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魯周公世家(4)

史記卷三十三 魯周公世家 第三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九年,晉裏克殺其君奚齊、卓子。①齊桓公率厘公討晉亂,至高梁②而還,立晉惠公。十七年,齊桓公卒。二十四年,晉文公即位。

  注①集解徐廣曰:“卓,一作‘悼’。”

  注②索隱晉地,在平陽縣西北。

  三十三年,厘公卒,子興立,是爲文公。

  文西元年,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代立。三年,文公朝晉襄父。

  十一年十月甲午,魯敗翟於鹹,①獲長翟喬如,富父終甥舂其喉,以戈殺之,②埋其首於子駒之門,③以命宣伯。④

  注①集解服虔曰:“魯地也。”

  注②集解服虔曰:“富父終甥,魯大夫也。舂猶嚰。”

  注③集解賈逵曰:“子駒,魯郭門名。”

  注④集解服虔曰:“宣伯,叔孫得臣子喬如也。得臣獲喬如以名其子,使後世旌識其功。”

  初,宋武公之世,鄋瞞伐宋,①司徒皇父帥師禦之,以敗翟於長丘,②獲長翟緣斯。③晉之滅路,④獲喬如弟棼如。齊惠公二年,鄋瞞伐齊,齊王子城父獲其弟榮如,埋其首於北門。⑤韂人獲其季弟簡如。⑥鄋瞞由是遂亡。⑦

  注①集解服虔曰:“武公,周平王時,在春秋前二十五年。鄋瞞,長翟國名。”

  正義鄋作“廋”音,所劉反。瞞,莫寒反。

  注②集解杜預曰:“宋地名。”

  注③集解賈逵曰:“喬如之祖。”

  注④集解在魯宣公十五年。

  注⑤集解按年表,齊惠公二年,魯宣公之二年。

  注⑥集解服虔曰:“獲與喬如同時。”

  注⑦集解杜預曰:“長翟之種絕。”

  十五年,季文子使于晉。

  十八年二月,文公卒。文公有二妃:長妃齊女爲哀薑,①生子惡及視;次妃敬嬴,嬖愛,生子俀。②俀私事襄仲,③襄仲欲立之,叔仲曰不可。④襄仲請齊惠公,惠公新立,欲親魯,許之。冬十月,襄仲殺子惡及視而立俀,是爲宣公。哀薑歸齊,哭而過巿,曰:“天乎!襄仲爲不道,殺適⑤立庶!”

  巿人皆哭,魯人謂之“哀薑”。魯由此公室卑,三桓強。⑥

  注①索隱此“哀”非謚,蓋以哭而過巿,國人哀之,謂之“哀薑”,故生稱“哀”,與上桓夫人別也。

  注②集解徐廣曰:“一作‘倭’。”索隱倭音人唯反,一作“俀”,音同。

  注③集解服虔曰:“襄仲,公子遂。”

  注④集解服虔曰:“叔仲惠伯。”

  注⑤正義音的。

  注⑥集解服虔曰:“三桓,魯桓公之族仲孫、叔孫、季孫。”

  宣公俀十二年,楚莊王強,圍鄭。鄭伯降,複國之。

  十八年,宣公卒,子成公黑肱立,①是爲成公。季文子曰:“使我殺適立庶失大援者,襄仲。”襄仲立宣公,公孫歸父有寵。③宣公欲去三桓,與晉謀伐三桓。會宣公卒,季文子怨之,歸父奔齊。

  注①集解徐廣曰:“肱,一作‘股’。”

  注②集解服虔曰:“援,助也。仲殺適立庶,國政無常,鄰國非之,是失大援助也。”杜預曰:“襄仲立宣公,南通于楚既不固,又不能堅事齊、晉,故雲失大援。”

  注③集解服虔曰:“歸父,襄仲之子。”

  成公二年春,齊伐取我隆。①夏,公與晉郤克敗齊頃公於賾,齊複歸我侵地。

  四年,成公如晉,晉景公不敬魯。魯欲背晉合于楚,或諫,乃不。十年,成公如晉。晉景公卒,因留成公送葬,魯諱之。②十五年,始與吳王壽夢會鍾離。

  ③

  注①集解左傳作“龍”。杜預曰:“魯邑,在泰山博縣西南。”

  注②索隱經不書其葬,唯言“公如晉”,是諱之。

  注③正義括地志雲:“鍾離國故城在濠州鍾離縣東五裏。”

