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美国的音乐教育

沈亮宽
font print 人气: 37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3日讯】(纽约讯)美国不是所有的小学都设有音乐课,只有那些得到政府资助的学校才能开音乐课。除了一般性的音乐基础课程外,一般到了四、五年级还会成立乐队及弦乐团。

Jessica的选择

Jessica即将成为四年级的学生,她一直梦想加入学校的乐队,但不知哪种乐器较适合她。所幸在三年级学年结束前,学校的音乐老师带了几位在乐团及乐队表现优异的学生,到三年级的每个班上进行表演,就在那时Jessica便对竖笛着了迷。

刚进乐队时的Jessica什么都不会,还好学校适时提供了乐器的分组教学,才让她上了轨道。一开始Jessica还是很喜欢竖笛,但因疏于练习,经常无法跟上老师的进度而产生了想换吹长笛的念头。老师试着告诉她,如果不好好练习,无论演奏任何乐器都一样。但Jessica仍然执意想吹长笛,结果也自然如她所愿。但经过一段时间后,Jessica发现长笛并不如她想像中的容易,所以Jessica又换回吹奏竖笛。

经由老师的评估,老师建议Jessica另外找一位专业竖笛老师来辅导她学习更深入的音乐技巧,因为这位老师可以提供更专业的音乐知识及练习方法。果然,Jessica通过专业竖笛老师的教导,慢慢地找到了吹竖笛的诀窍,这才使她重新找回吹竖笛的乐趣与信心。

一般学校音乐老师的教学方法是采取通才式教育,所以难免无法顾及所有学生的需求。家长若要自己的孩子在他们所选的乐器中有较杰出的表现,选择专业老师上一对一课程是必要的。个别课程若表现优秀,有时还可经由校内老师推荐去参加一些表演或比赛,这些活动会有助于学生们将来申请大学时的加分考量。

Mike的成长

Mike是学校乐团首席的大提琴手,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琴。采用“铃木教学法”学习大提琴的Mike上了五年级之后,依然持续上提琴课程。除了平常参加一年一度的州立检定考试,提琴课老师还经常鼓励他参加各种表演和比赛。

但美中不足的是,Mike独奏经验较多,与大家合奏的经验则只局限在学校的乐团。因此妈妈决定跟学校及提琴老师沟通,看看是否有适合Mike的校外乐团,让他增加与他人合奏的经验。因为Mike想加入乐团需要准备视奏及指定和自选曲目的测验,经过一段时间的加强与准备,Mike不负众望地考上了校外的乐团,为他带来更多的合奏经验。

如果Mike未来想走音乐这条路,这些经验将带给他很多的帮助,即使他将来不准备当演奏家,这些校、内外的经验,除了在申请大学时可以增加分数考量外,更是一段人生美好的经历。

教人与育人

在四、五年级的乐团及乐队中,学生们更换乐器的情况屡见不鲜。一般学校的音乐老师皆会同意让学生更换乐器。但也有些情况下是由老师指定某些学生吹奏或拉奏较特殊的低音乐器。因为任何乐团都需要有低音乐器来丰富音乐的和声,而一般这些低音乐器(如:Tuba、Baritone或 Double Bass )没有高音乐器(如:Flute、Clarinet 或Trumpet)来得讨喜,学生们较不喜欢选择演奏这些乐器。但经过音乐老师的分析、引导和鼓励,会增加学生们学习这些低音乐器的兴趣,更了解到这些乐器在乐团中所承担角色的重要性与其功能。

高音乐器是较受大家喜爱的乐器,相对来讲竞争得也比较厉害。所以,要让学生们明白不一定非得吹奏主旋乐器不可。首先家长和学生都不能抱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同时老师和家长更可试着鼓励学生们尝试学习各种乐器。说不定您的孩子就在合奏的位置中找到学习音乐的乐趣,而选择较不令一般人看好的低音乐器。或许正因为如此才比较容易脱颖而出,甚至能成为如:William J. Bell、Tommy Johnson、Riki McDonnell 及Bob Cranshaw等少有的独奏明星。终有一天绿叶配红花,令音乐的道路花繁叶茂,前程似锦。学习音乐的道理是这样,学习做人的道理何尝不是如此呢?!@
* * *
作者介绍:沈亮宽,来自台湾,Nyack college讲师。专业长笛演奏,并有22年教学经验。2007年取得皇后学院音乐教育文凭,2007取得纽约州教育证照,1998年纽约大学音乐演奏硕士。曾获纽约器乐杰出成就奖、西方凯斯储备大学甘迺迪音乐创意奖、台湾省长笛演奏成人组冠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家维旧金山报导)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在旧金山欧菲姆剧院(Orpheum Theatre)举行第四场演出。史丹福大学音乐教育博士陈俐颖与作家穆景南,一起观看表演。拥有史丹福大学及伯克莱加大三个博士学位的陈俐颖,看完了神韵的演出后,对事情的看法有所改变。
  • 听一位朋友说自己十岁的孩子学习钢琴才一年,便在几千人参加的新英格兰音乐节上夺得小组第一。他还说这孩子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弹钢琴。每天一有时间便要伏在琴上练个过瘾。听他这样讲当然好奇是什么样的老师可以激发孩子对音乐如此之大的兴趣。
  • 而南希则表示,北美人不是经常有机会看到这样如此亲近、充满灵性的演出。我觉得现实社会中,人们正需要这样的体验,是一种美丽、平和与安宁。

    最后,约翰说:“神韵晚会给人的感觉是,我们被邀请来体验中国传统的文化,体验一种特别的恩典。”

  • 许多父母总认为学乐器就等于学音乐,学钢琴、小提琴的风气比欧洲还盛。孩子从小学弹琴、拉琴,但为何从此几乎不再爱音乐?这是因为多半的学习经验并无带来对音乐的“鉴赏力”。
  • 5岁的小诚,是个注意力无法集中但却喜欢音乐的小孩。妈妈一度为此伤神。透过朋友提起可试试铃木教学法的劝说下,小诚的妈妈抱着何不姑且一试的想法帮小诚报名了铃木小提琴班。因为铃木教学法是需要家长的全程参与,起初小诚还非常地不适应,但久了也就习惯了。再加上先不学看谱而多用听力来拉奏,此方法更能让小诚集中精神并训练音准及听力。等小诚对这些练习已纯熟,老师才往认谱进行。小诚进入小一后,注意力就能集中多了。小诚的妈妈也很庆幸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
  • 在漫长的音乐史中,“指挥”算是新兴行业,约在公元1810年左右,音乐作品变得越来越复杂,指挥的需求也开始浮现。在贝多芬时代之前也有指挥,但没有如此不可或缺。
  • 在学习或做其他脑力工作时听音乐是否能起到助益作用,这是一个心理学界尚未开展系统研究,也尚未达成明确结论的问题。较早期的研究显示,人们做某类脑力工作时听音乐可能会分散注意力,特别是在心算或在短时间内按正确顺序记住某些事情的时候。
  • 新西敏市的音乐学校Rover Music School金老师开心备课。(Rover Music 提供)
    大温哥华地区新西敏市的音乐学校Rover Music School的金老师(Angelica Kim),有着18年音乐教学的经验。她曾在新西兰、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学习音乐,跟许多知名音乐人合作过,她以同理心总结出一套创意教学方法,擅长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兴趣,她的学生都在音乐学习中找到乐趣和自信,并让孩子们从子爱上钢琴、长笛、声乐、乐理等音乐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