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教育》

充分准备 克服上台表演紧张情绪

沈亮宽
font print 人气: 7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7月24日讯】为什么有些孩子在舞台上表演可以行云流水、毫无惧色且有大将之风,而有些孩子则是紧紧张张、错误百出且丢三落四呢?想来事前准备应是最主要的原因。如果事前有充分的准备及经常的演练,一般而言,紧张的情绪是可以控制的。

怯场忘谱,每周上台锻炼

Justin是个九年级生,与老师学长笛有六年之久,是个资质不错的小孩。当Justin年纪较小时,每年一度的成果发表会上,他总是处之泰然、如鱼得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表演变得越来越容易紧张,有一次甚至站上台就把背得滚瓜烂熟的曲子给忘得一干二净,吓坏了Justin的妈妈,也让老师急得恨不得自己可以代吹。后来老师临时向一名学生借谱,让Justin看着谱吹才得以解决问题。
   
事后老师私下问Justin忘谱原因为何,Justin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自觉很丢脸,也对老师感到很抱歉。老师安慰了Justin之后,也解释了紧张 (Nervousness)与惊慌(Panicking)的不同之处。从与Justin的谈话中,老师慢慢了解到Justin惊慌的原因是他在人前表演的 经验不足。为解决问题的根本,老师决定从自己的学生中先找出最容易紧张的学生,不论年龄,每星期固定一天让这些学生开个小型音乐会,并邀请当日有空的家长及老师们观看。
   
当然固定一批人,表演久了也就不会紧张,因此老师在每开完一次音乐会后,就会再找一批不同的学生来重复相同的事。这个做法不但让学生渐渐消除过度的紧张 感,也让一些比较不爱练习的孩子变得较认真些。这样长时间的训练下来,Justin不但找回了自信,克服了自身的惊慌与上台的恐惧。也因为适度的小紧张不但让他在台上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潜能,还让他的表演更上一层楼,并赢得了许多的赞美。
  
临阵磨枪,准备不全离谱出错
  
Joyce是个小学四年级生,学琴已四年了。她聪明伶俐但个性较懒散,因此上课的成效时好时坏。Joyce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完全抱着“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心态,每到表演将临才努力练习,等到最后一刻才去背长达好几页的谱。她坚持认为这样做才能记得牢,因此不管爸妈及老师如何劝说,Joyce依然故我。
  
直到最近一次的年度音乐会,Joyce感到特别紧张且没什么把握。她上台后弹了近一半就开始出错,而且越错越离谱,直到不知如何继续下去,只好停止弹奏。所幸Joyce在台上忽然想起老师的叮咛——不管发生什么事,第一先别慌,接下来赶紧找到可让自己接下去的地方弹奏下去,才得以结束这场“灾难”。下台后,Joyce对着爸妈及老师哭着忏悔,说自己觉得好丢脸,当时在台上结束下台也不是,继续下去也无法,简直吓坏她了……爸妈及老师安慰她,要她记取教训。Joyce答应以后会好好认真练琴,不要老是临阵磨枪了,因为只有事前充分的准备才能避免上台的紧张与不安。
  
充分准备,消弭紧张的不二法门
  
其实,大多数的紧张多半都是由于事前的准备不足够,因为事前若能有两百分的准备,表演时东扣西扣也还有一百五十分以上。试想,若平时只有六、七十分的准备,到时上台一紧张,还能剩下多少分呢?
  
