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中國第一通史:史記(20)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考王封其弟于河南,①是爲桓公,以續周公之官職。桓公卒,子威公代立。

  威公卒,子惠公代立,乃封其少子于鞏②以奉王,號東周惠公。③

  注①正義帝王世紀雲:“考哲王封弟揭于河南,續周公之官,是爲西周桓公。”

  按:自敬王遷都成周,號東周也。桓公都王城,號西周桓公。

  注②集解徐廣曰:“惠公之子也。”正義鞏音拱。郭緣生述征記鞏縣,周地,鞏伯邑。史記周顯王二年西周惠公封少子班于鞏,以奉王室,爲東周惠公也。

  子武公,爲秦所滅。

  注③索隱考王封其弟于河南,爲桓公。卒,子威公立。卒,子惠公立。長子曰西周公。又封少子于鞏,乃襲父號曰東周惠公。于是有東西二周也。按:系本“西周桓公名揭,居河南;東周惠公名班,居洛陽”是也。

  威烈王二十三年,九鼎震。命韓﹑魏﹑趙爲諸侯。

  二十四年,崩,①子安王驕立。是歲盜殺楚聲王。

  注①集解徐廣曰:“皇甫謐曰元丙辰,崩己卯。”駰案:宋衷曰“威烈王葬洛陽城中東北隅”也。

  安王立二十六年,崩,①子烈王喜立。烈王二年,周太史儋②見秦獻公曰:

  ③“始周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載複合,④合十七歲而霸王者出焉。”⑤

  注①集解皇甫謐曰:“安王元庚辰,崩乙巳。”

  注②索隱老子列傳曰“儋□老子”耳,又曰“非也”,驗其年代是別人。正義幽王時有伯陽甫。唐固曰:“伯陽甫,老子也。”按:幽王元年至孔子卒三百餘年,孔子卒後一百二十九年,儋見秦獻公。然老子當孔子時,唐固說非也。

  注③正義秦本紀雲獻公十一年見,見後十五年,周顯王致文武胙于秦孝公,是複合時也。

  注④集解應劭曰:“周孝王封伯翳之後爲侯伯,與周別五百載。至昭王時,西周君臣自歸受罪,獻其邑三十六城,合也。”韋昭曰:“周封秦爲始別,謂秦仲也。五百歲,謂從秦仲至孝公强大,顯王致伯,與之親合也。”索隱按:周封非子爲附庸,邑之秦,號曰秦嬴,是始合也。及秦襄公始列爲諸侯,是別之也。

  自秦列爲諸侯,至昭王五十二年,西周君臣獻邑三十六城以入于秦,凡五百一十六年,是合也。雲“五百”,舉其大數。

  注⑤集解徐廣曰:“從此後十七年而秦昭王立。”駰案:韋昭曰“武王﹑昭王皆伯,至始皇而王天下”。索隱霸王,謂始皇也。自周以邑入秦,至始皇初立,政由太后﹑嫪毐,至九年誅毐,正十七年。正義周始與秦國合者,謂周﹑秦俱黃帝之後,至非子未別封,是合也。而別者,謂非子末年,周封非子爲附庸,邑之秦,後二十九君,至秦孝公二年五百載,周顯王致文武胙于秦孝公,複與之親,是複合也。合十七歲而霸王者出,謂從秦孝公三年至十九年周顯王致胙于秦孝公,是霸也。孝公子惠王稱王,是王者出也。然五百載者,非子生秦侯已下二十八君,至孝公二年,都合四百八十六年,兼非子邑秦之後十四年,則成五百。

  十年,烈王崩,弟扁立,①是爲顯王。顯王五年,賀秦獻公,獻公稱伯。九年,致文武胙于秦孝公。②二十五年,秦會諸侯于周。二十六年,周致伯于秦孝公。三十三年,賀秦惠王。三十五年,致文武胙于秦惠王。四十四年,秦惠王稱王。③其後諸侯皆爲王。④

  注①正義扁,邊典反。

  注②集解胙,膰肉也。左傳曰:“王使宰孔賜齊侯胙,曰天子有事于文武。”

