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化解不必要的冲突

李翠惠(台湾/ 国中教师)
font print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小芸一脸无辜到辅导室找我,说她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觉得很烦。我请她坐下来说明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小芸表示,隔壁班有一位同学背地里说她好朋友阿辉的坏话,散布不实谣言,她气不过,代好友找隔壁班同学质问,得到的回答却是否定的。

小芸见她不承认,愤怒之下赏她两巴掌,警告她不要再说阿辉的坏话。结果被打的同学心生怨恨,向当地的大哥大告状,大哥大要她带话给小芸:“如果真的有说阿辉的坏话,那就是我们这方不对了;如果真的没说阿辉的坏话,连问都不问,就给了人家两巴掌,我们会讨回这个公道的。”

小芸觉得很倒楣,本来这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搞成这样,真是悔不当初。“而且有谁会承认自己说了人家的坏话呢?又没有录音存证。”小芸一脸焦急地看着我说。

我拍拍她的肩膀问她:“事情如果回到原点,你会如何处里呢?”小芸不加思索的告诉我,她不会出手打人了。我说:“那就对了!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动手打人,即便有千百个对的理由,先动手就是不对。”

接着我提出建议:“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放下身段向对方道歉,带着真心诚意道歉,我想她一定能感受到的。甚至,你可以说,如果道歉还不能得到你的原谅,我愿意还你两巴掌。”

小芸点点头说,她知道怎么做了。放学前,小芸又跑来找我:“老师,没事了!她原谅我了。”然后很快地在我眼前消失。看着她兴高采烈的背影,真为她感到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阿古在读后心得中写到,“以前我想,别人有的东西,我也要有,所以我偷合作社的钱,偷家里的钱去订羊奶、买饮料、买自动铅笔、请同学吃东西。我一直以为大家都不会知道东西是我偷的,结果还是被发现了。现在我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我不会再偷钱了。”
  • 学生行为问题辅导繁琐却有意义,真心与故事,让人看到了孩子正向的转变与他们美好的未来。
  • 近几年来离婚率的攀升让孩子们常得被迫提早适应大人世界的分离甚至愿怼,小小年纪也可能要面对“选边站”的无奈,信任与安全随之被抽离,取而代之的是日益增多的焦虑与紧张。而他们也成为制式管教方法下黑名单的常见客了。这也成为许多行为偏差的青少年的儿童写照。
  • 小强在类似单亲的家庭中成长,母子离乡背井到外地讨生活,生活压力不小,年纪小小的他懂得孝敬母亲,勤做家事,功课也维持得很好,是个优点很多的孩子,不能以他在校的偏差行为来论断全部。基于一颗柔软的慈悲心,我愿意花时间来导正他,慢慢找出他情绪缺口的来源,也希望自己不忘教育的热情与初衷。
  • 拿起这张特别的考卷,看着孩子笔下美丽灿烂的蝴蝶,犹疑着是否要在考卷上打大红叉,在分数栏内圈零,去否定一个天分在绘画,不在国、英、数的孩子。
  • 彼得、小班、安迪是辅导室的常客,也是全校师长都熟识的问题学生。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来自破碎家庭,或是单亲、隔代教养,或是住在寄养家庭。身为国小辅导主任的我,总觉得可以为孩子们的成长多做点事!
  • 悄然间,孩子们也变了,我不再为孩子们解惑答疑而劳累。瞧那一组组一对对,讲得是那么细致耐心;作业的正确率越来越高;你看他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两个楞小子,很快彼此击掌合好;一片祥和安宁,学习、纪律、卫生、劳动无一不在变。到底缘何:还是爱心,是孩子们的爱心筑就了我们这个安祥的大家庭。
  • 我们必须从日常生活里去强化孩子对身体安全的态度,只要孩子觉得不喜欢、不愿意,就有权利表达抗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