宋朝畫家李唐表現殷商末年伯夷、叔齊「不食周粟」的作品,這幅畫有導正人心的作用,也是李唐晚年人物畫中最傑出的創作,留與後世的南宋名畫之一。宋高宗鍾愛李唐的畫……
  • 讚嘆「翠玉白菜」巧藝的內行人,也要看看這幅宋代名作,《野蔬草蟲圖》,這是宋人古典寫生畫中的驚歎號!宋代重視寫生技巧、掌握造化神工,這件作品展現了寫生的生態、生理、意趣,成了後來「清宮之寶」。
  • 素淨的地面上,有一株孤伶伶的白菜。零星的葉片,褪了不少綠意,也被蟲子啃蝕得有些殘破。一隻紅尾的蝗蟲大剌剌地彈跳了過來,看來又是想要來飽食一頓的饕客。
  • 全冊十開,作者選取荒崖野地的昆蟲小草作題材,畫面充滿生機,、野趣,使觀者徒小物小景中見到自然界中生物的動態,畫幅雖小,而妙趣橫溢。作者筆致毫放,既參徐渭、石濤的風骨,更表現其疏狂的個性,取象造型,重傳神寫意,藝術概括力強,並以草書功力入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