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魯周公世家(3)

史記卷三十三 魯周公世家 第三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禦①與魯人攻弒懿公,而立伯禦爲君。伯禦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魯,殺其君伯禦,而問魯公子能道順諸侯者,②以爲魯後。樊穆仲曰:③“魯懿公弟稱,④肅恭明神,敬事耆老;賦事行刑,必問於遺訓而咨於固實;⑤不幹所問,不犯所*(知)**[咨]*。”宣王曰:“然,能訓治其民矣。”乃立稱於夷宮,⑥是爲孝公。自是後,諸侯多畔王命。

  注①正義禦,我嫁反,下同。

  注②集解徐廣曰:“順,一作‘訓’。”正義道音導。順音訓。

  注③集解韋昭曰:“穆仲,仲山父之謚也。猶魯叔孫穆子謂之穆叔也。”

  注④正義尺證反。

  注⑤集解徐廣曰:“固,一作‘故’。”韋昭曰:“故實,故事之是者。”

  注⑥集解韋昭曰:“夷宮者,宣王祖父夷王之廟。古者爵命必于祖廟。”

  孝公二十五年,諸侯畔周,犬戎殺幽王。秦始列爲諸侯。

  二十七年,孝公卒,子弗湟立,①是爲惠公。

  注①集解徐廣曰:“表雲弗生也。”索隱系本作“弗皇”。年表作“弗生”。

  惠公三十年,晉人弒其君昭侯。四十五年,晉人又弒其君孝侯。

  四十六年,惠公卒,長庶子息①攝當國,行君事,是爲隱公。初,惠公適夫人無子,②公賤妾聲子生子息。息長,爲娶于宋。宋女至而好,惠公奪而自妻之。③生子允。④登宋女爲夫人,以允爲太子。及惠公卒,爲允少故,魯人共令息攝政,不言即位。

  注①索隱隱公也。系本隱公名息姑。

  注②正義適音的。

  注③索隱左傳宋武公生仲子,仲子手中有“爲魯夫人”文,故歸魯,生桓公。

  今此雲惠公奪息婦而自妻。又經傳不言惠公無道,左傳文見分明,不知太史公何據而爲此說。譙周亦深不信然。

  注④集解徐廣曰:“一作‘軌’。”索隱系本亦作“軌”也。

  隱公五年,觀漁於棠。①八年,與鄭易天子之太山之邑祊及許田,君子譏之。

  ②

  注①集解賈逵曰:“棠,魯地。陳漁而觀之。”杜預曰:“高平方與縣北有武棠亭,魯侯觀漁台也。”

  注②集解谷梁傳曰:“祊者,鄭伯之所受命于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許田乃魯之朝宿之邑。天子在上,諸侯不得以地相與。”

  十一年冬,公子揮諂謂隱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請爲君殺子允,君以我爲相。”①隱公曰:“有先君命。吾爲允少,故攝代。今允長矣,吾方營菟裘之地而老焉,②以授子允政。”揮懼子允聞而反誅之,乃反譖隱公於子允曰:“隱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圖之。請爲子殺隱公。”子允許諾。十一月,隱公祭鍾巫,③齊於社圃,④館於蒍氏。⑤揮使人殺隱公於蒍氏,而立子允爲君,是爲桓公。

  注①集解左傳曰:“羽父請殺桓公,將以求太宰也。”

  注②集解服虔曰:“菟裘,魯邑也。營菟裘以作宮室,欲居之以終老也。”杜預曰:“菟裘在泰山梁父縣南。”

  注③集解賈逵曰:“鍾巫,祭名也。”

  注④集解杜預曰:“社圃,園名。”

  注⑤集解服虔曰:“館,舍也。蒍氏,魯大夫。”

  桓西元年,鄭以璧易天子之許田。①二年,以宋之賂鼎入於太廟,君子譏之。

  ②

  注①集解麋信曰:“鄭以祊不足當許田,故複加璧。”