  注③正義秦本紀雲惠王十三年,與韓﹑魏﹑趙幷稱王。

  注④索隱謂韓﹑魏﹑齊﹑趙也。

  四十八年,顯王崩,子慎靚王定立。慎靚王立六年,崩,子赧王延立。①王赧時東西周分治。②王赧徙都西周。③

  注①索隱皇甫謐雲名誕。赧非謚,謚法無赧。正以微弱,竊鈇逃債,赧然臱愧,故號曰“赧”耳。又按:尚書中候以“赧”爲“然”,鄭玄雲“然讀曰赧”。

  王劭按:古音人扇反,今音奴板反。爾雅曰面臱曰赧。

  注②索隱西周,河南也。東周,鞏也。王赧微弱,西周與東分主政理,各居一都,故曰東西周。按:高誘曰西周王城,今河南。東周成周,故洛陽之地。

  注③正義敬王從王城東徙成周,十世至王赧,從成周西徙王城,西周武公居焉。

  西周武公①之共太子死,有五庶子,毋適立。司馬剪②謂楚王曰:“不如以地資公子咎,爲請太子。”左成曰:③“不可。周不聽,是公之知困而交疏于周也。④不如請周君孰欲立,以微告剪,剪請令楚*(賀)**[資]*之以地。”

  果立公子咎爲太子。⑤

  注①集解徐廣曰:“惠公之長子。”索隱按:戰國策作東周武公。

  注②正義剪音子踐反,楚臣也。

  注③正義楚臣也。

  注④正義言以地資公子咎請爲太子,周若不許,是楚于周交益疏。

  注⑤正義楚命剪適周,諷周君欲立誰,以微言告于剪,剪令楚*(賀)**[資]*之以地,周果立咎爲太子也。此以上至“西周武公”,是楚令周立公子咎爲太子也。

  八年,秦攻宜陽,①楚救之。而楚以周爲秦故,將伐之。②蘇代爲周說楚王曰:“何以周爲秦之禍也?③言周之爲秦甚于楚者,欲令周入秦也,故謂‘周秦’也。④周知其不可解,必入于秦,此爲秦取周之精者也。⑤爲王計者,周于秦因善之,不于秦亦言善之,以疏之于秦。⑥周絕于秦,必入于郢矣。”

  ⑦

  注①正義括地志雲:“故韓城一名宜陽城,在洛州福昌縣東十四裏,□韓宜陽縣城也。”

  注②索隱宜陽,韓地,秦攻而楚救之,周爲韓出兵,而楚疑周爲秦,因加兵伐周。

  注③索隱蘇代爲周說楚王,王何以道周爲秦,周實不爲秦也。今王責周道爲秦,周懼楚,必入秦,是爲禍也。

  注④索隱周、秦相近,秦欲幷周而外睦于周,故當時諸侯咸謂“周秦”。

  注⑤正義解音紀買反。代言周若知楚疑親秦,其計定不可解免,周必親于秦也。是爲秦取周精妙之計。

  注⑥正義代言爲王計者,周親秦,因而善之;周不親,亦言善之。楚若善周,周必疏于秦也。

  注⑦正義郢,楚都也。楚既親周,秦必絕周親楚矣。以上至“八年”,蘇代說楚合周。

  秦借道兩周之閑,①將以伐韓,周恐借之畏于韓,不借畏于秦。史厭②謂周君曰:③“何不令人謂韓④公叔曰‘秦之敢絕周而伐韓者,信東周也。

  公何不與周地,發質使之楚’?⑤秦必疑楚不信周,是韓不伐也。又謂秦曰‘韓强與周地,將以疑周于秦也,周不敢不受’。秦必無辭而令周不受,⑥是受地于韓而聽于秦。”⑦

  注①正義上“借”音精夕反,下音子夜反。

  注②正義烏减反,又于點反。

  注③索隱周君,西周武公也。時王赧微弱,不主盟會,寄居西周耳。

  注④集解徐廣曰:“一作‘何’。應劭*(曰)*氏姓注雲以何姓爲韓後。”

