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通史:史記(35)

史記卷七 項羽本紀 第七
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二)

項梁起東阿,西,*(北)**[比]*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爲君畏之。”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道遇齊使者高陵君顯,(1)曰:“公將見武信君乎?”曰:“然。”曰:“臣論武信君軍必敗。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則及禍。”秦果悉起兵益章邯,擊楚軍,大破之定陶,項梁死。沛公﹑項羽去外黃攻陳留,陳留堅守不能下。沛公﹑項羽相與謀曰:“今項梁軍破,士卒恐。”

  乃與呂臣軍俱引兵而東。呂臣軍彭城東,項羽軍彭城西,沛公軍碭。(2)

  注(1)集解張晏曰:“顯,名也。高陵,縣名。”索隱按:晉灼雲“高陵屬琅邪”。

  注(2)集解應劭曰:“碭,屬梁國。”蘇林曰:“碭音唐。”正義括地志雲:“宋州碭山縣,本漢碭縣也,在宋州東百五十裏。”

  章邯已破項梁軍,則以爲楚地兵不足憂,乃渡河擊趙,大破之。當此時,趙歇爲王,陳餘爲將,張耳爲相,皆走入钜鹿城。章邯令王離﹑涉閑圍钜鹿,(1)章邯軍其南,築甬道而輸之粟。(2)陳餘爲將,將卒數萬人而軍钜鹿之北,此所謂河北之軍也。

  注(1)集解張晏曰:“涉,姓;閑,名。秦將也。”

  注(2)集解應劭曰:“恐敵抄輜重,故築墻垣如街巷也。”

  楚兵已破于定陶,懷王恐,從盱台之彭城,幷項羽﹑呂臣軍自將之。以呂臣爲司徒,以其父呂青爲令尹。(1)以沛公爲碭郡長,(2)封爲武安侯,將碭郡兵。

  注(1)集解應劭曰:“天子曰師尹,諸侯曰令尹,時去六國尚近,故置令尹。”

  瓚曰:“諸侯之卿,唯楚稱令尹。時立楚之後,故置官司皆如楚舊。”

  注(2)集解蘇林曰:“長如郡守也。”

  初,宋義所遇齊使者高陵君顯在楚軍,見楚王曰:“宋義論武信君之軍必敗,居數日,軍果敗。兵未戰而先見敗征,此可謂知兵矣。”王召宋義與計事而大說之,因置以爲上將軍,項羽爲魯公,爲次將,範增爲末將,救趙。諸別將皆屬宋義,號爲卿(1)子冠軍。(2)行至安陽,留四十六日不進。(3)項羽曰:“吾聞秦軍圍趙王钜鹿,疾引兵渡河,楚擊其外,趙應其內,破秦軍必矣。”宋義曰:“不然。夫搏牛之鰦不可以破蟣虱。

  (4)今秦攻趙,戰勝則兵罷,我承其敝;不勝,則我引兵鼓行而西,必舉秦矣。

  故不如先□秦趙。夫被堅執銳,義不如公;坐而運策,公不如義。”因下令軍中曰:“猛如虎,很如羊,(5)貪如狼,強不可使者,皆斬之。”乃遣其子宋襄相齊,身送之至無鹽,(6)飲酒高會。(7)天寒大雨,士卒凍饑。項羽曰:“將戮力而攻秦,久留不行。今歲饑民貧,士卒食芋菽,(8)軍無見糧,(9)乃飲酒高會,不引兵渡河因趙食,與趙幷力攻秦,乃曰‘承其敝’。夫以秦之強,攻新造之趙,其勢必舉趙。趙舉而秦強,何敝之承!且國兵新破,王坐不安席,埽境內而專屬於將軍,國家安危,在此一舉。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10)非社稷之臣。”項羽晨朝上將軍宋義,即其帳中斬宋義頭,出令軍中曰:“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陰令羽誅之。”當是時,諸將皆懾服,莫敢枝梧。⑾皆曰:

  “首立楚者,將軍家也。今將軍誅亂。”乃相與共立羽爲假上將軍。⑿使人追宋義子,及之齊,殺之。使桓楚報命于懷王。懷王因使項羽爲上將軍,[一三]當陽君﹑蒲將軍皆屬項羽。

  注(1)集解徐廣曰:“一作‘慶’。”

  注(2)集解文穎曰:“卿子,時人相褒尊之辭,猶言公子也。上將,故言冠軍。”

  張晏曰:“若霍去病功冠三軍,因封爲冠軍侯,至今爲縣名。”

