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疫情点灯

温嫔容医师专访
文/陈柏年
温嫔容
温嫔容医师乐观且肯定的说:“每个人都有终结疫情的能力。”(图:博大出版社提供)
  人气: 18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 各界医学专家束手无策,芸芸众生惶惑无主。就在此时,温嫔容医师第六本著作《为无明点灯》悄然问世,书中提供许多驱疫良方与保全养生之道,为人们带来了希望。

六指医手——为无明点灯
温嫔容新书《六指医手——为无明点灯》。(博大出版社提供)

长年坚持发扬光大传统中医学说,孜孜矻矻钻研老祖宗智慧的温医师说:“掀开人类历史,平均每20到40年,就会有一次流感大流行。”回溯人类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历史,疫情大流行的历史斑斑在目:

195年中国,建安大瘟疫,死了1000多万人。

251年罗马,赛普勒斯大瘟疫,死了500万人。

541年地中海,查士丁尼大瘟疫,死了2500万人。

1347年欧洲,黑死病大瘟疫,死了7500多万人。

1665年英国,伦敦大瘟疫,死了10多万人。

1852年俄国,霍乱,死了100万人。

1855年亚洲,鼠疫,死了1000万人。

1918年全球,西班牙流感,死了5000万人。

1957年全球,亚洲流感,死了100万人。

1968年全球,香港流感,死了75万人。

而2019年底在全球爆开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仍正在进行中。截至成稿日期为止,死亡人数为34万多人。即使台湾堪称防疫最佳地区,全球疫情局势也在减缓中,但是根据多方迹象与预告,是否会在近期内爆发一波更大更严重的疫情?尚在未定之天。

一灯能破千年黑

温医师观察到,在医院、社区或是机关的重要入口,都有守卫人员以额温枪测体温,访客犹如被“举枪射击”。她打着有趣的比方:“一天要中枪好几次”。所谓的“战役”变“战疫”,而“战士”变成了“护士、医生、警察”;“机关枪”变成“额温枪、耳温枪、手温枪”;“攻城”变“封城”⋯⋯。各地施行的实名制、防疫的审查制度,在在迫使人们回答终极的哲学根本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灾难使最麻木不仁的人们,也开始思考神的存在,并认真祈求神佛的庇佑,因为谁都不知道,明天的阳光和无常的死亡,到底哪一个会先到?

愁云惨雾中,我们看到台湾朝野一心抗疫、分赠口罩给友邦的光明力量,也看到国际街头人们猝死倒地、名胜古迹因封城而弃若废墟,或者各种生离死别的心碎惨景。显然灾难的发生不是为了让人冷血漠视,而是提醒人们更加勇敢追求光明的方向。然而在巨大的黑暗笼罩四野之际,能坚持弃暗投明者几希?正如温医师在这本书的序中所言:

“虚空无穷,我愿无尽。面对一切无穷无尽,我似乎只能点一盏心灯,‘一灯能破千年黑’,我若坚持一分人性光明,世界便少一分黑暗。”

疫情下的省思与良方

温医师语重心长地表示,假使认真思索,疫情带给人们的启示太多了。例如:人类是否应该重新检视健康的意义和代价?人类是否滥用药物与化学制剂,打破了所有生物的生物链、将生态环境破坏殆尽,乃至于引火烧身,逼得微观生物,如细菌、病毒反扑变种,置人类于更加险恶的境地?怎样健康的身体,才能挺得住这些病毒侵袭,闯过重重关卡、突出重围?

实际上,从“物以类聚、同气相求”的原理来看,人会罹患什么样的疾病或是能够幸免于难,皆有迹可循。中医视人体为小宇宙,身体与社会的变化和大宇宙息息相关。温医师说:“庚子年是地球磁场变动的一年,人类每逢庚子年多有重大事故发生。”

她分析:疫情爆发之际,正值寒冬,属“湿毒疫”,湿极即易化成湿毒,湿毒化热,热瘀血分。一旦湿、热、毒、瘀,集攻人体,病势快速发展,就会引发多重器官功能障碍,最后魂归离恨天,因此体质“虚寒”的人较易感染。如果过食寒凉食物,环境太寒湿,过饮饮料,致湿邪加重,出现“冰伏”现象,也是易于引发病毒感染的原因。

温医师举《黄帝内经》所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虚邪贼风,避之有时”,说明针对此种传染病,身体要注重保暖,尤其是颈部风池穴部位,既是风邪最易入侵处,也是一道关卡,因风池穴可袪风,利水。另外脚底涌泉穴也是一大保养穴道,她叮嘱勿让肾水过寒,影响肾的封藏能力,因为肾能调解水液代谢,也是抵抗疾病的最后基地。肾为“作强之官”,以水生木、木生火,即能增加“卫气”及机体作战能力,书中并列举多种养生辟疫之道,都是解救良方。

乱世中神在选生命

然而天意仍有难测之处。温嫔容医师说:“2019年逢庚子年之末,因此病毒来势汹汹。依‘五运六气’学说,在春天惊蛰过后,疫毒就会渐缓解, 然而变种的病毒,却嚣张肆意横行,不但没有缓解之象,反而以回马枪之姿向四面八方扫射,大举进攻全世界。”她略显沉重的说:“原本该病毒怕高温,却在热带地区,肆无忌惮的横扫,扫的是人心吗?”