  注⑤正義質音竹利反。使音所吏反。質使,令公子及重臣等往楚爲質,使秦疑楚,又得不信周也。質平敵不相負也。

  注⑥正義又謂秦曰:“韓强與周地,令秦疑周親韓,則周不敢不受,秦必無巧辭而令周不敢*(不)*受韓地也。”

  注⑦索隱此史厭說韓,令與周地,使質于楚,令秦疑楚不信周,得不假道伐韓,而猶聽命于秦。

  秦召西周君,西周君惡往,故令人謂韓王①曰:“秦召西周君,將以使攻王之南陽也,王何不出兵于南陽?周君將以爲辭于秦。②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逾河而攻南陽矣。”③

  注①索隱按:戰國策雲或人爲周君謂魏王雲者也。

  注②索隱高誘注戰國策曰:“以魏兵在河南爲辭,周君不往朝秦也。”

  注③正義南陽,今懷州也。杜預雲在晋山南河北。以上至“秦召西周君”,是西周君說韓令出兵河南謀秦也。

  東周與西周戰,韓救西周。或爲東周說韓王曰:①“西周故天子之國,多名器重寶。王案兵毋出,可以德東周,②而西周之寶必可以盡矣。”③

  注①正義爲音于僞反。乃或人爲東周說韓王,令按兵無出,則周德韓矣。

  注②正義韓按兵不出伐東周,而東周甚愧韓之恩德也。

  注③正義韓出兵助西周,雖不攻東周,西周愧其佐助,寶器必盡歸于韓。以上至“東周與西周戰”,是或人說韓令無救西周也。

  王赧謂成君。楚圍雍氏,①韓征甲與粟于東周,東周君恐,召蘇代而告之。

  代曰:“君何患于是。臣能使韓毋征甲與粟于周,又能爲君得高都。”②周君曰:“子苟能,請以國聽子。”代見韓相國曰:③“楚圍雍氏,期三月也,今五月不能拔,是楚病也。④今相國乃征甲與粟于周,是告楚病也。”韓相國曰:“善。使者已行矣。”

  ⑤代曰:“何不與周高都?”韓相國大怒曰:“吾毋征甲與粟于周亦已多矣,⑥何故與周高都也?”代曰:“與周高都,是周折而入于韓也,秦聞之必大怒忿周,即不通周使,是以弊高都得完周也。曷爲不與?”相國曰:“善。”果與周高都。

  ⑦

  注①集解徐廣曰:“陽翟雍氏城也。戰國策曰‘韓兵入西周,西周令成君辯說秦求救’,當是說此事而脫誤也。”索隱如徐此說,自合當改而注結之,不合與“楚圍雍氏”連注。正義雍音于恭反。括地志雲:“故雍城在洛州陽翟縣東北二十五裏,故老雲黃帝臣雍父作杵臼所封也。”按:其地時屬韓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今河南新城縣高都城也。”索隱高誘雲:“高都,韓邑,今屬上黨也。”正義括地志雲;“高都故城一名郜都城,在洛州伊闕縣北三十五裏。”

  注③集解漢書百官表曰:“相國,秦官。”駰謂韓亦有相國,然則諸國共放秦也。索隱相國,公仲侈也。

  注④正義謂楚兵弊弱也。

  注⑤索隱已,止也。

  注⑥正義言幸甚也。

  注⑦正義以上至“楚圍雍氏”,是蘇代爲東周說韓,令不征甲而得高都。

  三十四年,蘇厲謂周君曰:“秦破韓、魏,撲師武,①北取趙藺、離石者,②皆白起也。

  是善用兵,又有天命。今又將兵出塞攻梁,③梁破則周危矣。君何不令人說白起乎?曰‘楚有養由基者,善射者也。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而百中之。

  左右觀者數千人,皆曰善射。有一夫立其旁,曰“善,可教射矣”。養由基怒,釋弓搤劍,曰“客安能教我射乎”?客曰“非吾能教子支左詘右也。④夫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而百中之,不以善息,⑤少焉氣衰力倦,弓撥矢鈎,一發不中者,百發盡息”。⑥今破韓、魏,撲師武,北取趙藺、離石者,公之功多矣。今又將兵出塞,過兩周,倍韓,攻梁,一舉不得,前功盡□。公不如稱病而無出’。”⑦