  注(3)索隱按:傅寬傳雲“從攻安陽﹑扛裏”,則安陽與扛裏俱在河南。顔師古以爲今相州安陽縣。按:此兵猶未渡河,不應即至相州安陽。今檢後魏書地形志,雲“己氏有安陽城,隋改己氏爲楚丘”,今宋州楚丘西北四十裏有安陽故城是也。正義括地志雲:“安陽縣,相州所理縣。七國時魏寧新中邑,秦昭王拔魏寧新中,更名安陽。”張耳傳雲章邯軍钜鹿南,築甬道屬河,餉王離。項羽數絕邯甬道,王離軍乏食。項羽悉引兵渡河,遂破章邯,圍钜鹿下。又雲渡河湛船,持三日糧。按:從滑州白馬津賫三日糧不至邢州,明此渡河,相州漳河也。

  宋義遣其子襄相齊,送之至無鹽,即今鄆州之東宿城是也。若依顔監說,在相州安陽,宋義送子不可棄軍渡河,南向齊,西南入魯界,飲酒高會,非入齊之路。義雖知送子曲,由宋州安陽理順,然向钜鹿甚遠,不能數絕章邯甬道及持三日糧至也。均之二理,安陽送子至無鹽爲長。濟河絕甬道,持三日糧,寧有遲留?史家多不委曲說之也。

  注(4)集解如淳曰:“用力多而不可以破蟣虱,猶言欲以大力伐秦而不可以救趙也。”索隱張晏雲:“搏音博。”韋昭雲“鰦大在外,虱小在內”。故顔師古言“以手擊牛之背,可以殺其上鰦,而不能破其內虱,喻方欲滅秦,不可與章邯即戰也”。鄒氏搏音附。今按:言鰦之搏牛,本不擬破其上之蟣虱,以言志在大不在小也。

  注(5)正義很,何懇反。

  注(6)索隱按:地理志東平郡之縣,在今鄆州之東也。

  注(7)集解韋昭曰:“皆召尊爵,故雲高。”索隱韋昭曰:“皆召高爵者,故曰高會。”服虔雲:“大會是也。”

  注(8)集解徐廣曰:“芋,一作‘半’。半,五升器也。”駰案:瓚曰“士卒食蔬菜,以菽雜半之。”索隱芋,蹲鴟也。菽,豆也。故臣瓚曰“士卒食蔬菜,以菽半雜之”,則芋菽義亦通。漢書作“半菽”。徐廣曰:“芋,一作‘半’。半,五升也。”王劭曰:“半,量器名,容半升也。”

  注(9)正義胡練反。顔監雲:“無見在之糧。”

  注(10)索隱私,謂使其子相齊,是徇其私情。崔浩雲:“徇,營也。”

  注⑾集解如淳曰:“梧音悟。枝梧猶枝捍也。”瓚曰:“小柱爲枝,邪柱爲梧,今屋梧邪柱是也。”正義枝音之移反。梧音悟。

  注⑿正義未得懷王命也。假,攝也。

  注⒀集解徐廣曰:“二世三年十一月。”

  項羽已殺卿子冠軍,威震楚國,名聞諸侯。乃遣當陽君﹑蒲將軍將卒二萬渡河,(1)救钜鹿。戰少利,陳餘複請兵。項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於是至則圍王離,與秦軍遇,九戰,絕其甬道,大破之,殺蘇角,(2)虜王離。涉閑不降楚,自燒殺。當是時,楚兵冠諸侯。諸侯軍救钜鹿下者十余壁,莫敢縱兵。及楚擊秦,諸將皆從壁上觀。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楚兵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3)於是已破秦軍,項羽召見諸侯將,入轅門,(4)無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項羽由是始爲諸侯上將軍,諸侯皆屬焉。

  注(1)正義漳水。

  注(2)集解文穎曰:“秦將也。”

  注(3)集解漢書音義曰:“惴音章瑞反。”

  注(4)集解張晏曰:“軍行以車爲陳,轅相向爲門,故曰轅門。”