  注②集解谷梁傳曰:“桓公內殺其君,外成人之亂,受賂而退,以事其祖,非禮也。”公羊傳曰:“周公廟曰太廟。”

  三年,使揮迎婦于齊爲夫人。六年,夫人生子,與桓公同日,故名曰同。同長,爲太子。

  十六年,會于曹,伐鄭,入厲公。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①遂與夫人如齊。申繻諫止,②公不聽,遂如齊。

  齊襄公通桓公夫人。公怒夫人,夫人以告齊侯。夏四月丙子,齊襄公饗公,③公醉,使公子彭生抱魯桓公,因命彭生折其脅,公死於車。魯人告於齊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寧居,來修好禮。禮成而不反,無所歸咎,請得彭生除醜于諸侯。”齊人殺彭生以說魯。立太子同,是爲莊公。莊公母夫人因留齊,不敢歸魯。

  注①集解杜預曰:“始議行事也。”

  注②集解賈逵曰:“申繻,魯大夫。”

  注③集解服虔曰:“爲公設享燕之禮。”

  莊公五年冬,伐韂,內韂惠公。

  八年,齊公子糾來奔。九年,魯欲內子糾於齊,後桓公,桓公發兵擊魯,魯急,殺子糾。召忽死。齊告魯生致管仲。魯人施伯曰:①“齊欲得管仲,非殺之也,將用之,用之則爲魯患。不如殺,以其屍②與之。”莊公不聽,遂囚管仲與齊。齊人相管仲。

  注①正義世本雲:“施伯,魯惠公孫。”

  注②索隱本亦作“死”字也。

  十三年,魯莊公與曹沬會齊桓公于柯,曹沬劫齊桓公,求魯侵地,已盟而釋桓公。桓公欲背約,管仲諫,卒歸魯侵地。十五年,齊桓公始霸。二十三年,莊公如齊觀社。①

  注①集解韋昭曰:“齊因祀社,搜軍實以示軍容,公往觀之。”

  三十二年,初,莊公築台臨黨氏,①見孟女,②說而愛之,許立爲夫人,割臂以盟。③孟女生子斑。斑長,說梁氏女,④往觀。圉人犖自墻外與梁氏女戲。⑤斑怒,鞭犖。莊公聞之,曰:“犖有力焉,遂殺之,是未可鞭而置也。”斑未得殺。會莊公有疾。

  莊公有三弟,長曰慶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莊公取齊女爲夫人曰哀姜。哀薑無子。哀姜娣⑥曰叔姜,生子開。莊公無適嗣,愛孟女,欲立其子斑。莊公病,而問嗣于弟叔牙。叔牙曰:“一繼一及,魯之常也。⑦慶父在,可爲嗣,君何憂?”莊公患叔牙欲立慶父,退而問季友。季友曰:“請以死立斑也。”莊公曰:“曩者叔牙欲立慶父,柰何?”季友以莊公命命牙待于針巫氏,⑧使針季劫飲叔牙以鴆,⑨曰:“飲此則有後奉祀;不然,死且無後。”牙遂飲鴆而死,魯立其子爲叔孫氏。⑩八月癸亥,莊公卒,季友竟立子斑爲君,如莊公命。侍喪,舍於黨氏。⑾

  注①集解賈逵曰:“党氏,魯大夫,任姓。”

  注②集解賈逵曰:“黨氏之女。”索隱即左傳雲孟任。黨氏二女。孟,長也;

  任,字也,非姓耳。

  注③集解服虔曰:“割其臂以與公盟。”

  注④集解杜預曰:“梁氏,魯大夫也。”

  注⑤集解服虔曰:“圉人,掌養馬者,犖其名也。”正義犖,力角反。

  注⑥正義田戾反。

  注⑦集解何休曰:“父死子繼,兄死弟及。”

  注⑧集解杜預曰:“針巫氏,魯大夫也。”

  注⑨集解服虔曰:“鴆鳥,一曰運日鳥。”

  注⑩集解杜預曰:“不以罪誅,故得立後,世繼其祿也。”