  注①集解徐廣曰:“撲,一作‘仆’。戰國策曰秦敗魏將犀武于伊闕。”

  注②集解地理志曰西河郡有藺、離石二縣。正義藺音力刃反。括地志雲:“離石縣,今石州所理縣也。”藺近離石,皆趙二邑。

  注③正義謂伊闕塞也,在洛州南十九裏。伊闕山今名鍾山。酈元注水經雲:“兩山相對,望之若闕,伊水曆其閑,故謂之伊闕。”按:今謂之龍門,禹鑿以通水也。

  注④索隱按:列女傳雲“左手如拒,右手如附枝,右手發之,左手不知,此射之道也”。又越絕書曰“左手如附泰山,右手如抱嬰兒”。

  注⑤索隱言不以其善而且停息。息,止也。

  注⑥索隱息猶□。言幷□前善。

  注⑦正義以上至“三十四年”,是蘇厲爲周說白起無伐梁也。

  四十二年,秦破華陽約。①馬犯謂周君曰:“請令梁城周。”②乃謂梁王曰:

  “周王病若死,則犯必死矣。③犯請以九鼎自入于王,王受九鼎而圖犯。”④梁王曰:“善。”遂與之卒,言戍周。⑤因謂秦王曰:“梁非戍周也,將伐周也。王試出兵境以觀之。”⑥秦果出兵。又謂梁王曰:⑦“周王病甚矣,犯請後可而複之。⑧今王使卒之周,諸侯皆生心,後舉事且不信。不若令卒爲周城,以匿事端。”⑨梁王曰:“善。”遂使城周。⑩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厄’。”正義司馬彪雲:“華陽,亭名,在密縣。秦昭王三十三年,秦背魏約,使客卿胡傷擊魏將芒卯華陽,破之。”六國年表雲:

  “白起擊魏華陽,芒卯走。”括地志雲:“故華陽城在鄭州管城縣南四十裏是。”

  按:馬犯見秦破魏華陽約,懼周危,故謂“請梁城周”也。

  注②索隱華陽,地名。司馬彪曰:“華陽,亭名,在密縣。秦昭王三十三年,秦背魏約,使客卿胡傷擊魏將芒卯華陽,破之。”是馬犯見秦破魏約,懼周危,故謂周君請梁城周,而設詭計也。

  注③正義馬犯,周臣也。乃說梁王曰,秦破魏華陽之軍,去周甚近,周王憂懼國破,猶身之重病,若死,則犯必死也。

  注④索隱圖,謀也。犯謂梁王,我方入鼎于王,王當謀救援己也。

  注⑤正義戍,守也。周雖未入九鼎于梁,而梁信馬犯矯言,遂與之卒,令守周。

  注⑥正義梁兵非戍周也,將漸伐周而取九鼎寶器,王若不信,試出師于境,以觀梁王之變也。

  注⑦正義馬犯說秦,得秦出兵于境,又重歸說梁王也。

  注⑧索隱按:戰國策“甚”作“愈”。犯請後可而複之者,言王病愈,所圖不遂,請得在後有可之時以鼎入梁也。正義複音扶富反。複,重也。秦既破華陽軍,今又出兵境上,是周國病秦久矣。犯前請卒戍周,諸侯皆心疑梁取周,後可更重請益卒守周乎?

  注⑨索隱梁實圖周九鼎,且外遣卒戍周和合。秦舉兵欲侵周,梁不救周,是本無善周之事,止是欲周危而取九鼎,故諸侯皆心不信梁矣。故不如匿事端,使卒爲周城。正義既諸侯生心,不如令卒便爲築城,以隱匿疑伐周之事端,絕諸侯不信之心。梁王遂使城周,解諸侯之疑也。

  注⑩正義以上至“四十二年”,是馬犯說梁王爲周築城也。

  四十五年,周君之秦客謂周*(最)**[溊]*曰:①“公不若譽秦王之孝,因以應爲太后養地,②秦王必喜,是公有秦交。交善,周君必以爲公功。交惡,勸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③秦攻周,而周溊謂秦王曰:“爲王計者不攻周。

