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兵書:《司馬法》(3)

姜子牙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定爵

凡戰:「定爵位,著功罪,收遊士,申教詔,訊厥眾,求厥技,方慮極物,變嫌推疑,養力索巧,因心之動。」 凡戰:「固眾,相利,治亂,進止,服正,成恥,約法,省罰。小罪乃殺;小罪勝,大罪因。」

順天,阜財,懌眾,利地,右兵,是謂五慮。順天奉時,阜財因敵,懌眾勉若,利地守隘險阻,右兵弓矢禦,殳矛守,戈戟助。凡五兵五當,長以衛短,短以救長,迭戰則久,皆戰則強。見物與侔,是謂兩之。 主固勉若,視敵而舉。將心心也,眾心心也,馬牛車兵佚飽力也。教惟豫,戰惟節。將軍身也,卒支也,伍指拇也。 凡戰,智也;鬥,勇也;陳,巧也。用其所欲,行其所能,廢其不欲不能,於敵反是。

凡戰,有天,有財,有善。時日不遷,龜勝微行,是謂有天。眾有,有因生美,是謂有財。人習陳利,極物以豫,是謂有善。人勉及任,是謂樂人。大軍以固,多力 以煩,堪物簡治,見物應卒,是謂行豫。輕車輕徒,弓矢固禦,是謂大軍。密,靜,多內力,是謂固陳。因是進退,是謂多力。上暇人教,是謂煩陳。然有以職,是謂堪物。因是辨物,是謂簡治。 稱眾,因地,因敵,令陳。攻,戰,守,進,退,止,前後序,車徒因,是為戰參。不服,不信,不和,怠,疑,厭,懾,枝柱,詘,頓,肆,崩,緩,是謂戰患。 驕驕,懾懾,吟曠,虞懼,事悔,是謂毀折。大小,堅柔,參伍,眾寡,凡兩,是謂戰權。

凡戰:「間遠,觀邇,因時,因財,貴信,惡疑。作兵義,作事時,使人惠。見敵,靜,見亂,暇,見危難,無忘其眾。居國惠以信,在軍廣以武,刃上果以敏。居 國和,在軍法,刃上察。居國見好,在軍見方,刃上見信。

凡陳:「行惟疏,戰惟密,兵惟雜。人教厚,靜乃治,威利章。相守義,則人勉,慮多成,則人服。時中服,厥次治。物既章,目乃明。慮既定,心乃強。進退無疑, 見敵無謀。聽誅,無誰其名,無變其旗。」

凡事,善則長,因古則行,誓作章,人乃強,滅厲祥。滅厲之道:「一曰義,被之以信,臨之以強,成基,一天下之形,人莫不說,是謂兼用其人;一曰權,成其溢, 奪其好,我自其外,使自其內。」 一曰人;二曰正;三曰辭;四曰巧;五曰火;六曰水;七曰兵,是謂七政。榮,利,恥,死,是謂四守。容色積威,不過改意,凡此道也。唯仁有親,有仁無信,反 敗厥身。人人,正正,辭辭,火火。

凡戰之道,既作其氣,因發其政,假之以色,道之以辭,因懼而戒,因欲而事,蹈敵制地,以職命之,是謂戰法。 凡人之形,由眾之求,試以名行,必善行之。若行不行,身以將之,若行而行,因使勿忘,三乃成章。人生之宜謂之法。

凡治亂之道:「一曰仁;二曰信;三曰直;四曰一;五曰義;六曰變;七曰尊。」立法:「一曰受;二曰法;三曰立;四曰疾;五曰御其服;六曰等其色;七曰百官 無淫服。」

凡軍,使法在己曰專,與下畏法曰法。軍無小聽,戰無小利,日成行微,曰道。

凡戰正不行則事專,不服則法,不相信則一。若怠則動之,若疑則變之,若人不信上,則行其不復。自古之政也。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子之義,必純取法天地,而觀於先聖。士庶之義,必奉於父母,而正於君長。故雖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貴賤之倫經,使不相陵;德義不相踰;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 《司馬法》是司馬穰苴的理論集結。司馬穰苴是春秋末年齊國的將軍、大夫,也是一個軍事家。齊景公時,由於相國晏嬰的推薦,齊景公任為將軍。出征時,齊景公指派莊賈為監軍,莊賈一向驕橫且閱軍時遲到,不把軍令放在眼裡,司馬穰苴為建立軍中威信,依軍法斬莊賈。
  • 武王問:“兩軍相遇,敵人無法進攻我軍,我軍也無法進攻敵人。雙方都有堅固的防守,誰都不願先發起攻擊,我軍想要襲擊他,但又沒有有利的條件,該怎麼辦好呢?”
  • 人體「特異功能」是否存在?被打著「科學」旗號所否定的許多現象,是否真如那些為政治服務的「專家」們所述?中國人如何才能重新找回歷史的真實、看清現實中的真相,何時才能找回對自己祖先、對中華五千年文明應有的敬重?
  • 元初七年,郡內長了棵靈芝,太守劉祗打算上報朝廷,詢問唐檀的意見。唐檀回答說:「現在外戚強盛,天子之道微弱,這難道是吉祥的徵兆嗎?」劉祗就沒有上報。
評論