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法國藝術家迷人的一面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筆下的巴黎人面面觀

藝術家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描繪法國動盪時期的巴黎人肖像
Lorraine Ferrier撰文/吳約翰編譯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土耳其花園咖啡館入口》(Entrance to the Jardin Turc),1812年創作。油彩、畫布;28 7/8×36英寸。洛杉磯J‧保羅‧蓋蒂博物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沒聽過法國藝術家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1761年—1845年)的名字?放心,很多人跟你一樣。

2019年倫敦國家美術館舉辦展覽,主題「布瓦伊:巴黎人的生活日常」(Boilly: Scenes of Parisian Life),專家在開場白中提到,藝術家布瓦伊在英國幾乎沒有知名度,主要因為沒有人完整地研究過他的作品。

19世紀前後十年是法國歷史上極為動盪不安的年代。當時重要的歷史事件包括:法國大革命(1789─1799年)、法國大革命戰爭(1792─1802年)、拿破崙戰爭(1803─1815年)以及之後的波旁復辟時期(1814─1830年)和國王路易十八的統治等等大事。布瓦伊(1761─1845年)描繪了當時巴黎人的各種樣貌。

布瓦伊擅長畫肖像,他畫了大約5,000幅小幅肖像畫,有專家認為這樣的數量算少。布瓦伊繪畫技巧精湛,加上他的聰明睿智,創作令人賞心悅目的錯視畫(trompe l’oeil,欺瞞眼睛,譯註:一種逼真到能騙過人眼的作畫技巧);有時也創作挖苦人的諷刺畫(scathing caricatures),當中有許多是自畫像。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男士肖像》(Portrait of a Man),創作時間不詳。油彩、畫布;22.2×17.5cm。1971年哈利‧斯珀林 (Harry G. Sperling)遺贈;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公有領域)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紳士肖像》(Portrait of a Gentleman),約1800年創作。油彩、畫布;22.6×16.8cm。瑪麗蓮和卡爾文‧格羅斯(Marilyn B. and Calvin B. Gross)贈;洛杉磯郡立美術館(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公有領域)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女士肖像》(Portrait of a Lady),約1800年創作。油彩、畫布;21.6×16.8cm。博物館成立25周年紀念,瑪麗蓮和卡爾文‧格羅斯贈;洛杉磯郡立美術館。(公有領域)

布瓦伊描繪的巴黎,從大街道到法國社會的最高階層人物都有。他是第一位從事這樣的創作的法國藝術家,描繪了約500幅以日常生活為場景的風俗畫(genre paintings),包括重大歷史事件的畫作。

肖像畫錯視畫

布瓦伊是木雕師傅的兒子,從小在拉巴塞(La Bassée)長大,拉巴塞位於法國北部靠近比利時邊境的阿拉斯(Arras)。當時那裡的錯視畫與鄰近的佛蘭德斯(Flanders)地區一樣流行。布瓦伊跟隨當地畫家紀堯姆-多米尼克-雅克唐雷(Guillaume-Dominique-Jacques Doncre)學習錯視畫。他在哪裡學習肖像畫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在1779年開始成為職業畫家,當時約莫18歲。

畫中小男孩打扮成馬木路克士兵(Mamluk warrior)。馬木路克士兵於1798年後隨拿破崙從埃及來到巴黎。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男孩肖像》(Portrait of a Boy),約1805年創作。油彩、畫布;72.2×59.4cm。2019年尤金和克萊爾‧肖慈善信託基金(the Eugene V. and Clare E. Thaw Charitable Trust)捐贈;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公有領域)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穿著帝王侍從制服的德加爾茲‧德‧馬爾維拉德男爵》(Baron de Galz de Malvirade, in the Uniform of the Emperor’s Page)。油彩、畫布。法國波爾多(Bordeaux)裝飾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Decorative Arts)。(公有領域)

1800年,布瓦伊創作了一幅名為「欺瞞眼睛」(Trompe L’oeil)的錯視畫。這個新詞於是成為這類錯視藝術流派的名稱,錯視藝術源自古希臘。

當他的錯視畫作品《繪畫集》(A Collection of Drawings)在羅浮宮展出時,吸引不少觀眾駐足欣賞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畫作,以致於博物館人員必須架起欄杆管控參觀人潮。

布瓦伊於1800年初期創作的一幅錯視畫,展示他在肖像畫和仿真畫方面的技巧。畫中繪製了一枚硬幣、一片玻璃鏡片、各種小圖畫以及草圖習作,另外還有一小幅年輕人的肖像。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幅畫,很難判斷木製畫框是真的還是假的,彩色皺褶畫紙暗示它是一幅錯視畫。通常,藝術家會在錯視畫作中放置一些線索,例如裂痕、摺痕、紙張上的折角,或碎玻璃等。

