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大学拟改革招生方式 兼顾考分低人才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澳洲墨尔本墨尔本编译报导)澳洲顶尖大学之一的墨尔本大学有可能改革其择生的方法,承认高考分数可能是错误的学术衡量方式,并没有给那些有较薄弱背景的人足够的机会。

时代报报导,墨大市中心校区的一份内部文件呼吁,应该对大学依赖国家高考相对排名成绩(Equivalent National Tertiary Entrance Rank,ENTER )的择生方式进行重新考虑。文件指出,应该把更多的重点放在其它的择生方式上,如才能测试、特别招生计划、公民测试或个人论文。

文件认可,建立在VCE分数基础上的ENTER对学术表现,还有对那些“受害于系统或教育不利因素”,尽管有很大的学术潜力,却很难拿到高分的学生,并不总是一个精确的衡量方法。

根据文件所述,学校里ENTER成绩平均偏低的学生倾向是,一旦他们上了大学,成绩比来自好学校的同龄人更好。这说明,“一些学校所做的准备只是为了得到高分,而非为了上大学的技能”。

文件还问道:“ENTER成绩在评审学业才能上给人一种错误的精确感,86分和87分的学生在学业潜力上的区别有多大呢?甚至是一分之差可能就被某个课程拒之门外。”

文件彻底讨论了补充ENTER体系的一系列选择,包括:

‧ 对有能力作出突出成就但入学分数低的学生进行才能测试;
‧ 公民测试或是个人论文;
‧ 识别为什么学生想要在墨大学习,比如在墨大接受教育为或是想要为公益事业作出的贡献;
‧ 扩展特招计划。

墨大校长戴维斯(Glyn Davis)教授表示,应该更多的帮助那些有薄弱背景的学生进入高校。他说:“当精英的意思是优秀品质时没人会有问题,即最好的学生,而且驱策着大家,但当精英为特权阶层的同义词时,那么就不是一个人们想要与之为伍的学院了。”“所以,你随时都要问自己: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弥补,使其有更为广泛的机会吗’ ? ”

联邦政府设定的目标,即到2020年高校招生的20%必须是来自低社会阶层的人, 给那些弱势学生比例低的精英大学造成了压力。戴维斯教授的评论是在这之后作出的。他表示,大学的“墨尔本模式”会吸引更为广泛的学生进入学院,它要求学生在从事专业学习之前,先完成六个普通学士学位中的一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学指考七月一日登场,第一天率先登场的是自然组考生。本周温度将飙高到35度,但指考不能开冷气的规定依旧无法打破,一般考场和身心障碍考生的特殊考场,都只能吹风扇,不能开冷气。
  • (大纪元记者孙帼英台南报导)台南市家庭教育中心于暑假前,针对台南市立国民小学三至六年级学生,做了品格教育问卷调查,邀请嘉南药理科技大学师资培育中心施宏彦教授,进行问卷结果分析与解读,作为家长进行家庭教育之参考,并呼吁家长重视品格教育从家做起。
  • 澳洲联邦政府正拟定更严厉的法律条例来保护海外留学生,以免受不良“留学机构”的坑害。现每年来到澳洲的海外留学生有近五十万之多。
  • 我常常独力完成很多事情,所以做起事来就比别人勤快许多。孔子说:“吾少也贱,多鄙事。”,难怪孔子会成为 “至圣”,是平凡中见伟大吧!
  • 亲子, 叛逆期
    “我女儿梦想是当偶像。我该怎么说才能让她放弃这个念头?”有一种误入歧途,是你觉得孩子误入歧途。这是一个女儿有着偶像梦的故事。这位妈妈说高二女儿对念书没兴趣,总是说要当偶像,要吵着要去上歌唱补习班。她不知道怎么反对但也不想同意,正在纠结中。她希望女儿能继续学习,又担心反对会让女儿反弹,不知如何是好。
  • 霸凌行为可能会摧毁儿童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如果您的孩子遭到霸凌,他们在家中和学校里都需要指导、关爱和支持。孩子还需要知道您将与学校合作,以防止任何进一步的霸凌行为。
  • 公式本身,就是数学家们从无数问题中,精炼出来的规律。如果我们理解公式的推导过程,就能帮助我们灵活应用公式。
  • 要拉近亲子关系,须趁早找到与孩子深度交流的管道,如此就可以随时跟着孩子们成长,无论学业上、心性上、品格上、为人处事上,都能适时提供建议与帮助,引领孩子健康的成长。
  • 明确的限制可以为孩子提供坚实可靠的基础,建立和执行明确的限制,比“凶”更能为孩子提供安全感。
  • 应用题追踪法解题,迎击抽象叙述,就从最有特色的条件切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