我们不由得思索,人的一生都会碰上一次天灾、疫情、或流感。老天的旨意是什么?怎样的生命,才能获得上帝的垂顾?冥冥之中,似乎有神意在庇佑与安排生命的去留。

在疫情蔓延下,人类强烈感受到地球村的意涵——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四海一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真切意义。大家都是地球公民,谁也别想置身事外。人们仿佛在这场灾难中获得洗礼,进而深刻思索疫情中各种课题的意义:生与死、健康与财富、平安与恐惧宁静与喧哗、自由与限制、空旷与拥挤、自由与反自然、忏悔与作恶,向外追求刺激与向内寻找灵魂⋯⋯。温医师说:“或许最后会发现,平常所追求的东西都不再重要,‘活着’就是最大的胜利。”

生命在疫情中褪尽虚矫与多余的事物,疫情把佛家的“空”高悬于天下,似乎全世界都在领受佛家最高境界—空。大城市,闹区,百货公司,一下子变成空荡荡。人心也在放空、沉淀心情、寻找内心的平安,找寻脱离苦海的渡船。温嫔容医师说:“O这个数字,成为疫情最高价值、最可爱的标记。O感染,O确诊。O变成幸福、平安的天使。”

疫情终结在心间

人心的沉潜之外,环境也开始改变。根据卫星数据显示,疫情反而让地球得到喘息:中国的污染急剧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20%。印度空污下降44%,30年来第一次在新德里,可以看到200公里以外的喜马拉雅山。恒河水变清,达到可以直接饮用的标准。威尼斯运河重新清澈,可以见到鱼儿在水中游。芬兰研究发展,发电厂煤炭消耗减少30%。意大利北部二氧化碳的浓度急剧下降。温医师引述一位小学生的话:“人会生病,是病毒在攻击着人体,但说不定地球才是个人,我们只是它身上的病毒,而那些病毒正是地球的抗体。”这样的观点值得省思!

最后,面对不可抗的天灾,温嫔容医师乐观且肯定的说:“每个人都有终结疫情的能力。”她解释,人的每一个念头都是一种物质、一种粒子运动,有如中医所谓的卫气,围绕着个体的外围。这些念头如物质般充满自己的场,也感染周遭的人,甚至藉由粒子波动,传到更远的地方,汇聚成一种集体意识。因此常有负面念头的人会被那些想法污染、干扰,反过来被那些念头操纵着;而拥有正面念头如慈祥、善良、宽容、勤奋、助人、乐观、坚忍、爱运动……等,也会产生正能量的物质,累积成形,就能使免疫系统处在最佳的运作状能。人的负面念头产生多了,不但干扰免疫系统运作,更是让人迷魂夺魄,对与周遭的生命危害至大。温医师说:

“而美德是特效药,追回传统美德,使正能量物质,充满自己的场,传递他人的场,宇宙的正能量就会天人相应来支助。”

面对疫情的来袭,世人也一一觉醒。温医师期盼这一盏盏心灯的正能量,能汇聚成炬火,照亮人间,祈盼人类早日脱离疫毒的浩劫。@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接触中医20年,针灸达200万针以上,温嫔容深叹中医奥妙无穷。一路往学术救世的路程迈进,温嫔容在博士班的交叉口却突然转向中医济世。接触中医20年,针灸达200万针,温嫔容深明“万病由心生”。有病人对她说,持续了一、二年的肩膀疼痛,只因阅读您所写的简易按穴疗法,依样画葫芦按穴15分钟,居然不药而愈了!…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法理的温嫔容谦虚的说:“可能是因为我以前就很喜欢练武,对经脉很有兴趣,后来学了法轮功,对于经脉的思路又更加开阔。”
  • 万病由心造,医人也医心
  • 温医师相信“万病由心造”,境由心转,病患的态度关乎到医疗效果,“我有时也感觉是病人个人的德行,或是他前世累积的德,有可能因为他人很好,所以菩萨、佛也会助一臂之力。所以我常常觉得不是我治好的,我只是菩萨借的手而已。”
  • 中医师温嫔容(龚安妮/大纪元)
    继前三本叫好又叫座的中医书籍出版之后,睽违仅只一年,温嫔容医师第的四本新书——《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即将问世。融合多年来潜心视病问诊、苦心孤诣深研医理,以及修炼的心得体会。
  • 想要顺其“自然”,就必须明了宇宙运行之道。温医师说:“中医治疗包括情、理、法,可知中医的‘中’,不仅是只指‘中国’医学,他最重要是指‘中和’、‘中介’的意思。”
  • 每天穿梭忙碌于诊所诊疗、医理研习的温嫔容医师,又出了第五本新书—《明慧针道—运柔成刚》。除了收录各项食材,方便民众日常调养身体,以彰显苍天厚养众生、医食同源的医道之外;更延续前四本书,收录多则令人拍案叫绝、精彩有趣的医案,不仅让人洞见中医精妙,更能引人深思病因与病愈的奥妙之理,在浊世中启迪养生正见。
  • 一位59岁面色暗沉的男士,来治疗右手右脚较无力的问题,调理一个月后,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问:“医生,我先生有个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请你处理吗?”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么病?怎么那么棘手?我回答:“你说说看。”
  • 莲花
    一对恩爱的夫妻,从相爱到结婚,每晚是他们促膝谈心的生命分享时光,巴山夜雨时,谈的都是爱的乐章。可是自从爱的结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无法再享受了,因为小宝贝一到夜晚,就有好戏登场,怎么会这样?
  • 莲花
    针灸完,我望着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女孩,但愿她能早日重回妈妈温暖的怀抱。当晚我还特别为小女孩和她的妈妈祈祷,祈求上苍垂怜这对迷失的羔羊!
  • 莲花
    一位外表黝黑壮实,瘦而走路轻快的采药人,外表看去约50岁,实际竟已是68岁,单身无亲人。瘦瘦的,体重竟达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采药维生,大都为疑难杂症的病人找药材,穿梭在高山峻岭、海边、沙地,甚至是坟场。风吹日晒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馒头野果充饥。被树草割伤刺伤,只用胶布贴着,肿几天也不理睬,有碍工作时才随地找药草外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