若是比较容易紧张的人,最好在真正上台前能有更多的机会演练以减少过度慌乱的情形发生。若是上台前还是会有些许的紧张,建议不妨做做深呼吸,眼睛微闭,身体放松且心中默数,这也可帮助安定下来。或者闭目养神,做做吐呐,并且在脑中将自己要表演的音乐走一遍直到上台,也是消除紧张不错的方法。不论如何,充分的准备才是消弭紧张、惊慌及恐惧的不二法门,但有时适度的兴奋和小紧张却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沈亮宽,来自台湾,Nyack college讲师。专业长笛演奏,并有22年教学经验。2007年取得皇后学院音乐教育文凭,并取得纽约州教育证照,1998年纽约大学音乐演奏硕士。曾获纽约器乐杰出成就奖、西方凯斯储备大学甘迺迪音乐创意奖、台湾省长笛演奏成人组冠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许多父母总认为学乐器就等于学音乐,学钢琴、小提琴的风气比欧洲还盛。孩子从小学弹琴、拉琴,但为何从此几乎不再爱音乐?这是因为多半的学习经验并无带来对音乐的“鉴赏力”。
  • 5岁的小诚,是个注意力无法集中但却喜欢音乐的小孩。妈妈一度为此伤神。透过朋友提起可试试铃木教学法的劝说下,小诚的妈妈抱着何不姑且一试的想法帮小诚报名了铃木小提琴班。因为铃木教学法是需要家长的全程参与,起初小诚还非常地不适应,但久了也就习惯了。再加上先不学看谱而多用听力来拉奏,此方法更能让小诚集中精神并训练音准及听力。等小诚对这些练习已纯熟,老师才往认谱进行。小诚进入小一后,注意力就能集中多了。小诚的妈妈也很庆幸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
  • 美国不是所有的小学都设有音乐课,只有那些得到政府资助的学校才能开音乐课。除了一般性的音乐基础课程外,一般到了四、五年级还会成立乐队及弦乐团。
  • 只要能敲打出声音的东西,基本上都可称之为打击乐器或敲击乐器。因为打击乐器涵盖非常广,也因篇幅有限,因此这里只对定音鼓(Timpani)、小鼓(Snare Drum)及木琴(Marimba)这三种乐器作介绍,这三样乐器亦是在乐队及乐团中较常用到的。
  • (大纪元记者苏泰安台湾嘉义报导)一团来自台东的山地小部落,基于对音乐的喜好,为台湾高铁所感动,邀请他们到嘉义太保站做即席表演,当场吸引了众多旅客聆听观赏。台湾高铁公司为关怀偏远地区学童教育,自2010年起以提供授课教师免费车票的方式,赞助台东山地部落“小提琴弦乐团”学员接受音乐训练,并于寒、暑假期间,赞助学员免费搭高铁赴台北集训。为表达对高铁公司的感谢,学员特别利用暑假搭车北上的机会,今(21)日在张伯安老师带领下在高铁嘉义站举办“感恩高铁音乐成果发表会”,现场演奏多首脍炙人口的小提琴弦乐曲,吸引旅纷纷给予这群偏乡学童热烈的掌声鼓励。
  • 【大纪元7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颜伶如洛杉矶24日专电)耶鲁大学法学院华裔教授蔡美儿倡议严厉管教的“虎妈”理念,今年初美国舆论热烈讨论。有华裔妈妈认为,虎妈方式对自家儿女行不通,亲子沟通才能给孩子最大成长发展空间。
  • 在漫长的音乐史中,“指挥”算是新兴行业,约在公元1810年左右,音乐作品变得越来越复杂,指挥的需求也开始浮现。在贝多芬时代之前也有指挥,但没有如此不可或缺。
  • 在学习或做其他脑力工作时听音乐是否能起到助益作用,这是一个心理学界尚未开展系统研究,也尚未达成明确结论的问题。较早期的研究显示,人们做某类脑力工作时听音乐可能会分散注意力,特别是在心算或在短时间内按正确顺序记住某些事情的时候。
  • 新西敏市的音乐学校Rover Music School金老师开心备课。(Rover Music 提供)
    大温哥华地区新西敏市的音乐学校Rover Music School的金老师(Angelica Kim),有着18年音乐教学的经验。她曾在新西兰、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学习音乐,跟许多知名音乐人合作过,她以同理心总结出一套创意教学方法,擅长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兴趣,她的学生都在音乐学习中找到乐趣和自信,并让孩子们从子爱上钢琴、长笛、声乐、乐理等音乐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