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孝女祈神,心誠奇靈

羅真
(fotolia)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京城祟文門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種植花草為生。這其中有個年輕的女子,和父親一起生活。父親久病不起,女兒全心全意照顧父親,嘴上不斷的寬慰父親,但心底卻為父親的病暗暗擔憂。

一天,這位苦女聽說鄰居的大嬸約了幾位女伴,準備一同去往「了髻山」的廟宇進香。苦女向她問道:「大嬸,請問:去了髻山進香,能不能使我父親的病變好呢?」鄰嬸說:「只要你誠心祈求,就一定有靈驗的。」

苦女又問:「從這裡到了髻山去,相距有多遠啊?」鄰嬸答道:「有一百多里遠。」

苦女再問:「那一里有多少步啊?」

鄰嬸又回答說:「一里有二百五十步。」苦女牢牢的記在心裡。

從這天開始,苦女每天晚上,安置父親入睡後,她就點燃一炷香,心裡默默的算著步數里數,繞著院子,邊走邊磕頭,向神靈解釋自己身為女兒,因需侍候病重的父親,不能到山上去朝拜的原因。就這樣持續了半個多月,天天如此。

按照慣例,凡到每年的四月,王公貴族都會到了髻山去祭拜碧霞元君,以雞叫時上頭炷香為最佳。所以凡是上頭炷香的,經廟裡主持人的安排,必定是大富大貴的人家,平民是沒有這個份兒的。

一天,王宮太監張某前往廟裡進頭炷香。不想進入殿門,卻發現已有香火在爐中了。張某大怒,責難廟主:「這是怎麼回事?我出了錢,為何不把頭炷香的機會預留給我,卻又安排了別人?」廟裡的主持人也很覺得奇怪,說:「大殿早晨不曾開門,不知道這炷香是如何上的啊?」張某說:「這一次就既往不咎了,明天早上我再來上頭炷香,你一定要等我,再不可讓別人先上了。」廟主連連點頭稱是。

次日才四更天,張某就來到廟裡,但是進殿一看,爐中已經又有香火了!只見一位女子正伏地祈拜完,聽得人聲,一轉眼就不見了。

張某說:「神靈面前,難道鬼怪豈敢公然出現來作祟?這其中必定是有什麼緣由。」於是在二山門外,把剛才所見到的情形,告知各路香客,並詳細敘述其所見女子容貌衣飾。要求追查出來。

旁邊有一個婦女聽了,沉思了一陣,說道:「根據大人所述,這女子的打扮和形象,很可能是我鄰居家的苦女。」於是就訴說了這女子侍候病重的父親,在家為父親上香祈禱的事。

張某聽後感歎說:「有這樣的孝女,難怪神也被感動了!」張某進完香後,就策馬前往那位苦女家,給與她厚厚的賞賜,並認她做了義女。不久這位苦女父親的病也好了。由於得到那位太監對她家的照顧,苦女的家境也有好轉。後來苦女嫁給一位富商做妻子,父女並全家的生活都很幸福。

正是:

眾生皆平等,
不分貴與貧。
上蒼重心地,
心誠格外靈。

(事據清代袁枚《新齊諧》)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8/14/54318.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憲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進京趕考落第後,到四川去。走到寶雞縣西邊,住進旅舍,忽然聽到痛苦的呻吟聲,便尋聲來到隔壁的房裡,看見一個窮苦的病人。
  • 呂君中第回了鄉,女方父母來說:「我家女兒本來沒病,定親後忽然眼睛瞎了,讓我們解除婚約算了。」呂君說:「定親以後眼睛瞎了,並不是你們騙我啊,為什麼要解除婚約呢?」於是和那盲女子成了親。
  • 南方有個大戶人家姓張,家族中有個官員名叫張履昊,喜歡探求長壽之術。朝廷准予他告老還鄉,住在江寧。剛到這裡時,攜帶有白銀160萬兩。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試已畢,還未「傳臚」,(那是科舉時代,殿試後的宣制唱名。)紀曉嵐就先在富陽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於拆字的士子。
  • 有位廟祝(看守寺廟者),專門在寺中假裝虔敬來欺騙、愚弄直樸的村婦為樂,其人又是個鐵公雞,吝嗇成性,一毛不拔。誰想佔他點便宜,那真比登天還難。
  • 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勞,對他大加誇獎。主簿請示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喝了數杯,回到陶莊公館。感到疲倦,於是解衣而臥,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覺得所到之處,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
  • 蕭統病逝時,年僅三十一歲。粱武帝親自來到東宮,扶著太子的棺柩失聲大哭。太子仁義有德,人人皆知。死後,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宮去憑弔,滿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國各地的百姓和守衛疆土的士兵,聽到他死去的消息後,都十分悲痛。
  • 曾石在一次戰事中打了敗仗,在他將要被朝廷行刑處決的時候,哭著對他的部下們說: 「皇上非常憤怒,我死也是罪有應得,但我的老婆孩子們,又怎能讓他們流落到邊疆,成為溝中的死屍呢?」王環哭著說:「您不要擔心,我一定能夠想辦法讓他們回家。」
  • 葉廣彬,字大宜,號月窗,明代人。年輕時很聰明,每天能背誦上萬句詩文,原先對科舉詩文十分精通。但後來看到父親那麼大年紀,依然是生員,就輟學不參加科舉,管理一些農田雜事。但是讀背詩文,依然如故。眾家經學、史學以及陰陽算術,沒有不通曉的,人們都說他博學多識,堪稱一代奇才。
    葉廣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彷彿是一個沒有什麼能耐的人,他見人時說話很拘謹、臉色緊張;面對別人時,格外恭順。
  • 清朝巡撫田興恕年輕未發達時,以割草為生,鄉里有一個姓朱的富人,興恕割了草就挑到他家去賣。一天去晚了,朱富人已經買了草,興恕很懊喪,想到一日飯食沒有著落,倚門感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