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煉傳奇
有時正在堆了一桌的案卷中忙碌著,偏有山寺裡的僧人來訪。他從靜裡來,我在鬧中忙,但都可不離禪境。
雷生笑著說:「是先生隨意胡言的吧!即使有良藥,怎麼能使這條魚復活呢?」石旻說:「那您就看看它如何被復活的吧!」
生活中的大起大落,身體上的壯年早衰,把韋應物推入了思考和轉變的漩渦中。從自己的生活經歷和思考中,他終於認識到世間名利聲榮都如「糞土」一樣,不但不足求,而且骯髒污染人。
古甘州是現今的甘肅張掖市,夏朝時,甘州為西羌地,中華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這裡繁衍生息。漢武帝在此設張掖郡,取「張國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絲綢之路」上一顆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譽。
在姑蘇城有一名貧寒的孝子,名叫葉百民。他秉性愚鈍,讀了二十年的書,連普通的文字都寫得不太像樣。因家境實在貧窮,買不起筆墨紙硯。好在他會些醫道,在一家藥店懸牌應診,以此得些微薄的薪水,贍養老父。
在明清筆記小說中有很多關張三丰及其弟子的事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張三丰和巨富沈萬三的傳奇故事。一個是隱顯莫測的人間活神仙,一個是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他們的故事,令沉迷的世人心動不已。
「學太極拳,為入道之基。」然而張三丰沒有留下修煉太極拳的心法,只把動作傳下來,所以現在的人不知道怎麼通過學煉太極拳修道。
明王宗岳《太極拳經》云,武術有很多門派,雖有區別,不外乎以壯欺弱,以慢讓快。這種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的打法,只能說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極拳則不然。張三丰《太極拳歌訣》說,不是因為手快,也不是因為手慢,而是太極拳能夠煉出太極的功能。意念指揮著太極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為沒有用力,在人看來就是「四兩撥千斤」。
老人長聲嘆息後說:「我就是你的高祖啊!我叫韋集,有兩個兒子,你就是我小兒子的重孫子。哪知道能在這兒與你相遇!」
濃郁的香氣,引出一樁大唐奇聞。經過單以清的記錄,後人得知,李靖修道有成,在世人難以尋覓的地方,悄然地做著濟人之事。或許,從他早年協助龍宮降雨之時,就已註定了他不凡的一生。
《王征南墓誌銘》記載,張三丰「夜夢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單丁殺賊百餘」……玄天上帝授命張三丰創太極拳,必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當今內家武術形成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劍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領,沒有一個超出張三丰的太極拳理論。
太極拳一上來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觀念,眼見不為實。太極拳動作緩、慢、圓,看上去發拳、發掌都很慢,可是卻能先打到看上去發拳、發掌很快的對方。太極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機,所以人這邊無論怎麼快也沒有他另外空間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較對人眼看不見,古人稱之為內功、內力。真正的功夫由內來,太極拳開內家功夫先河,精妙絕倫。
由於他們之間往來增多,賀知章漸漸地更加禮敬老人,兩人言談也逐漸深入起來,老人說了他擅長修道煉丹之術。
儒釋道的爭執和相互詆譭,把人帶入對儒釋道理論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釋道又互相滲透,使人忘卻修煉的初衷。張三丰在《正教篇》講到其實只有兩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實質的作為是甚麼。「古今有兩教,無三教。奚有兩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聖人。聖人之教,以正為教。」(《正教篇》)