  攻周,實不足以利,聲畏天下。天下以聲畏秦,必東合于齊。兵弊于周。合天下于齊,則秦不王矣。天下欲弊秦,勸王攻周。秦與天下弊,則令不行矣。”④

  注①索隱*(最)**[溊]*音詞喻反,周之公子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地理志雲應,今潁川父城縣應鄉是也。”索隱戰國策作“原”。

  原,周地。太后,秦昭王母宣太后羋氏也。正義括地志雲:“故應城,殷時應國,在*(城)*父*[城]*。”按:應城此時屬周。太后,秦昭王母宣太后羋氏。

  注③正義客謂周溊曰,周君與秦交善,是溊之功也。與秦交惡,勸周君入秦者周溊,今必得勸周君之罪也。以上至“四十五年”,是周客說周溊,令周君以應入秦,得交善而歸也。

  注④正義令音力政反。秦欲攻周,周溊說秦曰,周,天子之國,雖有重器名寶,土地狹少,不足利秦國。王若攻之,乃有攻天子之聲,而令天下以攻天于之聲畏秦,使諸侯歸于齊,秦兵空弊于周,則秦不王矣。是天下欲弊秦,故勸王攻周,令秦受天下弊,而令教命不行于諸侯矣。以上至“秦攻周”,是周溊說秦也。

  五十八年,三晋距秦。周令其相國之秦,以秦之輕也,還其行。①客謂相國曰:“秦之輕重未可知也。②秦欲知三國之情。公不如急見秦王曰‘請爲王聽東方之變’,秦王必重公。重公,是秦重周,周以取秦也;齊重,則固有周聚③以收齊:是周常不失重國之交也。”④秦信周,發兵攻三晋。⑤

  注①正義以秦輕易周相,故相國于是反歸周也。

  注②正義言秦之輕相國重相國,亦未可知。

  注③集解徐廣曰:“一作‘溊’,溊亦古之聚字。”

  注④正義按:周聚事齊而和于齊周,故得齊重。今相國又得秦重,是相國收秦,周聚收齊,周常不失大國之交也。

  注⑤正義三晋,韓、魏、趙也。以上至“五十八年”,是客說周相國,令報三國之情,得秦重也。

  五十九年,秦取韓陽城負黍,①西周恐,倍秦,與諸侯約從,②將天下銳師出伊闕攻秦,③令秦無得通陽城。秦昭王怒,使將軍摎④攻西周。西周君礶秦,⑤頓首受罪,盡獻其邑三十六,口三萬。⑥秦受其獻,歸其君于周。

  注①集解徐廣曰:“陽城有負黍聚。”正義括地志雲:“陽城,洛州縣也。負黍亭在陽城縣西南三十五裏。故周邑。左傳雲‘鄭伐周負黍’是也。”今屬韓國也。

  注②集解文穎曰:“關東爲從,關西爲橫。”孟康曰:“南北爲從,東西爲橫。”

  瓚曰:“以利合曰從,以威勢相脅曰橫。”正義按:諸說未允。關東地南北長,長爲從,六國共居之。關西地東西廣,廣爲橫,秦獨居之。

  注③正義西周以秦取韓陽城、負黍,恐懼,倍秦之約,共諸侯連從,領天下銳師,從洛州南出伊闕攻秦軍,令不得通陽城。

  注④集解漢書百官表曰:“前、後、左、右將軍,皆周末官也。”正義摎音紀齨反。

  注⑤正義謂西周武公。

  注⑥索隱秦昭王之五十二年。

  周君、王赧卒,①周民遂東亡。秦取九鼎寶器,而遷西周公于□狐。②後七歲,秦莊襄王滅東*(西)*周。③東西周皆入于秦,周既不祀。④

  注①集解宋衷曰:“謚曰西周武公。”索隱非也。徐以西周武公是惠公之長子,此周君即西周武公也。蓋此時武公與王赧皆卒,故連言也。正義劉伯莊雲:“赧是臱耻之甚,輕微危弱,寄住東西,足爲臱赧,故號之曰赧。”帝王世紀雲:“名誕。雖居天子之位號,爲諸侯之所役逼,與家人無异。名負責于民,無以得歸,乃上臺避之,故周人名其台曰逃責台。”