  十六年,宣伯告晉,欲誅季文子。①文子有義,晉人弗許。

  注①集解服虔曰:“宣伯,叔孫喬如。”

  十八年,成公卒,子午立,是爲襄公。是時襄公三歲也。

  襄西元年,晉立悼公。往年冬,晉欒書弒其君厲公。四年,襄公朝晉。

  五年,季文子卒。家無衣帛之妾,廄無食粟之馬,府無金玉,以相三君。①君子曰:“季文子廉忠矣。”

  注①索隱宣公,成公,襄公。

  九年,與晉伐鄭。晉悼公冠襄公於韂,①季武子從,相行禮。

  注①集解左傳曰:“冠于成公之廟,假鍾磬焉,禮也。”

  十一年,三桓氏分爲三軍。①

  注①集解韋昭曰:“周禮,天子六軍,諸侯大國三軍。魯,伯禽之封,舊有三軍,其後削弱,二軍而已。季武子欲專公室,故益中軍,以爲三軍,三家各征其一。”索隱征謂起徒役也。武子爲三軍,故一卿主一軍之征賦也。

  十二年,朝晉。十六年,晉平公即位。二十一年,朝晉平公。

  二十二年,孔丘生。①

  注①正義生在周靈王二十一年,魯襄二十二年,晉平七年,吳諸樊十年。

  二十五年,齊崔杼弒其君莊公,立其弟景公。

  二十九年,吳延陵季子使魯,問周樂,盡知其意,魯人敬焉。

  三十一年六月,襄公卒。其九月,太子卒。①魯人立齊歸之子裯爲君,②是爲昭公。

  注①集解左傳曰:“毀也。”索隱左傳雲胡女敬歸之子子野立,三月卒。

  注②集解徐廣曰:“裯,一作‘袑’。”服虔曰:“胡,歸姓之國也。齊,謚也。”

  索隱系本作“稠”。又徐廣雲一作“袑”,音紹也。

  昭公年十九,猶有童心。①穆叔不欲立,②曰:“太子死,有母弟可立,不即立長。③年鈞擇賢,義鈞則蔔之。④今裯非適嗣,且又居喪意不在戚而有喜色,若果立,必爲季氏憂。”季武子弗聽,卒立之。比及葬,三易衰。⑤君子曰:“是不終也。”

  注①集解服虔曰:“言無成人之志,而有童子之心。”

  注②索隱魯大夫叔孫豹也,宣伯喬如之弟。

  注③集解服虔曰:“無母弟,則立庶子之長。”

  注④集解杜預曰:“先人事,後蔔筮。義鈞謂賢等。”

  注⑤集解杜預曰:“言其嬉戲無度。”

  昭公三年,朝晉至河,晉平公謝還之,魯恥焉。四年,楚靈王會諸侯于申,昭公稱病不往。七年,季武子卒。八年,楚靈王就章華台,召昭公。昭公往賀,①賜昭公寶器;已而悔,複詐取之。②十二年,朝晉至河,晉平公謝還之。十三年,楚公子□疾弒其君靈王,代立。十五年,朝晉,晉留之葬晉昭公,魯恥之。二十年,齊景公與晏子狩竟,因入魯問禮。③二十一年,朝晉至河,晉謝還之。

  注①集解春秋雲:“七年三月,公如楚。”

  注②集解左傳曰:“好以大屈。”服虔曰:“大屈,寶金,可以爲劍。一曰大屈,弓名。魯連書曰‘楚子享魯侯于章華,與之大麯之弓,既而悔之’。大屈,殆所謂大麯之弓。”

  注③索隱齊系家亦然。左傳無其事。

  二十五年春,鈽鵒來巢。①師己曰:“文成之世童謠曰②‘鈽鵒來巢,公在幹侯。鈽鵒入處,公在外野’。”

  注①集解周禮曰:“鈽鵒不逾濟。”公羊傳曰:“非中國之禽也,宜穴而巢。”

  谷梁傳曰:“來者,來中國也。”

  注②集解賈逵曰:“師己,魯大夫也。文成,魯文公、成公。”