點擊觀看圖片: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錯視畫》,1800年代初期創作。

布瓦伊受到北方文藝復興大師的啟發,尤其是荷蘭大師,致使他一生都在收集荷蘭繪畫作品。經常有人拿布瓦伊和荷蘭黃金時代畫家傑瑞特‧道(Gerrit Dou)相比,後者擅長小型、精緻的風俗畫和錯視畫。荷蘭畫家在許多作品中會以窗戶為主題;我們可以回想一下著名的荷蘭黃金時代畫家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筆下的女士在窗邊的光線下讀信的模樣。

身處啟蒙時代(the Age of Enlightenment)的布瓦伊,對於天文學上的新發現隨手可得。他對光學特別感興趣,於是他的畫中會出現一些科學儀器,例如《窗邊的女孩》(A Girl at a Window)。這幅畫呈現藝術家出色的筆觸,看起來像是版畫,以灰色調呈現許多不同物件的表面,像是柔軟的皮膚和絲綢、金屬、玻璃和石頭等。受藝術家傑瑞特‧道的影響,布瓦伊也在窗台下描繪淺浮雕。《窗邊的女孩》最早的版本是彩色的。這幅以灰色單色調技法(grisaille)繪製的作品正好給現已遺失的彩色版本留下記錄。

點擊觀看圖片: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窗邊的女孩》,1799年後創作。

描繪歷史的畫作

布瓦伊在作品《土耳其花園咖啡館門口》(Entrance to the Jardin Turc)裡完美捕捉拿破崙時代喧囂的巴黎,這幅作品與草圖都可在洛杉磯蓋蒂博物館(the Getty Center)裡欣賞到。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土耳其花園咖啡館門口草圖》,約1810至1812創作。棕色墨水及石墨;27.9×38.1cm。洛杉磯J‧保羅‧蓋蒂博物館(The J. Paul Getty Museum)。(公有領域)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土耳其花園咖啡館門口》,1812年創作。油彩、畫布;73.4×91.4cm。洛杉磯J‧保羅‧蓋蒂博物館。(公有領域)

布瓦伊住在咖啡館附近,他一定看過巴黎人在林蔭大道陰涼處乘涼等類似的景象。他選擇以街頭手搖風琴師(organ grinder)與木偶戲娛樂群眾的場景來繪製作品。畫面左邊,有位孩子向一對中產階級夫婦展示他溫馴的土撥鼠寵物。場景中有些人物來自布瓦伊的肖像作品。樹幹旁有位身穿白衣的女士像是在做白日夢,呼應身邊另一位保姆。布瓦伊也將自己畫入畫中,他戴著高禮帽與眼鏡,靜靜地觀察著我們,一如他看待人生的方式。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五個藝術家自畫像習作》(Study Sheet With 5 Self-Portraits of the Artist),約1810年創作。黑色粉筆、白色加強效果、紙;16.2×22.6cm。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經常將自己畫入作品中。拉姆斯伯里莊園基金會(The Ramsbury Manor Foundation),英國威爾特郡(Wiltshire)拉姆斯伯里(Ramsbury)。(公有領域)

布瓦伊最值得一提的歷史畫作是一幅紀念拿破崙加冕的畫作,公認是當時最高的藝術形式。1804年12月2日,拿破崙選在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Cathedral)舉行盛大的加冕儀式,而不在法國傳統加冕的地點,位於東北部城市蘭斯(Reims)的蘭斯大教堂(Reims Cathedral)。

拿破崙委託畫家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創作一幅紀念這段具有歷史意義且史無前例的事件。大衛果真沒讓人失望。那幅宏偉的畫作《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聖母院舉行帝王拿破崙的祝聖典禮和王后約瑟芬的加冕典禮》(The Consecration of the Emperor Napoleon and the Coronation of the Empress Joséphine in Notre-Dame Cathedral on 2 December 1804),常簡稱為「拿破崙加冕典禮」(The Coronation of Napoleon),高近20英尺、寬33英尺(約610x1006cm),展現長達三小時壯觀的儀式及其精神。大衛只用兩年多的時間就完成這幅作品,畫作展現拿破崙的妻子約瑟芬(Joséphine)在法國和外國政要簇擁下,跪著從丈夫手中接過王后王冠的那一刻。拿破崙一見到這幅巨作立刻驚呼:「這幅畫值得好好欣賞!」

1808年,大衛首次在羅浮宮的年度法國王家繪畫雕塑學院(French Royal Academy)展覽廳展出這幅畫作。

王室委託布瓦伊繪製一幅大衛的畫作在羅浮宮受到大眾歡迎的作品。布瓦伊寫信給大衛希望徵求對方允許複製他的作品。大衛親自來到布瓦伊的工作室卻撲了空,於是留下一張充滿趣味的字條:

