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格局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1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格局的格是时间,局是空间。世界的世是时间,界是空间。宇宙的宇是空间,宙是时间。每个人的格局,就是他的时空、世界和宇宙。有人自成一格,已成定局;有人不拘一格,局促不安。还有人聊备一格,当局外人。甚至有人,有局无格,易陷入僵局,或格格不入。当局者迷,破格出局,是怎样的人生?

一位19岁青春少年,生长在台湾最南角,海天一色,青山绿水,在大自然中挥洒澎湃的风华,快乐逍遥啊!什么样格局的人,才能享受大自然的宠爱?否则好山好水,好无聊。

最近老爸常带着宝贝儿子去看医生,儿子很挑医生,没有一个看顺眼的,大都门诊一次,就不肯复诊,医生换了一个又一个,儿子很拗,不肯再就医。儿子的理想世界,和爸爸成人的现实世界,距离有多远?

老爸好话说尽,好歹儿子只答应看最后一位医生。医生在台中,台中实在太远了啦!儿子使性子,拉扯了几天,硬着头皮,如赶着鸭子上架。老爸载儿子北上看诊,开了3个半小时车程,回程还要再开3个半小时,想到就累坏了,天下父母心啊!

少年郎坐在候诊椅上,翘着二郎腿,戴着帽子歪歪的,人也歪歪的玩手机,唤了他的名字3次才回应。走路吊儿郎当的,斜眼看人。坐上诊椅就翘着脚,手靠桌子撑着下巴。可怜的老爸在旁,立正站好。

这是什么看病格调?我说:“你坐好,把手放下,把脚放下,把帽子摘下,把手机放在背包里。”少年郎愣了一下,还没看诊,就先来个新生训练?青涩的年轻人不被家庭驯化,就会被社会驯化。

人生的格局,要怎样摆放?我说:“把手伸出来,把舌头伸出来。”看了看,盯着少年郎说:“你这小子,头脑聪明,完美主义,常困在枝枝节节上,混身是劲,不知道要用在哪里?没人了解你,你郁卒到快发狂!”少年郎听了,立刻问老爸:“这个医生怎么那么厉害!把脉就知道我的个性?你有事先打电话给医生吗?”这时我抬头看了看,苍老憔悴的老爸,他也正愣得直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低头想,要如何解救眼前的老爸,他一定被桀骜不驯的儿子折磨得很惨!

我请老爸到候诊室休息,年轻人的问题,要他自己负责,也许他也不愿意老爸听到他内心的话。少年郎满口脏话,正如他满脸的青春痘,发红发脓。我说:“小子,你长得那么帅,象牙嘴里不会冒出脏话。脏话负面物质充满你的场,这样对你自己不尊重,对医生也没礼貌,要怎么帮你看病?谁愿意帮你看病?让人看了就讨厌!”虽然少年郎嘟着嘴,却自动坐好,清清嗓子,开始叙说他的困扰。

这小子每天都困在浴室和大门,开门关门,又开门关门,不知开关几次,长达半个小时,还出不了门。那双手,洗了又洗,洗了又洗,洗了半个小时,洗到手发红破皮了,还觉得洗不干净,无法摆脱,常有轻生念头。这是什么毛病?

这是强迫性精神官能症,简称强迫症,属于焦虑症,精神疾病,列为世界最常见精神问题中第四位。患此症,七成与家庭有关,六成与人际关系、学业有关。其中1/3人有忧郁症,1/10人企图自杀,1/5曾有自杀计划。在台湾100人中有2~3人患强迫症,约40~60万人,人数高于精神分裂症、躁郁症、恐慌症。男女比例相当,多在25岁前发病。

在古希腊神话,有一个悲剧人物,叫薛西弗斯的巨人,因犯错,被万神之王诅咒,让他在地狱中推着巨石上山,上到山顶之后,又让巨石滚下山,他就这样,不断的推着巨石上山、下山。薛西弗斯遭受这种可怕的刑罚,永无止境的被此苦役所折磨。