  季氏與郈氏①□鶏,②季氏芥鶏羽,③郈氏金距。④季平子怒而侵郈氏,⑤郈昭伯亦怒平子。⑥臧昭伯之弟會⑦僞讒臧氏,匿季氏,臧昭伯囚季氏人。季平子怒,囚臧氏老。⑧臧、郈氏以難告昭公。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遂入。平子登臺請曰:“君以讒不察臣罪,誅之,請遷沂上。”弗許。⑨請囚於鄪,弗許。⑩請以五乘亡,弗許。⑾子家駒⑿曰:“君其許之。政自季氏久矣,爲徒者觽,觽將合謀。”弗聽。郈氏曰:“必殺之。”叔孫氏之臣戾⒀謂其觽曰:“無季氏與有,孰利?”皆曰:“無季氏是無叔孫氏。”

  戾曰:“然,救季氏!”遂敗公師。孟懿子⒁聞叔孫氏勝,亦殺郈昭伯。郈昭伯爲公使,故孟氏得之。三家共伐公,公遂奔。己亥,公至於齊。齊景公曰:“請致千社待君。”子家曰:

  “□周公之業而臣於齊,可乎?”乃止。子家曰:“齊景公無信,不如早之晉。”

  弗從。叔孫見公還,見平子,平子頓首。初欲迎昭公,孟孫、季孫後悔,乃止。

  注①集解徐廣曰:“郈,一本作‘厚’。世本亦然。”

  注②集解杜預曰:“季平子、郈昭伯二家相近,故□鶏。”

  注③集解服虔曰:“搗芥子播其鶏羽,可以坌郈氏鶏目。”杜預曰:“或雲以膠沙播之爲介鶏。”

  注④集解服虔曰:“以金錔距。”

  注⑤集解服虔曰:“怒其不下己也,侵郈氏之宮地以自益。”

  注⑥索隱按系本,昭伯名惡,魯孝公之後,稱厚氏也。

  注⑦集解賈逵曰:“昭伯,臧孫賜也。”索隱系本臧會,臧頃伯也,宣叔許之孫,與昭伯賜爲從父昆弟也。

  注⑧集解服虔曰:“老,臧氏家之大臣。”

  注⑨集解杜預曰:“魯城南自有沂水,平子欲出城待罪也。大沂水出蓋縣,南入泗水。”

  注⑩集解服虔曰:“鄪,季氏邑。”

  注⑾集解服虔曰:“言五乘,自省約以出。”

  注⑿索隱魯大夫仲孫氏之族,名駒,謚懿伯也。

  注⒀集解左傳曰鬷戾。

  注⒁集解賈逵曰:“懿子,仲孫何忌。”

  二十六年春,齊伐魯,取鄆①而居昭公焉。夏,齊景公將內公,令無受魯賂。

  申豐﹑汝賈②許齊臣高齕﹑子將③粟五千庾。④子將言于齊侯曰:“髃臣不能事魯君,有異焉。⑤宋元公爲魯如晉,求內之,道卒。⑥叔孫昭子⑦求內其君,無病而死。不知天□魯乎?抑魯君有罪於鬼神也?願君且待。”齊景公從之。

  注①集解賈逵曰:“魯邑。”

  注②集解賈逵曰:“申豐﹑汝賈,魯大夫。”

  注③索隱一本“子將”上有“貨”字。子將即梁丘據也。齕音紇,子將家臣也。左傳“子將”作“子猶”。

  注④集解賈逵曰:“十六鬥爲庾。五千庾,八萬鬥。”

  注⑤集解服虔曰:“異猶怪也。”

  注⑥集解春秋曰:“宋公佐卒于曲棘。”

  注⑦索隱名婼,即穆叔子。

  二十八年,昭公如晉,求入。季平子私于晉六卿,六卿受季氏賂,諫晉君,晉君乃止,居昭公幹侯。①二十九年,昭公如鄆。齊景公使人賜昭公書,自謂“主君”。②昭公恥之,怒而去幹侯。三十一年,晉欲內昭公,召季平子。平子布衣跣行,③因六卿謝罪。六卿爲言曰:“晉欲內昭公,觽不從。”晉人止。

  三十二年,昭公卒于幹侯。魯人共立昭公弟宋爲君,是爲定公。

  注①集解杜預曰:“幹侯在魏郡斥丘縣,晉竟內邑。”

  注②集解服虔曰:“大夫稱‘主’。比公于大夫,故稱‘主君’。”

  注③集解王肅曰:“示憂戚。”

  定公立,趙簡子問史墨①曰:“季氏亡乎?”史墨對曰:“不亡。季友有大功于魯,受鄪爲上卿,至於文子﹑武子,世增其業。魯文公卒,東門遂②殺適立庶,魯君於是失國政。政在季氏,於今四君矣。民不知君,何以得國!是以爲君慎器與名,不可以假人。”③