張三丰的《大道論》約五千字,意境高遠,用平實的語言說明大道之源,闡述遠超當時世間儒、釋、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觀,論述天地間產生物質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點迷津。誠如張三丰所說,「予論雖俗,義理最美,所謂真實不虛也。」
元末明初,張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聖。隨後明成祖朱棣大修武當,在大明朝再次興起歷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為主神、張三丰為祖師的武當道家修煉法門,吸引了大半個中國的朝拜香火,高峰時,家家安鼎,戶戶煉丹。
延祜元年(1314年),張三丰六十七歲,三十幾年訪道求真不得,眼看著身體漸漸衰老,乾坤茫茫,何處問大道?三十多年往來名山古剎,十萬黃金撒手空,萬般辛苦,衣破鞋穿師難面。張三丰點燃香炷,祈求神開示,炷香預示他向終南山去尋訪。張三丰依神示登上終南山,發現火龍真人正在等他。張三丰百感交集,相見恨晚。
薛尊師說:「我聽說嵩岳本是神靈仙人居住的地方,怎麼會受這種傷害呢?大概是陳山人用這種方式激勵我們的意志吧。我一定要善始善終。倘若也是不幸而死,但死而無悔。」
張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堅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張三丰佩劒攜琴,離開遼陽老家,經太行山脈,首先來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恆山。張三丰在望仙嶺上結廬,潛心尋道。悠悠十六載,未遇大道,轉而東走齊魯(今山東),尋找神仙世界。
史載,張三丰本名張全一,字玄玄,號三丰。祖先為江西龍虎山人,張三丰祖父精通占星術,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氣將從北起,於是,帶家人遷往遼陽懿州。張三丰生於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時。據古籍所述,張三丰降誕之夕,張三丰母親林氏「夢斗母元君手招大鶴,止屋長嘯三聲。」(明陸西星《淮海雜記》)斗母元君為北斗眾星之母。張三丰出生時便有仙人昭示並護持,來歷非凡。
片刻之間磚瓦皆被燒紅,這時老人從懷裡取出少許藥,投入火中,爐中即生出一股紫煙,一頓飯的功夫,磚塊全變成金子
話說,老子有一個使喚的傭人,名叫徐甲。主僕倆相處很長時間了,有多久呢?兩百多年了。在這兩百多年的僱傭期裡,徐甲一直過得不怎麼舒心,有一個心頭之患,如鯁在喉,然而,沒法吐。這兩百多年裡,他的主人居然一直沒有發給他工錢,一開始就說好的,每天有百錢,然而,noop,一文錢也不曾兌現過。
記得小時候家中偶爾會有出家人敲門化緣,母親每每都會誠心送上幾個饅頭或往其口袋中倒些米,而出家人也會合十感謝。那份不言的尊敬,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幾十年走過,在中共為禍亂中華傳統文化,消滅真正的信仰而發動的一次次運動後,不僅中國整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惡性事件頻發,而且佛教界、道教界也是亂象叢生,出家人貪財斂財、好色、行為不端者在各大廟宇比比皆是。
有日月那樣飛在空中的光華,叫作「伏晨之根」,向下照著洞中。
人從哪裡來?又將向何處?千百年來,仁人志士都在上下求索。歷朝歷代,世人將對生命的探索融入文藝作品中,其中元雜劇將神道度人的題材演繹地格外淋漓盡致。元朝馬致遠被譽為「曲狀元」,在他創作得眾多劇本中,其中有一出《邯鄲道省悟黃粱夢》。且來看一看,呂洞賓如何破迷夢醒?
張巨君說:「你是一個行為醜惡而無善念的人,你的病怎麼可能會好呢?」
崔希真想知道個究竟,就踏著雪,尋找老人的行跡,走了數里,追到江邊,走進蘆葦叢中,發現有一艘大船,船上有幾個人,相貌都很奇特。
傳說中,這根鐵柱由高人許真君所鑄造。晉朝時期,豫章一帶有幾個肆虐害人的異獸。許真君和吳真君聯手除掉了這些害人的東西。為了永鎮為非作歹的蛟龍,於是許真君施展法術,調動鬼神運來數百萬斤生鐵,鑄於井中。
書生買了兩頭牛,因為其家距嶗山有一百多里,無人為他把牛送回家,因此頗為煩惱...
成都城內的官員和老百姓知道後都說:「靈池縣的朱真人(註)專門到周元裕家請他畫像!」此後,來請他畫真人仙容的人多得都快把他家的門都擠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