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威视窗
在一次餐会上,菜上八道,酒过三巡,正在发福的某君腆腹坦言,“也知道现在该节食,可是每遇佳肴满席,香味扑鼻,还是难以自制啊。”虽为平常之语,却也讲出一个道理:知道...
有这样一段对话,足以让懂得感恩的新移民,觉得有必要了解我们来美国的历史。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美国的吗?”朋友泰德问一位从大陆来的新移民。   新移民说:“我们坐飞机来的。”另一个同伴看出泰德不以为然的样子,赶紧接话:“我们是考托福、GRE来美国自费留学的。”言语非常自豪。
我们这里所指的常识,是指那些没有经过人认真思考、被人们广泛认为“对的”、“肯定没错”的“真理”,这些未经人思考检验的结论可能实为谬误而被当作真理,在人脑里以无形无觉的方式存在,持续很长时间而难以发觉。
在众多的电影中,关于间谍的影片最扣人心弦,它集“惊悚-恐怖”、“犯罪-冒险”、“暴力-动作”、“历史-悬疑”于一体,虽说艺术高于生活,但毕竟也来源于生活,不少电影中的情节确实来源于真实事件,从国家机密的角度看,美国这类电影真实得有点离谱,有些电影恨不得把CIA(中央情报局)的老底都揭穿了来讨得观众的欢心,这个要在中国是不可能公演的。记得有一个片子,是说因为政...
当我们看到这些文章标题时,作何感想呢?大陆的小道消息太多了,人们对这些“政治秘闻”,“决策内幕”早就见怪不怪了,即使看到听说汉奸出身的人做了党魁也习以为常。遗憾的是这些真相大多数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城遗事,早已成为历史,连同那些沉冤旧事一起永远封存在已逝的岁月中,与现实的我们遥如隔世。
中国人历来崇尚“点滴之恩,涌泉相报”,拉贝救苦救难的故事,让我们泪洒衣襟。看了拉贝的故事,有读者一定在想,为什么拉贝被封存了七十年我们才知道?西方的辛德勒当年救了两千犹太人早已众人皆知,拉贝在南京救了25万中国人,为什么却很少人知道?
一位朋友告诉我:如果你现在上谷歌(Google)搜寻John Rabe 这个人,你会找到48万6千个网页结果,这个人是眼下主流社会最热议的人物------- 一个纳粹份子,在中国南京沦陷期间,解救了大约25万人的生命,被人们尊敬地称为“中国的辛德勒”。影片《约翰‧拉贝》就是根据其本人在1937-38年间的日记(中文版又名《拉贝日记》),将这段历史搬上了银幕...
请问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是哪几天?圣诞节?生日?新年?这些可能是西方人的答案。对中国大陆人来讲,不管是孩子还是父母,七月七日、八日、九日某一年的这三天终究会成为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这就是大陆的高考日。有人把它称为“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左右人一生的命运,也有人把它成为视为“跳龙门”的日子,跳过去你就是龙,跳不过一辈子都是条虫。   这三天对笔者过去近三十年...
大家知道春秋战国神医扁鹊的故事:三次拜见蔡桓公,看到桓公患病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告诉他要及时治疗,桓公不信不理。最后扁鹊见其病已入骨髓, 就逃到秦国去了,桓公不久就病死了。
“说实话,大学毕业12年来,国内国外我一共换过10多家雇主。唯有富士康这段经历最苦!也最累!也最无人道!在高强度劳动环境中,每一个月每天站着工作12小时白班,然后在下个月12小时夜班,如此轮换6个月,没有一个礼拜天,没有一个小时的HOUR OFF……我告诉你,人是可以走路睡觉的,迈著步子,边走边睡……吃饭的时候,口里含着饭,人却睡着了……去厕所里蹲著睡一会已...
我听过这么一个笑话:父授子业,两人开一家诊所,父外出旅游数日,子料理病人,竭尽其心,病人皆得医治。父回来见病人稀少,知原由,痛斥其子:“谁叫你把他们都治好了?我们以后吃什么?”以前的笑话有些也快成我们现实中的真事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这是大诗人李白《将进酒》里的名句,他为我们道出岁月如梭,人生苦短,时间难以挽留的人间悲情。
我一位朋友(甲)给我讲了这样一段故事,颇耐人寻味。他说:“台湾也有一段改革开放的历史,当然没有中国大陆这么大,所以可能很多大陆人不知道。1963年有一个叫狄仁华在台大就读的美国留学生,当时只有21岁,在《中央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人情味与公德心》,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他看到台湾人没有排队的习惯,只讲人情,不讲公德。狄仁华善意的批评,犹如当头棒...
华人博士生朱某割颅案(2009年1月21日维吉尼亚理工大学)的阴霾,还没有从人们记忆中完全消褪,华人医生王某杀人案(2010年4月26日耶鲁大学)的枪声又一次划破宁静的天空,震惊世界。如果大家不曾健忘,还能想起最早的一起是华人博士生卢某校园连环枪杀案(1991年11月1日爱阿华大学)。此三起杀人案,或备枪以枪杀,或备刀以刀屠,因为皆是事先有预谋策划,在光天化...
大陆西南,世界屋脊,摩天触地,此处最近,人稀地广,喇嘛最多,全民宗教,此地最盛。一年以来,地震夹大旱,天灾复人祸,世界瞩目矣。有诗为证:   全球中国情,西南异象浓:天在此开窗(青藏高原,臭氧天窗),地在此中伤(地震屋陷,天干地裂),水在此截流(山峡筑坝,滑波石流),人在此遭 殃,贵有“平塘石”,云有“玉龙山”,明示天下人……。呜呼,天有事,地有知,天象有异...
大陆西南,世界屋脊,摩天触地,此处最近,人稀地广,喇嘛最多,全民宗教,此地最盛。一年以来,地震夹大旱,天灾复人祸,世界瞩目矣。有诗为证:   全球中国情,西南异象浓:天在此开窗(青藏高原,臭氧天窗),地在此中伤(地震屋陷,天干地裂),水在此截流(山峡筑坝,滑波石流),人在此遭 殃,贵有“平塘石”,云有“玉龙山”,明示天下人……。呜呼,天有事,地有知,天象有异...
在古代“天地人”称为三才,中国人历来讲“天时地利人和”:人要发达兴旺需得天时地利,大事顺应人心所向,小事也要人情和睦。不管到哪里,中国人都会把这些根深蒂固的中国文化带到哪里。有些人不以为然,认为这些是迷信。阿威在中国城遇到一位风水师,相貌平常,言行谦卑,却是一位走南闯北,飞来飞去到处被请去一观风水的风水大师,我们听他怎样讲。
亚城是美国花粉过敏数一数二的城市,近日(四月七日开始的,该日应列入亚城人外出旅游的最佳日)花粉像看不见的尘土,到处飞扬,受害者众多。据一位居住亚城多年的中医师估计,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难逃此劫,有不同程度的过敏反应,轻者鼻塞、眼涩、肤痒,重者咳嗽、气喘以至毙命。
(编者按)时下网络发达,资讯泛滥,常常众说纷纭,却不知所宗,长年来社团消息在平面媒体上的报导也多是单向的,社区领袖代表社团讲话时常常受身份限制,有感而不敢发,使新闻八股,资讯单调,阅者读之无味久已。 怀龙珠,踞龙头,虎视美东南,“人杰地灵”非亚城莫属,“卧龙藏虎”常临中国城。此等人杰多厚含低调,真知见地鲜为人知,实在可惜,感叹“真知常失众人手,大道未必书中有...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