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門故事(一):聖人之勇

濁世清蓮
font print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一般都認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戰場不避槍林彈雨、行俠仗義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卻不這樣認為。

子路是孔門弟子中性格粗直、崇尚勇力的一位。稍遇不平,便憤然作色,甚或拔劍相鬥。一次,孔子讓弟子各言其志,子路曰願舉兵攻敵,必攘地千里。孔子認為子路只是個憤憤然的勇士,並未得孔門儒學「勇」之真諦。

那麼,孔門儒學「勇」之真諦是什麼呢?在孔子看來,「勇」也是有層次的。有漁父、獵夫、烈士之勇,更有聖人之勇。聖人之勇才是孔門儒學所要達到的最高標準。

據《孔子集語‧雜事》記載:孔子遊山,子路隨行。夫子口渴了,讓子路去打水。子路水邊遇虎,與老虎搏鬥,把老虎尾巴拽下來了。子路很得意,把老虎尾巴揣在懷裡,回來問夫子:「上士打虎如之何?」夫子曰:「持虎頭。」「中士打虎如之何?」「持虎耳。」「下士打虎如之何?」「持虎尾。」子路非常生氣,自己與老虎搏鬥,差點兒連命都搭進去了,才落了個下士。他跑到一邊,把老虎尾巴扔掉,揣了個石盤回來了。子路認為孔夫子先知先覺,明知水邊有老虎,讓自己去打水,就是想讓老虎吃掉自己。所以揣個石盤回來,欲殺孔子。他問夫子:「上士殺人如之何?」夫子曰:「用筆端。」「中士殺人如之何?」「用語言。」「下士殺人如之何?」「用石盤。」

古人把士人分為上、中、下三等。孔夫子認為,上等的士人殺人用筆尖,就是「筆伐」,中等的士人殺人用語言,即「口誅」,只有下等的士人才動用武力。就是說,夫子認為,以武力服人的人只是個下等的士人,並不是真正的勇士。子路雖很粗野,卻也明白了殺了孔子自己依然是個下士,而且絕對不能做下士,於是他悄悄的扔掉了石盤。

孔子貌似陽虎,過匡城,匡人以為陽虎而圍之於館舍,且欲殺之。孔子彈琴唱歌,聲不絕耳。子路不解,問孔子為何如此娛樂,孔子說:「水行不避蛟龍,是漁父之勇;陸行不避虎兕,是獵夫之勇;白刃交於前而視死若歸,是烈士之勇;知窮之有命,通之有時,臨大難而不懼,是聖人之勇。」勸子路且靜觀天命。不久,匡人入而辭謝,言其以為陽虎而圍之。

什麼是聖人之勇?聖人之勇就是一種處世態度,即知天命、順天命、臨危不懼、處難不驚、無論什麼巨難困苦都能泰然處之、靜候天命的處世態度。孔夫子就是憑著這種不驚不懼的聖人之勇,平安渡過了以上的生死大難,不動聲色的化敵為友,化險為夷。

聖人之勇為何能不武而威?因為它符合天道。儒家認為,上天只輔佑德高的人,聖人德高齊天,天必佑之。而「自天祐之,吉無不利」,所以聖人能不為而成,不武而威,能不戰而屈人之兵,能垂衣裳而天下治。

(事出《孔子集語》、《莊子‧秋水》、《史記‧孔世家》)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9/17/54835.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次,魯哀公問孔子說:「我聽說,向東邊擴展住宅,不吉祥。真有這回事嗎?」
  • 孔子說:「我對有些人感到羞愧;對有些人很鄙視;對有些人感到很危險...
  • 有一回,子貢向孔子請教如何治理百姓的方法。孔子說:「戰戰兢兢地,像用一條朽爛的繩子拉馬那樣,去對待百姓。」
  • 縱觀歷史上的君王們,他們在繼承王位之初,都希望自己與日月齊明,與天地同輝,與五帝、三王同垂青史。
  • 荀況(公元前313年至公元前238年),是戰國時代的思想家,著有《荀子》三十二篇。他在一篇文章中,論述了不忍而好鬥的危害。
  • 漢和帝的皇后鄧綏,姥在和帝死後臨朝聽政,是為鄧太后。她六歲時即懂《史書》,十二歲時通曉《詩經》、《論語》。十六歲入宮後,一開始為貴人,後來因為知書達理,德高望重,而被立為皇后。她雖然位列至尊,卻仍不忘讀書,在後宮中,曾師從曹大家學習經書。
  • 孝道是人倫的重要基礎,神對真正行孝的人也是非常看重的。清乾隆年間以博學而聞名的紀曉嵐,在他的《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中就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 有一回,魯哀公問孔子:「如何才能治理好國家?」

    孔子說:「國政當中最急迫的,就是要讓百姓富裕和長壽。」

  • 吳保安,河北人。任遂州方義縣尉。他的同鄉郭仲翔,是郭元振的侄子。郭仲翔很有才學,郭元振打算幫助他成名和做官。趕上蠻敵侵犯,朝廷派李蒙做姚州都督,帥領軍隊去征討。李蒙臨走時,與郭元振告辭,郭元振就把郭仲翔介紹給他,並說:「郭仲翔是我弟弟的獨子,還沒出名和做官,你暫且帶他去軍中鍛煉。如果能破敵立功,使他也能享受一點微薄的俸祿。」李蒙答應了他。 他見郭仲翔確很有才幹,便任他做了判官,讓他處理軍政事務。他們一起到了蜀地。
  • 鄭燮(1693--1765)字克柔,號板橋,江蘇興化人。乾隆元年(1736)進士,曾做過山東范縣、濰縣的知縣。板橋性格灑脫寬厚,在任知縣的十二年間有惠政,在他治下的縣境,牢獄曾幾度空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