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孝女祈神,心誠奇靈

羅真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京城祟文門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種植花草為生。這其中有個年輕的女子,和父親一起生活。父親久病不起,女兒全心全意照顧父親,嘴上不斷的寬慰父親,但心底卻為父親的病暗暗擔憂。

一天,這位苦女聽說鄰居的大嬸約了幾位女伴,準備一同去往「了髻山」的廟宇進香。苦女向她問道:「大嬸,請問:去了髻山進香,能不能使我父親的病變好呢?」鄰嬸說:「只要你誠心祈求,就一定有靈驗的。」

苦女又問:「從這裡到了髻山去,相距有多遠啊?」鄰嬸答道:「有一百多里遠。」

苦女再問:「那一里有多少步啊?」

鄰嬸又回答說:「一里有二百五十步。」苦女牢牢的記在心裡。

從這天開始,苦女每天晚上,安置父親入睡後,她就點燃一炷香,心裡默默的算著步數里數,繞著院子,邊走邊磕頭,向神靈解釋自己身為女兒,因需侍候病重的父親,不能到山上去朝拜的原因。就這樣持續了半個多月,天天如此。

按照慣例,凡到每年的四月,王公貴族都會到了髻山去祭拜碧霞元君,以雞叫時上頭炷香為最佳。所以凡是上頭炷香的,經廟裡主持人的安排,必定是大富大貴的人家,平民是沒有這個份兒的。

一天,王宮太監張某前往廟裡進頭炷香。不想進入殿門,卻發現已有香火在爐中了。張某大怒,責難廟主:「這是怎麼回事?我出了錢,為何不把頭炷香的機會預留給我,卻又安排了別人?」廟裡的主持人也很覺得奇怪,說:「大殿早晨不曾開門,不知道這炷香是如何上的啊?」張某說:「這一次就既往不咎了,明天早上我再來上頭炷香,你一定要等我,再不可讓別人先上了。」廟主連連點頭稱是。

次日才四更天,張某就來到廟裡,但是進殿一看,爐中已經又有香火了!只見一位女子正伏地祈拜完,聽得人聲,一轉眼就不見了。

張某說:「神靈面前,難道鬼怪豈敢公然出現來作祟?這其中必定是有什麼緣由。」於是在二山門外,把剛才所見到的情形,告知各路香客,並詳細敘述其所見女子容貌衣飾。要求追查出來。

旁邊有一個婦女聽了,沉思了一陣,說道:「根據大人所述,這女子的打扮和形象,很可能是我鄰居家的苦女。」於是就訴說了這女子侍候病重的父親,在家為父親上香祈禱的事。

張某聽後感歎說:「有這樣的孝女,難怪神也被感動了!」張某進完香後,就策馬前往那位苦女家,給與她厚厚的賞賜,並認她做了義女。不久這位苦女父親的病也好了。由於得到那位太監對她家的照顧,苦女的家境也有好轉。後來苦女嫁給一位富商做妻子,父女並全家的生活都很幸福。

正是:

眾生皆平等,
不分貴與貧。
上蒼重心地,
心誠格外靈。

(事據清代袁枚《新齊諧》)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8/14/54318.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鐘離意字子阿,東漢時代的會稽山陰人。年青時做過郡督郵。當時部縣亭長有受人酒禮的,府下登記在案考察。鐘離意封還記載時,進去對太守說:「《春秋》主張:先內後外。《詩經》說:『刑於寡妻,以御於家邦。』就是說:應該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遠。現今,宜先清理府內,暫且把考察遠縣細微的過失,放鬆一些。」太守認為他很能幹,就委任他管縣裡的事。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內務府官員在閱讀「邸抄」(內部情況交流性質的文件)時,發現景山某部門丟失了幾件古玩。官員懷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於是召集了所有幹活的數十人來,準備審問一番,看能不能找到點眉目。
  • 談綽,字公綽,性情剛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間人士。因其才學被朝廷徵召,奉命到蘇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給他一百兩黃金。談綽一見便說:「太守不瞭解我」,而拒收黃金。李某退而欽佩慨歎談綽正直的節操。
  • 第二屆「中國舞舞蹈大賽」比賽中﹐選手們表演的舞蹈有很大一部分取材於人們熟悉的歷史故事﹐也有一部分表現對人生意義的思索和對生命真諦的探求。整體上舞蹈立意高遠﹐意境純淨。
  • 清朝咸豐年間,龍汝霖出任山西高平縣知縣,清政愛民。後來山西發生饑荒,汝霖先出倉糧貸民,然後向上陳請後離任。
  • 清代名臣紀曉嵐,曾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有個討飯行乞的婦女,她對婆婆特別孝順。有一次,她自己餓的跌倒在路旁,但她手裡討來的一碗飯卻捧的緊緊不肯撒手。她嘴裡還不停的叨念說:「婆婆還沒吃飯呢!」
  • 清朝巡撫田興恕年輕未發達時,以割草為生,鄉里有一個姓朱的富人,興恕割了草就挑到他家去賣。一天去晚了,朱富人已經買了草,興恕很懊喪,想到一日飯食沒有著落,倚門感歎。
  • 葉廣彬,字大宜,號月窗,明代人。年輕時很聰明,每天能背誦上萬句詩文,原先對科舉詩文十分精通。但後來看到父親那麼大年紀,依然是生員,就輟學不參加科舉,管理一些農田雜事。但是讀背詩文,依然如故。眾家經學、史學以及陰陽算術,沒有不通曉的,人們都說他博學多識,堪稱一代奇才。
    葉廣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彷彿是一個沒有什麼能耐的人,他見人時說話很拘謹、臉色緊張;面對別人時,格外恭順。
  • 曾石在一次戰事中打了敗仗,在他將要被朝廷行刑處決的時候,哭著對他的部下們說: 「皇上非常憤怒,我死也是罪有應得,但我的老婆孩子們,又怎能讓他們流落到邊疆,成為溝中的死屍呢?」王環哭著說:「您不要擔心,我一定能夠想辦法讓他們回家。」
  • 蕭統長相英俊,說話辦事得體。讀書時一目數行,且能過目不忘。有時梁武帝讓他作劇韻詩,他總是稍加思考便能作出,不需多加修飾就很通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