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死了 妈妈会难过吗?

恋家女
  人气: 2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假日,全家人到户外踏青。

走着,走着。老公带着女儿们冲到前方渐行渐远,反倒是儿子担心没人陪着我会孤单,自动放慢脚程跟在我身旁,一路上谈天说地。

“妈妈,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您会难过吗?”这句话,儿子在说出口前想了好久,或许是在斟酌自己该不该问吧!因为在那之前他先说了一句:“妈妈我问您一件事情,您听了不能生气喔!”

“你想,我会不难过吗?幼稚园的时候你跌破了脸,血流如注,哭得最惨的人是谁?”想到当时,牙齿贯穿脸颊的惨况,我哭到连受伤的儿子都反过来安慰我,说自己不痛,要我别哭。

“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呢?”事出必有因,儿子不会无缘无故提出这种问题。

儿子回答:“我同学问他妈妈,他妈妈竟然回答,死了,算了,省得她每天烦得要命。”

“我想他妈妈应该是开玩笑啦!一个孩子生养这么大了,怎么会舍得?”虽然不知道那位妈妈抱着什么心态,但是听在孩子耳中或许已形成了伤害?

“可是……,如果您也这样回答我,我肯定会很伤心、很难过。”难怪儿子想了这么久才吱吱呜呜地问。

“你忘了我最讨厌别人说‘反话’吗?而且再怎么说,我的孩子永远会是我最疼爱的孩子,所以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或决定的时候,都要想想疼爱你的家人,知道吗?”国一了,孩子的生活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同侪的影响,不再是我们随时能掌握的。

“知道了,所以我安慰同学,他妈妈应该是开玩笑的啦!”没想到儿子会当起张老师的角色。

夜里,夫妻俩盖棉被纯聊天。我们的结论是:该庆幸儿子在国中这阶段了还愿意跟家人诉说心事、分享琐事,值得安慰、继续保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种对网吧运营的规定有效地限制降低了互联网对青少年的不良影响。但是有关人士同时指出,现在的孩子课余时间上网摸电脑相比过去是一个很大的进步,通过互联网接触更多的信息,能让孩子更清楚直接地感受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
  • 家长和教师最不能容忍的问题之一,便是孩子说谎话。然而,又有几个孩子没有撒过谎?这一可怕的顽症着实让人头疼。

  •  说什么也没人相信,我常常与大师为伍。
      莫大年就说:“我看你一定得了吹牛症,才会每天不停的吹牛。”
  • 筱蓁当妈妈多年了,却对自己的教养能力缺乏自信,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她看着独生儿子忠铭在学校的表现,十分的困扰。她说:“老师,怎么办?忠铭总是被人欺负,越来越不想上学了,我真的很担心。”
  • “原来,智轩的问题出在我们大人身上,父母真是孩子的榜样!”玉蝶松了一口气。“虽然我们没有用偷钱的观点来处理孩子的事,但是,我们对物质的过度需求与依赖,却让孩子以为只有钱、物质才能享受生活,才能得到友谊。”
  • 随着COVID-19病毒隔离措施的取消,孩子们重新回到校园,有一些孩子可能会产生社交焦虑。有社交焦虑症的人在社交场合中可能会害怕尴尬,不愿参加社交活动,或过分担心人们对自己做出很差的评价。
  • 焦虑不仅仅是成人的专利,事实上,很多孩子在不同阶段和场合都可能遭受焦虑困扰,但表现形式却各不相同。
  • 当儿童的焦虑加剧时,父母自然会进入保护状态。父母可能会尽力解决孩子的问题,帮助孩子避免引起焦虑,或尝试开启无忧虑的生活方式。
  • 父母都希望孩子开心、健康和自信。但是,有经验的父母会知道,孩子会受到来自同伴的压力,父母需要帮助孩子应对这样的压力。以下是几个可以参考的方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