  注①集解服虔曰:“史墨,晉史蔡墨。”

  注②集解服虔曰:“東門遂,襄仲也。居東門,故稱東門遂。”索隱系本作“述”,鄒誕本作“秫”。又系本遂産子家歸父及昭子子嬰也。

  注③集解杜預曰:“器,車服;名,爵號。”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陽虎私怒,囚季桓子,與盟,乃舍之。七年,齊伐我,取鄆,以爲魯陽虎邑以從政。八年,陽虎欲盡殺三桓適,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載季桓子將殺之,桓子詐而得脫。三桓共攻陽虎,陽虎居陽關。①九年,魯伐陽虎,陽虎奔齊,已而奔晉趙氏。②

  注①集解服虔曰:“陽關,魯邑。”

  注②正義左傳雲仲尼曰:“趙氏其世有亂乎?”杜預雲:“受亂人故。”

  十年,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穀,孔子行相事。齊欲襲魯君,孔子以禮曆階,誅齊淫樂,齊侯懼,乃止,歸魯侵地而謝過。十二年,使仲由毀三桓城,①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墮城,②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齊女樂,孔子去。③

  注①集解服虔曰:“仲由,子路。”

  注②集解杜預曰:“墮,毀。”

  注③集解孔安國曰:“桓子使定公受齊女樂,君臣相與觀之,廢朝禮三日。”

  十五年,定公卒,子將立,是爲哀公。①

  注①索隱系本“將”作“蔣”也。

  哀公五年,齊景公卒。六年,齊田乞弒其君孺子。

  七年,吳王夫差強,伐齊,至繒,征百牢於魯。季康子使子貢說吳王及太宰嚭,以禮詘之。吳王曰:“我文身,不足責禮。”乃止。

  八年,吳爲鄒伐魯,至城下,盟而去。齊伐我,取三邑。十年,伐齊南邊。十一年,齊伐魯。季氏用焻有有功,思孔子,孔子自韂歸魯。

  十四年,齊田常弒其君簡公於壽州。孔子請伐之,哀公不聽。十五年,使子服景伯﹑子貢爲介,適齊,齊歸我侵地。田常初相,欲親諸侯。

  十六年,孔子卒。

  二十二年,越王句踐滅吳王夫差。

  二十七年春,季康子卒。夏,哀公患三桓,將欲因諸侯以劫之,三桓亦患公作難,故君臣多閑。①公游於陵阪,②遇孟武伯于街,③曰:“請問餘及死乎?”④對曰:“不知也。”公欲以越伐三桓。八月,哀公如陘氏。⑤三桓攻公,公奔於韂,去如鄒,遂如越。國人迎哀公複歸,卒於有山氏。⑥子寧立,是爲悼公。

  注①集解賈逵曰:“閑,隙也。”

  注②集解服虔曰:“陵阪,地名。”

  注③索隱有本作“韂”者,非也。左傳“于孟氏之衢”。

  注④集解杜預曰:“問己可得以壽死不?”

  注⑤集解杜預曰:“陘氏即有山氏。”

  注⑥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哀西元甲辰,終庚午。”

  悼公之時,三桓勝,魯如小侯,卑於三桓之家。

  十三年,三晉滅智伯,分其地有之。

  三十七年,悼公卒,①子嘉立,是爲元公。元公二十一年卒,②子顯立,是爲穆公。③穆公三十三年卒,④子奮立,是爲共公。共公二十二年卒,⑤子屯立,是爲康公。⑥康公九年卒,⑦子匽立,是爲景公。⑧景公二十九年卒,⑨子叔立,是爲平公。⑩是時六國皆稱王。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本雲悼公即位三十年,乃于秦惠王卒,楚懷王死年合。

  又自悼公以下盡與劉歆曆譜合,而反違年表,未詳何故。皇甫謐雲悼公四十年,元辛未,終庚戌。”

  注②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辛亥,終辛未。”

  注③索隱系本“顯”作“不衍”。

  注④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壬申,終甲辰。”

  注⑤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乙巳,終丙寅。”

  注⑥索隱屯音竹倫反。

  注⑦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丁卯,終乙亥。”

  注⑧索隱匽音偃。

  注⑨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丙子,終甲辰。”

  注⑩索隱系本“叔”作“旅”。

  平公十二年,秦惠王卒。二十*(二)*年,平公卒,①子賈立,是爲文公。②文公*(七)*[元]年,楚懷王死于秦。二十三年,文公卒,③子仇立,是爲頃公。

  注①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乙巳,終甲子。”