现代有多少个薛西弗斯?诅咒来自那里?医学上说是:脑部头状核,眼前额叶有病灶,讯息过度而塞车,中枢神经兴奋抑制的失调,神经传导物质血清素、多巴胺不平衡。把弗洛伊德也参一脚,说是因为潜意识的冲突所致。

我问少年郎:“小子,你不喜欢那些扰人的动作吧?”少年仔猛点头,“那就不是你的意识想要的,我们来夺回你自己的操控权。”少年仔睁大眼睛问:“那是什么跟什么?”

我立即回答:“你是你自己最好的医生,你的坚强意志是特效药。下次要2度关开门时,先按合谷穴,等一下,告诉自己:我要作自己的主人,开了门直接走出去,关了门直接走进房间。要洗手,照平常洗法,要再洗时,等一下,按合谷穴,通关密语:我要作自己的主人,关上水龙头,就离开浴室。”少年仔傻了眼,这算什么治疗?

针灸处理:

我告诉年轻人,他身体的网路,部分短路,我要用针灸来调整。少年仔没针灸过,倒有点好奇,就来吧!让诸神安位,针百会穴;镇静,针神庭穴对刺;凡与劳有关:心劳、神劳,针劳宫穴,劳宫的劳就是牢,把怪力乱神封锁在牢内,就不会出来扰民。请年轻人常按此穴。青春痘,针曲池、血海穴。第一次针灸,针数少,刺激量轻,别把年轻人吓到了。

处方用药:

重复动作视为实证,热证,用泻法。正值青春期,雄激素分泌旺盛,平时爱喝冰品,扼杀中土肠胃运化能力,肝阳一路上冲,折不下来,用保和丸镇中土,以土盖火。肠胃是第二个脑,脑肠胃轴运作失序,肠道菌群紊乱,脑筋跟着紊乱,派黄连解毒汤,泻三焦实火,抑制免疫过亢;用龙胆泻肝汤,折肝阳之上亢,加生地凉血,入肾,补肾水,以水克火,生地大剂量可镇静。

原本没有预期拗小子复诊,第2周却出现在候诊室,老爸竟然没有随侍在侧,他坐椅子竟然没有翘脚,莫非孺子可教也?一问之下,少年仔自愿自行搭车来看诊。强迫症没有改善多少,痘痘有好一点,情绪震荡有很大的纾解。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没听到他讲一句脏话,真教人兴奋!

自己想飞的翅膀,一定要经得起风雨。

我说:“强迫症是一种物质,像一种漩涡,令人无法摆脱,最好的方法,就是脱离它的频道。它也是有灵性的,喜欢吸附在找不到自己的人的身上。”少年仔满脸疑惑的问:“要怎样脱离甩开?”我回答:“每当要开关门、洗手时,担心没关好,没洗干净的思绪出现,那不是你的意识,而是强迫物质它发出的讯息,要立刻拒绝它,说我不要,渐渐你就能夺回你的自主权。”

要针灸时,少年仔满脸很痛苦的表情,我以为他怕针灸,少年仔才说:“医生,等一下,有一件事比强迫症,更令我痛不欲生?”什么事啊?那么严重!“医生说我骨垢板已愈合了,不可能长高,我才169公分,没有170公分怎么能看哪?”才差1公分而已,那么计较!

完美主义者,就是锱铢必较,局限在自己所设的格局当中。尽管自己有多少理想,这个世界却不一定为自己而转。青春才敢有梦想,过了青春期,只会为梦想,踮一下脚尖而已,等到年长,只剩下枷锁。

我检查他的骨架,就说:“可能还有一点希望,你把花在关开门,洗手的时间,拿来跳绳500下,或投篮200下。恐会伤肾,会耗掉生长的肾精。不能吃冰品冷饮,晚上10点前睡觉。”少年仔马上接话:“哇塞!简直要我的命,没有冰饮料,要怎么过日子?”