  章邯軍棘原,(1)項羽軍漳南,(2)相持未戰。秦軍數卻,二世使人讓章邯。

  章邯恐,使長史欣請事。至咸陽,留司馬門(3)三日,趙高不見,有不信之心。

  長史欣恐,還走其軍,(4)不敢出故道,趙高果使人追之,不及。欣至軍,報曰:“趙高用事於中,下無可爲者。今戰能勝,高必疾妒吾功;戰不能勝,不免於死。願將軍孰計之。”陳余亦遺章邯書曰:“白起爲秦將,南征鄢郢,北坑馬服,(5)攻城掠地,不可勝計,而竟賜死。蒙恬爲秦將,北逐戎人,開榆中地數千里,(6)竟斬陽周。(7)何者?功多,秦不能盡封,因以法誅之。今將軍爲秦將三歲矣,所亡失以十萬數,而諸侯幷起滋益多。彼趙高素諛日久,今事急,亦恐二世誅之,故欲以法誅將軍以塞責,使人更代將軍以脫其禍。夫將軍居外久,多內卻,有功亦誅,無功亦誅。且天之亡秦,無愚智皆知之。今將軍內不能直諫,外爲亡國將,孤特獨立而欲常存,豈不哀哉!將軍何不還兵與諸侯爲從,(8)約共攻秦,分王其地,南面稱孤;此孰與身伏鈇質,(9)妻子爲僇乎?”章邯狐疑,陰使候始成(10)使項羽,欲約。約未成,項羽使蒲將軍日夜引兵度三戶,⑾軍漳南,與秦戰,再破之。項羽悉引兵擊秦軍污水上,⑿大破之。

  注(1)集解張晏曰:“在漳南。”晉灼曰:“地名,在钜鹿南。”

  注(2)正義括地志雲:“濁漳水一名漳水,今俗名柳河,在邢州平鄉縣南。注水經雲漳水一名大漳水,兼有欍水之目也。”

  注(3)集解凡言司馬門者,宮垣之內,兵衛所在,四面皆有司馬,主武事。總言之,外門爲司馬門也。索隱按:天子門有兵闌,曰司馬門也。

  注(4)正義走音奏。

  注(5)索隱韋昭雲:“趙奢子括也,代號馬服。”崔浩雲:“馬服,趙官名,言服武事。”

  注(6)索隱服虔雲:“金城縣所治。”蘇林曰:“在上郡。”崔浩雲:“蒙恬樹榆爲塞也。”

  注(7)集解孟康曰:“縣屬上郡。”正義括地志雲:“寧州羅川縣在州東南七十裏,漢陽周縣。”

  注(8)索隱此諸侯謂關東諸侯也。何以知然?文穎曰:“關東爲從,關西爲橫。”

  高誘曰:“關東地形從長,蘇秦相六國,號爲合從。關西地形橫長,張儀相秦,壞關東從,使與秦合,號曰連橫。”

  注(9)索隱公羊傳雲:“加之鈇質。”何休雲:“要斬之罪。”崔浩雲:“質,斬人椹也。”又郭注三蒼雲:“質,莝椹也。”

  注(10)集解張晏曰:“候,軍候。”索隱候,軍候,官名。始成,其名。

  注⑾集解服虔曰:“漳水津也。”張晏曰:“三戶,地名,在梁淇西南。”

  孟康曰:“津峽名也,在鄴西三十裏。”索隱水經注雲“漳水東經三戶峽,爲三戶津”也。淇當爲“湛”。案:晉八王故事雲“王浚伐鄴,前至梁湛”,蓋梁湛在鄴西四十裏。孟康雲“在鄴西三十裏”。又闞駰十三州志雲“鄴北五十裏梁期故縣也”,字有不同。

  注⑿集解徐廣曰:“在鄴西。”索隱汙音於。郡國志鄴縣有汙城。酈元雲“污水出武安山東南,經汙城北入漳”。正義括地志雲:“污水源出懷州河內縣北大行山。”又雲:“故邘城在河內縣西北二十七裏,古邘國地也。左傳雲‘邘﹑晉﹑應﹑韓,武之穆也’。”

  章邯使人見項羽,欲約。項羽召軍吏謀曰:“糧少,欲聽其約。”軍吏皆曰:“善。”

  項羽乃與期洹水南殷虛上。(1)已盟,章邯見項羽而流涕,爲言趙高。項羽乃立章邯爲雍王,置楚軍中。使長史欣爲上將軍,將秦軍爲前行。(2)

  注(1)集解徐廣曰:“二世三年七月也。”駰案:應劭曰“洹水在湯陰界。殷墟,故殷都也”。瓚曰“洹水在今安陽縣北,去朝歌殷都一百五十裏。然則此殷虛非朝歌也。汲頉古文曰‘盤庚遷於此’,汲塚曰‘殷虛南去鄴三十裏’。是舊殷虛,然則朝歌非盤庚所遷者”。索隱按:釋例雲“洹水出汲郡林慮縣,東北至長樂入清水”是也。汲頉古文雲“盤庚自奄遷于北蒙,曰殷虛,南去鄴州三十裏”,是殷虛南舊地名號北蒙也。

