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画的人:我在黄土高原,革自己的命(1)

太阳底下转一圈

作者: 廖哲琳
  人气: 78
【字号】    
   标签: tags: , ,

画画其实是画心。
这些山人牛驴,就像一面镜子,
如实折射出我内心最自在的相貌。

生命是什么?
人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早晨起来,太阳还只是一抹橘色的光线,浅浅地扫过群峦叠嶂的黄土高原。山底下是一具冰封太久的尸体,冻得发紫发白。谁知一个眨眼,太阳就给这片高原打了一剂强心针,让那僵硬的血液再度苏醒,流到每座山坡,每寸土壤,每棵树上,每户院子,直到它奔腾成一首欢快的歌,流过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此时,忙了一上午的农村人开始缓缓走出来,到邻家院子串门,拉起了东家长西家短。我本该去画画,但此刻也难挡太阳的热情,懒洋洋地和村民坐在院子里的沙发上,闭起了眼睛。红红的,体内的每一根血管都在涌动,让我焕然一新。

我眼睛半张,跟坐在隔壁的老吴拉起话来。老吴今年七十岁了,个头很小,不论说什么总是咧嘴而笑,像个小孩。六年前他开始进城打工,在网咖做扫厕所的清洁工作,积攒了六万元,准备回村里养老。结果回乡时,大风一吹,一扇门打到他的胸口,让他跌下了平台,摔断了腿,医药费刚好付了这六年积攒的六万块钱。

这几天老吴的腿装上了钉子,拄着枴杖,但是他始终乐天自在,除了在院子前重新修好一片菜园,种上小黄瓜和番茄,他也仍然成天笑容满面,到我窑洞里串,身为我画画最忠实的粉丝,他总要乐孜孜地看我有没有生出啥新作品。在他眼里,太阳底下一切事物都是美的好的。我想不透这样一个人是不是真没什么阴暗面,还千方百计想让他说出生气或难过的事。但是老吴偏偏就是没有,唯一遗憾就是老婆已去世十二年了,他会想着吃老伴做的菜。也许只是做为感叹,我随口问了一句:“老吴,你说人活在这世上有没有意义啊?”

“人一辈子活着,就是在太阳底下转了一圈。”像往常一样,他依然笑嘻嘻地,答得这样不假思索。大太阳底下,我却不禁琢磨了半天。

是啊,都说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人忙来忙去一场空。辛辛苦苦一辈子,世界又毫不留情地把你打回原点。但哪怕土地再贫瘠,太阳仍然升起,慷慨地眷顾每一位子民。当他们咧开笑容,黄剌剌的牙齿也就开出了一朵朵的向阳花。

懒洋洋地坐着,这太阳很真实。就连影子也很纯粹,不黏黏糊糊。啥也不想,哪怕是转一圈,也要面朝太阳走上一回。@(待续)

──节录自《种画的人:我在黄土高原,革自己的命》/皇冠文化

(点阅种画的人:我在黄土高原,革自己的命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我已经把你的模样想得差不多了,也觉得挺满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脑袋瓜,我就卡住了。我决定不了你的头发是白的,黑的,还是白黑灰混杂在一起,或者是一根头发也没有的秃头。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有人怀念的灵魂,未曾真正离开。” “如果,生命的终点,不是终点?” 某日清晨,密西根州小镇“冷水镇”,电话一通接一通响了。来电者说,自己是从天堂打来的。 难道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奇迹?抑或只是一场残酷骗局? 奇异来电的新闻流传开来,外地人纷纷涌进镇上,想要一同见证
  • 往外望去,所有树木的叶子都掉光了,只有一棵枫树例外,衬着蓝天,高大的树枝上仍有半透明的暖金色叶子,这些叶子像音符一样,一片接着一片飘落。
  • 生长的地方不同,木纹也完全不同,别人可能觉得不起眼的旧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贵的。
  • 自然界生物间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出设计完好的剧本,虽然残忍,却因此保持某种平衡与和谐。
  • 元旦傍晚,纷纷撒撒的细小雪花在笼罩北京的重霾中飞舞。世界好似变成一团混沌。李博把女儿送去岳父母那过夜,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