  注②集解徐廣曰:“□音憚。□狐聚與陽人聚相近,在洛陽南百五十裏梁、新城之閑。”索隱西周,蓋武公之太子文公也。武公卒而立,爲秦所遷。而東周亦不知其名號。戰國策雖有周文君,亦不知滅時定當何主。蓋周室衰微,略無紀錄,故太史公雖考觽書以卒其事,然二國代系甚不分明。正義括地志雲:“汝州外古梁城即□狐聚也。陽人故城即陽人聚也,在汝州梁縣西四十裏,秦遷東周君地。梁亦古梁城也,在汝州梁縣西南十五裏。新城,今洛州伊闕縣也。”

  按:□狐、陽人傍在三城之閑。

  注③集解徐廣曰:“周比亡之時,凡七縣,河南、洛陽、穀城、平陰、偃師、鞏、緱氏。”正義括地志雲:“故穀城在洛州河南縣西北十八裏苑中。河陰縣城本漢平陰縣,在洛州洛陽縣東北五十裏。十三州志雲在平津大河之南也。魏文帝改曰河陰。”

  注④集解皇甫謐曰:“周凡三十七王,八百六十七年。”索隱既,盡也。日食盡曰既。言周祚盡滅,無主祭祀。正義按:王赧卒後,天下無主三十五年,七雄幷爭。至秦始皇立,天下一統,十五年,海內鹹歸于漢矣。

  太史公曰:學者皆稱周伐紂,居洛邑,綜其實不然。武王營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複都豐、鎬。至犬戎敗幽王,周乃東徙于洛邑。所謂“周公葬*(我)**[于]*畢”,畢在鎬東南杜中。①秦滅周。漢興九十有餘載,天子將封泰山,東巡狩至河南,求周苗裔,封其後嘉三十裏地,號曰周子南君,②比列侯,以奉其先祭祀。③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社’。”

  注②集解瓚曰:“汲頉古文謂韂將軍文子爲子南彌牟,其後有子南勁,朝于魏,後惠成王如韂,命子南爲侯。秦井六國,韂最爲後,疑嘉是韂後,故氏子南而稱君也。”正義括地志雲:“周承休城一名梁雀塢,在汝州梁縣東北二十六裏。

  帝王世紀雲‘漢武帝元鼎四年,東巡河洛,思周德,乃封姬嘉三千戶,地方三十裏,爲周子南君,以奉周祀。元帝初元五年,嘉孫延年進爵爲承休侯’,在此城也。平帝元始四年,進爲鄭公。光武建武十三年,封于觀,爲韂公。”顔師古雲:“子南,其封邑之號,爲周後,故總言周子南君。”按:自嘉以下皆姓姬氏,著在史傳。瓚言子南爲氏,恐非。

  注③集解徐廣曰:“自周亡乙巳至元鼎四年戊辰,一百四十四年,漢之九十四年也。漢武元鼎四年封周後也。”

  【索隱述贊】後稷居邰,太王作周。丹開雀錄,火降烏流。三分既有,八百不謀。蒼兕誓觽,白魚入舟。太師抱樂,箕子拘囚。成康之日,政簡刑措。南巡不還,西服莫附。共和之後,王室多故。□弧興謠,龍漦作蠹。頽帶荏禍,實傾周祚。

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尊重自己的祖宗,相信我們的祖宗,相信他們不是吃飽了撐的,研究出那麼多學問來。但是我們也不是排外者,外國的好的東西我們決不排斥。但是,對於馬克思以及主義,中共在我們民族已經實踐了一百多年了,我們飽嘗了其邪說給我們帶來的苦果,認識到其超級騙子的高超騙人伎倆,已經看透了他的本質。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荊及衡陽維荊州:①江﹑漢朝宗于海。②九江甚中,③沱﹑涔已道,④云土﹑夢爲治。⑤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鮼頭山涇穀。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幷出鳥鼠山,東流入河。”
  •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琻,行山□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