我回答他:“什么格局过什么生活,生活是一种选择,你要怪谁呀?你不要把爸妈用血汗和尊严,换来的资源金钱,来供养你自认为理所当然的想法。”针灸加针长高的百会、涌泉、足三里穴。

3个月后,少年仔神采奕奕,眉飞色舞,挥去忧郁的眼神,高兴的告诉我:“医生,你解决了我二大要害,现在强迫症只剩偶尔发作,而且很快就能控制了。最高兴的是我长高了3公分,太帅了!太神奇了!耶!”

青春是一本仓促仓皇的书,时光飞逝,很快少年仔就会长大,可能回头一读再读,含着泪。@◇

选自《六指医手——为无明点灯》/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六指医手
六指医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莲花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着千万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 莲花
    一位88岁瘦长的老爹,平日喜欢运动。儿子很孝顺,每次带孩子就诊弱视和鼻子过敏,同时也把老爹带来针灸保养。几年来,孩子健康成长,鼻子过敏已痊愈,视力只有要看黑板时才戴眼镜。老爹更是老当益壮,可以做伏地挺身30下,身体偶有小恙,感冒,或是肠胃不舒服,针灸吃药很快痊愈,复原能力比年轻人还快。
  • 莲花
    一位外表黝黑壮实,瘦而走路轻快的采药人,外表看去约50岁,实际竟已是68岁,单身无亲人。瘦瘦的,体重竟达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采药维生,大都为疑难杂症的病人找药材,穿梭在高山峻岭、海边、沙地,甚至是坟场。风吹日晒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馒头野果充饥。被树草割伤刺伤,只用胶布贴着,肿几天也不理睬,有碍工作时才随地找药草外敷。
  • 莲花
    针灸完,我望着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女孩,但愿她能早日重回妈妈温暖的怀抱。当晚我还特别为小女孩和她的妈妈祈祷,祈求上苍垂怜这对迷失的羔羊!
  • 一位59岁面色暗沉的男士,来治疗右手右脚较无力的问题,调理一个月后,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问:“医生,我先生有个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请你处理吗?”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么病?怎么那么棘手?我回答:“你说说看。”
  • 莲花
    一对恩爱的夫妻,从相爱到结婚,每晚是他们促膝谈心的生命分享时光,巴山夜雨时,谈的都是爱的乐章。可是自从爱的结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无法再享受了,因为小宝贝一到夜晚,就有好戏登场,怎么会这样?
  • 莲花
    30岁初为人父的工程师,手抱着小婴儿,听她甜美的笑声,乐不可支啊!可就不知怎么的,手指好像不灵光。过几天,接着整肢手臂不灵活。因为夜里和太太轮班,给小宝贝泡牛奶,换尿布,常睡不好,头痛,失眠,倦怠。不久之后,脚有点麻,最后使不上力。
  • 荷花
    一位38岁的女士,在公家机关担任科员,身体强健,做事勤快,每天如沐春风,快乐过日子。有一天,一如往常一样,太阳升起,一样的抱起小女儿喝奶,竟不一样的抱不起女儿?每日向佛祖上香,简单的打火机点火,竟点不起来。洗脸准备上班,竟拧不动毛巾?甚至连内衣钮扣也扣不起来,还有吗?
  • 一位42岁创发工作者,自行成立一个工作室,顾客稳定,案件接不完,算小有成就。成功的代价就是牺牲夫妻感情,以致劳燕分飞。这位创发工作者,拥有一头乌溜溜的飘逸秀发,身材姣好修长,配上明眸皓齿,虽已是2个孩子的妈,仍见女人魅力,随时有护花使者,随侍在侧。
  • 老先生近半年,肠胃胀,胃堵,恶心,心下灼热感,食少,甚至毫无胃口,越来越瘦。儿子已成家,在外地工作,事业繁忙。女儿已出嫁,虽住同一城市,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丧偶的悲伤,没有随着时光飞逝而变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