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十一)

王維洛博士
font print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一九八八年,全國政協再次組織三峽考察團,這次參加的全國政協委員有一百二十八人,團長是政協副主席周培源。全國政協中,對三峽工程持不同意見的代表人物除周培源、孫越崎外,還有如:原國家計委副主任林華、原中國銀行副行長喬培新、原交通部副部長彭德、原商業部副部長王興讓、原國家水利部長遠規劃處副處長、總工程師陸欽侃等人。政協委員來自各方,且不少都是專家,全國政協的優勢即在於,委員們各方知識的有機組合,得以對三峽工程做出全面和公正的評價。

「不說實話」?

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培源,物理學家,早年留學美國和德國,曾師從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其後在事業上也頗有建樹,擔任北京大學校長、中國科協主席等職務。在這之前,周培源一直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統一思想,統一行動。可是,在三峽工程決策問題上,他選擇以自己的眼睛、自己的頭腦去觀看事物、思考問題。

周培源從解剖自己開始:為什麼在五十年代,是個長江三峽工程積極的支持者,但到了八十年代,卻站到對立面去了?當時是從狹隘的愛國主義出發:「我在五十年代曾是三峽工程上馬的積極分子,那時主要是看了我們自己選的三斗坪花崗岩壩址,比過去薩凡奇所選的南津關石灰岩壩址要好的多,其他方面未作研究。近幾年來,因多看了些材料,多作了些瞭解,特別是政協經濟建設組作了詳細而切實的調查,使我認識上有了很大轉變。我覺得這個問題關係國家千年大計,必須慎之又慎。」(周培源,一九八七年五月十六日)

周培源通過親身的經歷,發現搞三峽工程的人不說實話。他回憶說:「有一次我乘船過葛洲壩船閘,葛洲壩的一位同志陪我,我問他:『過船閘要多長時間?』他們說:『四十五分鐘。』我上駕駛台,又問船長,他說:『一般要四個小時。』因為通常要待船把閘填滿後一起過。我們政協委員會坐的船,當然到了就過閘。所以他們說話,總要和實際差別很大。」

「我們怎麼放心把三峽工程交給那樣說話辦事不誠實的人呢?」周培源先生還說:「他們的一些作法,很不科學,很不老實,如工程預算,對外講三百個億,內部講三百六十一個億,少說六十一個億,這決不是粗心。為了上馬,他們有意把投資說小,以後超出了,可以說是別的什麼原因,不是自己的原因。」搞三峽工程的人不說實話,這真是一針見血。周培源多次給中共中央領導寫信,建議推遲對三峽工程的決策。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前,戴晴女士編輯出版了《長江,長江》一書,被公認為向中央決策層叫號,為該書作序的正是周培源。天安門事件後,周培源未對三峽工程公開發表意見。一九九○年七月十三日,江澤民和李鵬在接見參加三峽工程論證彙報會的代表後,設宴招待與會的民主人士,周培源在飯桌上,提到三峽工程一些問題還未研究透,再次勸阻中央決策層,不要貿然行事。一九九四年,周培源去世,喪事十分簡單,在官方的生平介紹中,不提這位緊跟共產黨幾十年,到晚年選擇返璞歸真,在三峽工程上與共產黨分道揚鑣的科學家的活動軌跡。

政治問題

對於三峽工程,全國政協不和黨中央、國務院保持一致,這在政協歷史上還是頭一回。一九八六年趙紫陽向鄧小平彙報:「看了三峽後認為有三個問題:技術、經濟、政治。技術經濟問題都可以解決,難辦的是政治問題。一些反對的同志,並不是這個方面的專家,有的主要是對共產黨有意見。如果將來人大審議時,有三分之一棄權或反對,就成了政治問題。」鄧小平的回答說:「上有政治問題,不上也有政治問題,不上的政治問題更大。」註:參見〈鄧小平與三峽工程〉,《炎黃春秋》九四年第三期。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麼看來,上天似乎真的會以某些天災來暗喻人們,叫人要知所警惕、知所反省,不可壞事作絕,否則災禍降臨,人也只能如螻蟻一般了。
  • 至今,夜市不僅提供吃喝,也是個不用花大錢即可休閒娛樂的環境,對體驗當地文化頗有助益。
  • 通過幾年來躲到敵後大發展,全力以赴的打著抗戰旗號招兵買馬,它的兵力空前的壯大,軍隊加民兵已達到三百多萬,已超過《中華民國》歷史上任何一個軍閥。
  • 後代的劍俠大都是隱世高人,又有些道風仙骨,有時還與文人沾親帶故,所以頗得後人仰慕,特別是清末民國時期,好俠之風遽起,許多名人常常以劍俠自居,如清末著名的女革命家秋瑾,自稱「鑒湖女俠」。我國的大文豪魯迅,也曾自己取了個別號叫「戛劍生」,是模仿武俠小說中的劍俠而取的。
  • 《紐約時報》網站近日發表了記者SUSAN HODARA對神韻藝術團的介紹文章,介紹了神韻藝術團復甦中華傳統文化的宗旨和引人入勝的藝術表現方式。
  • 世人關心這樣一個問題:三峽工程是否成為第二個黃河三門峽工程?筆者以為,上天給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判決是:立斬;而對三峽工程的判決是:凌遲。
  • 第一個對三十六計進行系統科學研究的,不是中國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書,使三十六計走出了中國,進入世界。中共決策者機關用盡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與國務院,決定對長江三峽工程進行工程可行性論證。
  • 三峽工程36計
    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向毛澤東提出修建長江三峽工程的建議。毛澤東本來是竭力支持以建設大壩和水庫來治理中國河流的想法,但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失敗,使毛澤東火冒三丈,以致對大壩工程的熱情驟然大減,便以戰備為由,拒絕修建三峽工程的建議。
  • 三峽工程36計
    當水庫發揮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時,許多沒有被計算為三峽工程移民、沒有搬遷的居民該怎麼辦?長江水利委員會認為,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謂的「跑洪」,等洪水過後,再回到被洪水淹沒過的家中。
  • 三峽工程36計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