「大衛親自來答覆布瓦伊大師了:同意複製,因為我有充分理由相信您才華出眾,最重要的是,您想繪製的主題將贏得無數讚美。此刻我想到這幅畫從展覽廳回來後仍捲起收藏著;只要布瓦伊大師需要,近日可隨時來索邦廣場(place de Sorbonne)我的工作室找我,大衛會為布瓦伊的作品提供任何必要的協助,這個絕佳的提議,只有布瓦伊獨有。」

「我(大衛)已經觀察過那些來看我作品的人群,我們來看看是否我倆英雄所見略同。」

拿破崙的加冕典禮是獨一無二的歷史事件,而這些作品能讓法國人以最近的距離了解史事。遊客參觀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n New York)即可欣賞到布瓦伊的完成品《公眾在羅浮宮觀看大衛的「拿破崙加冕」》( The Public Viewing David’s ‘Coronation’ at the Louvre)。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作品《公眾在羅浮宮觀看大衛的「拿破崙加冕」》,1810年創作。油彩、畫布;61.6×82.6cm。2012年查爾斯‧萊特曼(Charles Wrightsman)夫人贈;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公有領域)

畫中興奮的人群爭相觀看大衛的畫,感受拿破崙加冕的場景。父母親讓孩子高高坐在肩膀上欣賞這幅畫,人群中也有一些人指著畫中某些場景。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榮譽館長凱瑟琳‧貝傑(Katharine Baetjer)在博物館網站上的錄音檔中說道,畫面左側有一名頭戴雙角帽(bicorne hat)的軍官大聲朗讀畫作導覽,指出大衛畫裡所有顯要的人物。布瓦伊利用三頂雙角帽引導我們聚焦在大衛畫作的焦點:約瑟芬。此外,博物館網站也提到,群眾摘下帽子的原因:「可能出於對王室夫婦致敬,也可能是想獲得更好的視野」。

畫面裡有六張臉來自布瓦伊之前畫過的藝術家、政治家和文人的肖像。他把兒子朱利安(Julien)的側臉也繪入畫中,當時朱利安13歲左右,位置就在穿藍色洋裝小女孩的上方。此外,畫裡戴著眼鏡手持高禮帽仔細端詳畫作的男人就是畫家布瓦伊本人。

透過布瓦伊的畫作,我們能看到巴黎、巴黎人,以及那些影響或塑造18世紀末、19世紀初的法國還有歐洲和美國的歷史事件。

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的許多草圖習作在法國里爾美術宮(the Lille Palace of Fine Arts)展覽。這些草圖是為了準備作品《伊薩貝工作室的藝術家聚會》(Meeting of Artists in Isabey’s Studio)而繪製。(公有領域)

蘇富比拍賣師詹姆斯‧麥克唐納(James Macdonald)在拍賣圖錄中寫道:「布瓦伊描繪法國社會各階層的人物鮮明耀眼,包括藝術家、醫生、士兵、貴族、婦女、兒童等。整體上來看,布瓦伊的肖像畫似乎比那個時代的任何紀念碑或藝術品更能捕捉那個時代。」

原文:The Thousand Parisian Faces of Louis-Léopold Boilly’s Ar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洛琳‧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美術和手工藝相關文章。關注能傳達美和傳統價值觀的作品,聚焦北美和歐洲的藝術家或工藝師。希望能為稀有而鮮為人知的藝術和手工藝品宣傳,進而保存傳統藝術遺產。現居英國倫敦郊區,從事寫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 仙子仙女和他們豐富的傳說故事,久遠以來就讓世人著迷,對英國人來說尤其如此。在維多利亞時代(1830至1900年代),仙子畫(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又稱童話畫/精靈畫)成為獨特的藝術流派。這種對童話的迷戀始於19世紀中葉,很大程度上是受社會變革所推動的。面對科學進步和工業化發展,人們在自然世界之外,對於靈性世界的興趣也與日俱增。
  • 17世紀意大利畫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聖母無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又稱聖母無原罪始胎、聖母始胎無染原罪)散發著神聖美麗、純潔和光芒,聖母的一顰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誠的心。她微微仰頭,虔誠地凝視著上帝,雙手輕輕合十,做出祈禱的姿態。看著畫作,你彷彿可以聽見天使吟唱的讚美樂音,飄揚於雲層之間。
  • 「莎士比亞戲劇最棒的一點是,沒有人能告訴你它們應該是什麼樣子。劇本中的舞台說明和場景布置是出了名的簡短;幾乎 沒有任何關於服裝或外觀的規定。」畫家們正是利用這一特點創作出波瀾壯闊的畫作,將莎翁戲劇的魅力展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仍然發出自己的聲音、反映出獨特的風格。
  • 達‧芬奇為加勒拉尼所繪的這幅《抱銀貂的女子》,其含意不言自明。達‧芬奇等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沒有使用語法,而是仔細地藉由一系列的象徵圖示(motifs)來呈現畫作主角的地位、個性和美德。文藝復興時期的觀畫者,無論他們說哪種語言,都能看懂這種藝術上的視覺語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