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 ─米芾的执著

明训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一日米芾悠悠醒来,见四周林木茂盛,芳草鲜美,幽静中泛着鸟语花香,仿佛置身桃花源。不远处有凉亭一座,依稀传来声响,于是缓步走向凉亭。

亭内两个身影相当熟悉,复前行,见一人执笔写字,原来是苏东坡,旁边一人是黄庭坚,正端详著书帖。米芾有些惊喜,趋步前往,意欲寒喧之际,惊见黄庭坚手上的法帖正是自己从蔡攸处得来的王羲之《王略帖》,便道:“鲁直,我心爱的《王略帖》怎会在你手上?”

“元章,再看清楚点,这真的是你的帖子吗?” 黄庭坚语带玄机地反问米芾。
“这帖子我不知读过多少…”米芾话犹未毕,发觉此时帖上的字刹那间又变得与自己的收藏完全不同。米芾纳闷无语。

东坡这时候放下了笔。缓缓地对米芾说:“元章啊,你就只挂意你的法帖,你还没清醒吗?我们已经不在人世啦”。

米芾听了东坡的话,思索片刻,这才恍然大悟,记起自己业已撒手人寰。“那你哪来的笔墨?我几天没动笔,手痒心更痒,正想挥豪一番。”亭外有人却说“这可不行!” 米芾回头,原来是欧阳修,随后一人则是蔡襄。

欧阳修接着说:“你在人世,天天恋着你的书、笔、纸、砚,朝夕以对,甚至用不正当的方法强占己有,这种过度强烈的执着心是不能在我们现下的空间存在的,因此你一年不得观帖、动笔。“这…”“没有什么好这或那的,你在这里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

“你也别沮丧,”一旁的蔡襄安慰米芾,“我因为在人世嗜茶如命,一天不喝茶就觉得难以度日,因此刚来的时候,整整半年没碰到一口茶呢!现在想来,这也很好,让我们修修心,放下执著,日子其实是更为自在。”

转载自:《大纪元e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些极端国家主义者把国家视为高于一切的神,把所谓不能干涉内政视为天条,因此极端仇美反西方!却不知古有明训,“民为贵,社稷次之”。换成今天的话说,就是人权高于主权!正统共产主义也强调解放全人类,提倡工人无国界,实行国际主义。这本来是很天经地义的事,却为何在中国如今盛行极端国家主义,像纳粹时期的德国(纳粹德国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极端国家主义)?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伪史教育在做怪!因为我年少时读这些革命史时,也一样会义愤填膺,胸中不由激起一股为国献身的热情。要是没有进一步思考,很容易会形成固有的理念。
  • 大公鹿听了狐狸讲这些话,不仅有点飘飘然,当然,它可不笨,它才不会轻易听信“狡猾”的狐狸讲的话呢!
  • 在古老的印度,一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那是个有关一只小松鼠的勇气故事......
  • 一副小小的冻疮药方,在一个非常时刻,于吴越二国交战中,发挥出巨大的功效,助吴军一臂之力,打败越国,立下奇功。
  • 庄子没有生气地谴责监河侯,也没有直揭监河侯的短处,他只是用了一个比喻,监河侯就听明白了。于是监河侯拿出谷米送给庄子。庄子巧妙的言辞,既解决了问题,又化解了尴尬,还指出了对方的问题所在。
  • 梓庆说道:“我做事,无非是‘以天合天’”,就是让我的天性和木材的天性相结合,而这或许也就是让做出来的器物,让人惊为神工的缘故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