  注(2)正義胡郎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孝公元年,①河山以東强國六,與齊威﹑楚宣﹑魏惠﹑燕悼﹑韓哀﹑趙成侯幷。淮泗之閑②小國十餘。楚﹑魏與秦接界。③魏築長城,自鄭濱洛以北,有上郡。楚自漢中,南有巴﹑黔中。周室微,諸侯力政,爭相幷。秦僻在雍州,不與中國諸侯之會盟,夷翟遇之。孝公于是布惠,振孤寡,招戰士,明功賞。
  • 秦始皇帝者,秦莊襄王子也。①莊襄王爲秦質子于趙,②見呂不韋姬,悅而取之,③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鄲。及生,名爲政,姓趙氏。④年十三歲,莊襄王死,政代立爲秦王。當是之時,秦地已幷巴、蜀、漢中,越宛有郢,置南郡矣;北收上郡以東,有河東、太原、上黨郡;東至滎陽,滅二周,置三川郡。呂不韋爲相,封十萬戶,號曰文信侯。招致賓客游士,欲以幷天下。李斯爲舍人。⑤蒙驁、王齮、⑥麃公等爲將軍。⑦王年少,初即位,委國事大臣。
  • 大索,逐客,李斯上書說,乃止逐客令。李斯因說秦王,請先取韓以恐他國,于是使斯下韓。韓王患之。與韓非謀弱秦。大梁人尉繚來,說秦王曰:“以秦之强,諸侯譬如郡縣之君,臣但恐諸侯合從,翕而出不意,此乃智伯、夫差、湣王之所以亡也。願大王毋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亂其謀,不過亡三十萬金,則諸侯可盡。”秦王從其計,見尉繚亢禮,衣服食飲與繚同。繚曰:“秦王爲人,蜂准,①長目,摯鳥膺,②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③得志亦輕食人。④我布衣,然見我常身自下我。誠使秦王得志于天下,天下皆爲虜矣。不可與久游。”乃亡去。秦王覺,固止,以爲秦國尉,⑤卒用其計策。而李斯用事。
  • 分天下以爲三十六郡,①郡置守﹑尉﹑監。②更名民曰“黔首”。③大酺。收天下兵,④聚之咸陽,銷以爲鍾鐻,⑤金人十二,重各千石,⑥置廷宮中。一法度衡石丈尺。車同軌。書同文字。地東至海暨朝鮮,⑦西至臨洮﹑羌中,⑧南至北向戶,⑨北據河爲塞,幷陰山至遼東。⑩徙天下豪富于咸陽十二萬戶。諸廟及章台﹑上林皆在渭南。秦每破諸侯,寫放其宮室,作之咸陽北阪上,⑾南臨渭,自雍門⑿以東至涇﹑渭,殿屋複道周閣相屬。⒀所得諸侯美人鐘鼓,以充入之。⒁
  • 既已,齊人徐市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①僊人居之。請得齋戒,與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市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仙人。②
  • 三十六年,熒惑守心。有墜星下東郡,至地爲石,①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聞之,遣禦史逐問,莫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
  • 二世皇帝元年,年二十一。①趙高爲郎中令,②任用事。二世下詔,增始皇寢廟犧牲及山川百祀之禮。令髃臣議尊始皇廟。髃臣皆頓首言曰:“古者天子七廟,諸侯五,大夫三,雖萬世世不軼毀。③今始皇爲極廟,四海之內皆獻貢職,增犧牲,禮咸備,毋以加。先王廟或在西雍,④或在咸陽。天子儀當獨奉酌祠始皇廟。自襄公已下軼毀。所置凡七廟。髃臣以禮進祠,以尊始皇廟爲帝者祖廟。皇帝複自稱‘朕’。”
  • 六國陵替,二周淪亡。幷一天下,號爲始皇。阿房雲構,金狄成行。南游勒石,東瞰浮梁。滈池見遺,沙丘告喪。二世矯制,趙高是與。詐因指鹿,灾生噬虎。子嬰見推,恩報君父。下乏中佐,上乃庸主。欲振頽綱,云誰克補。
  • 酒擺越久越香醇
    人活越老越珍貴
    書讀越深越精通
  • 在中國和外國有關史前文明的記錄中,有很多提到了古代出現過四代人類,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