  注⑾正義未至公宮,止于舅氏。

  先時慶父與哀姜私通,欲立哀薑娣子開。及莊公卒而季友立斑,十月己未,慶父使圉人犖殺魯公子斑于党氏。季友礶陳。①慶父竟立莊公子開,是爲湣公。

  ②

  注①集解服虔曰:“季友內知慶父之情,力不能誅,故避其難出奔。”

  注②索隱系本名啓,今此作“開”,避漢景帝諱耳。春秋作“閔公”也。

  湣公二年,慶父與哀姜通益甚。哀姜與慶父謀殺湣公而立慶父。慶父使卜齮襲殺湣公于武闈。①季友聞之,自陳與湣公弟申如邾,請魯求內之。魯人欲誅慶父。慶父恐,奔莒。於是季友奉子申入,立之,是爲厘公。②厘公亦莊公少子。哀薑恐,奔邾。季友以賂如莒求慶父,慶父歸,使人殺慶父,慶父請奔,弗聽,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慶父聞奚斯音,乃自殺。齊桓公聞哀姜與慶父亂以危魯,及召之邾而殺之,以其屍歸,戮之魯。魯厘公請而葬之。

  注①集解賈逵曰:“卜齮,魯大夫也。宮中之門謂之闈。”正義齮,魚綺反。

  闈音韋。

  注②索隱湣公弟名申,成季相之,魯國以理,於是魯人爲僖公作魯頌。

  季友母陳女,故亡在陳,陳故佐送季友及子申。季友之將生也,父魯桓公使人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閑于兩社,爲公室輔。①季友亡,則魯不昌。”

  及生,有文在掌曰“友”,遂以名之,號爲成季。其後爲季氏,慶父後爲孟氏也。

  注①集解賈逵曰:“兩社,周社、亳社也。兩社之閑,朝廷執政之臣所在。”

  厘西元年,以汶陽鄪封季友。①季友爲相。

  注①集解賈逵曰:“汶陽,鄪,魯二邑。”杜預曰:“汶陽,汶水北地也。汶水出泰山萊蕪縣。”索隱“鄪”或作“費”,同音秘。按:費在汶水之北,則“汶陽”非邑。賈言二邑,非也。地理志東海費縣,班固雲“魯季氏邑”。蓋尚書費誓即其地。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項籍者,下相人也,(1)字羽。(2)初起時,年二十四。其季父項梁,(3)梁父即楚將項燕,(4)爲秦將王剪所戮者也。(5)項氏世世爲楚將,封于項,(6)故姓項氏。
  • 項梁起東阿,西,*(北)**[比]*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爲君畏之。”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
  • 到新安。(1)諸侯吏卒异時故繇使屯戍過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及秦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奴虜使之,輕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今能入關破秦,大善;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秦必盡誅吾父母妻子。”
  • 漢之元年四月,諸侯罷戲下,各就國。(1)項王出之國,使人徙義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2)乃使使徙義帝長沙郴縣。(3)趣義帝行,其髃臣稍稍背叛之,乃陰令衡山﹑臨江王擊殺之江中。
  • 索隱孔子非有諸侯之位,而亦稱系家者,以是聖人爲教化之主,又代有賢哲,故稱系家焉。正義孔子無侯伯之位,而稱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傳十余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宗于夫子,可謂至聖,故爲世家。
  • 是時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權,東伐諸侯;楚靈王兵强,陵轢中國;齊大而近于魯。魯小弱,附于楚則晋怒;附于晋則楚來伐;不備于齊,齊師侵魯。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陽虎爲亂,欲廢三桓之適,(1)更立其庶駆陽虎素所善者,遂執季桓子。桓子詐之,得脫。定公九年,陽虎不勝,奔于齊。是時孔子年五十。
  • 他日,靈公問兵陳。(1)孔子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軍旅之事未之學也。”
  • 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1)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諫兮,(3)來者猶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與之言。(6)趨而去,弗得與之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