  注②索隱系本作“湣公”。鄒誕本亦同,仍雲“系家或作‘文公’”。

  注③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乙丑,終丁亥。”

  頃公二年,秦拔楚之郢,①楚頃王東徙於陳。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②二十四年,楚考烈王伐滅魯。頃公亡,遷於下邑,③爲家人,魯絕祀。頃公卒于柯。④

  注①集解徐廣曰:“年表雲文公十八年,秦拔郢,楚走陳。”

  注②集解徐廣曰:“徐州在魯東,今薛縣。”索隱按:說文“□,邾之下邑,在魯東”。又郡國志曰“魯國薛縣,六國時曰徐州”。又紀年雲“梁惠王三十一年,下邳遷于薛,故名曰徐州”。則“壽”與“□”幷音舒也。

  注③集解徐廣曰:“下,一作‘卞’。”索隱下邑謂國外之小邑。或有本作“卞邑”,然魯有卞邑,所以惑也。

  注④集解徐廣曰:“皇甫謐雲元戊子,終辛亥。”索隱按:春秋“齊伐魯柯而盟”,杜預雲“柯,齊邑,今濟北東阿也”。

  魯起周公至頃公,凡三十四世。

  太史公曰:餘聞孔子稱曰“甚矣魯道之衰也!洙泗之閑齗齗如也”。①觀慶父及叔牙閔公之際,何其亂也?隱桓之事;襄仲殺適立庶;三家北面爲臣,親攻昭公,昭公以奔。至其揖讓之禮則從矣,而行事何其戾也?

  注①集解徐廣曰:“漢書地理志雲‘魯濱洙泗之閑,其民涉渡,幼者扶老而代其任。俗既薄,長者不自安,與幼者相讓,故曰齗齗如也’。齗,魚斤反,東州語也。蓋幼者患苦長者,長者忿愧自守,故齗齗爭辭,所以爲道衰也。”索隱齗音魚斤反,讀如論語“誾誾如也”。言魯道雖微,而洙泗之閑尚誾誾如也。鄒誕生亦音銀。又作“斷斷”,如尚書讀,則斷斷是專一之義。徐廣又引地理志音五艱反,雲齗齗是□爭之貌。故繁欽遂行賦雲“涉洙泗而飲馬兮,恥少長之齗齗”是也。今按:下文雲“至於揖讓之禮則從矣”,魯尚有揖讓之風,如論語音誾爲得之也。

  【索隱述贊】武王既沒,成王幼孤。周公攝政,負扆據圖。及還臣列,北面堏如。元子封魯,少昊之墟。夾輔王室,系職不渝。降及孝王,穆仲致譽。隱能讓國,春秋之初。丘明執簡,曪貶備書。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項籍者,下相人也,(1)字羽。(2)初起時,年二十四。其季父項梁,(3)梁父即楚將項燕,(4)爲秦將王剪所戮者也。(5)項氏世世爲楚將,封于項,(6)故姓項氏。
  • 項梁起東阿,西,*(北)**[比]*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爲君畏之。”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
  • 到新安。(1)諸侯吏卒异時故繇使屯戍過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及秦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奴虜使之,輕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今能入關破秦,大善;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秦必盡誅吾父母妻子。”
  • 漢之元年四月,諸侯罷戲下,各就國。(1)項王出之國,使人徙義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2)乃使使徙義帝長沙郴縣。(3)趣義帝行,其髃臣稍稍背叛之,乃陰令衡山﹑臨江王擊殺之江中。
  • 索隱孔子非有諸侯之位,而亦稱系家者,以是聖人爲教化之主,又代有賢哲,故稱系家焉。正義孔子無侯伯之位,而稱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傳十余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宗于夫子,可謂至聖,故爲世家。
  • 是時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權,東伐諸侯;楚靈王兵强,陵轢中國;齊大而近于魯。魯小弱,附于楚則晋怒;附于晋則楚來伐;不備于齊,齊師侵魯。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陽虎爲亂,欲廢三桓之適,(1)更立其庶駆陽虎素所善者,遂執季桓子。桓子詐之,得脫。定公九年,陽虎不勝,奔于齊。是時孔子年五十。
  • 他日,靈公問兵陳。(1)孔子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軍旅之事未之學也。”
  • 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1)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諫兮,(3)來者猶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與之言。(6)趨而去,弗得與之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